夜间
落秋中文 > 老婆不许发嗲 > 第310章 是我多管闲事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管是时间,还是技术,我绝对是一百分好评的!”


        

约翰一边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一边举起双手,展示自己健壮的肱二头肌。


        

见约翰还是纠缠不休,薄欢没好气儿地吼道:“滚开!”


        

紧接着,“嘭”的一声,薄欢狠狠地关上了门。


        

站在门口的约翰,两眼眨巴了好几下,然后哭丧着脸,敲着门大喊道:“薄小姐,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惹你生气的,你千万要原谅我!”


        

“既然你今晚没兴趣,那你明晚还住在这里吗?我真的很喜欢薄小姐,很希望为薄小姐服务。”


        

薄欢根本没理他,也没有回答,她只觉得此刻烦躁无比。


        

就在她转身准备回卧室的时候,下一秒,门外传来约翰尖锐的惨叫声。


        

“嗷——嗷嗷嗷——”


        

薄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连忙把门打开,就看到约翰跪在地上,面容扭曲,封寒川桎梏着他,脸色冷峻。


        

“这……”薄欢不明所以。


        

“薄小姐,下次遇到这种骚扰犯,你应该选择报警。”封寒川看了她一眼,冷声提醒道。


        

薄欢嘴角抽了两下,说道:“多谢封先生了。”


        

“薄小姐,你不能这么狠心啊!你得救救我啊!我晚上来找您,是您和我约定过的,我不知道您计划有变,您得帮帮我啊……”约翰脸部的五官,因为疼痛,几乎全都扭曲在一起。


        

他咬紧牙关,努力地朝着薄欢求救着。


        

薄欢被他吵得烦,只好看向封寒川,小声说道:“封先生,你把约翰放了吧,他也没做错什么。”


        

约翰的做法,她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小鸭子想要混上位,主动进攻,实属正常。


        

原本她不想理会,这件事也就罢了,没想到封寒川却突然出来,把约翰“教训”了一顿。


        

“没做错什么?”封寒川突然冷笑一声,像是想到什么,讥讽道:“我倒是忘了,是薄小姐先看上了他,还问他厉不厉害,是吧?”


        

薄欢:“???”


        

她确实在健身房的时候,是这么调.戏了约翰,但是封寒川现在讲出来,是什么意思?


        

封寒川见她没说话,松手放开了约翰,面无表情地说道:“是我多管闲事了。”


        

说罢,他就转身离开。


        

薄欢就这样亲眼看着他的背影,还是那样的高大威武,不可否认,封寒川的身材比例真的近乎完美。


        

然后,她眼睁睁地看着他打开了这层的另外一扇房门。


        

“嘭”的一声,非常响亮的摔门声。


        

薄欢顿时觉得莫名其妙,不是说好做陌生人的吗?


        

封寒川这是玩哪一出?


        

约翰跪在地上,爬到薄欢的脚边,抓住她的小腿,感激道:“谢谢薄小姐,谢谢薄小姐出手相救。我肯定不会再随意骚扰薄小姐了!”


        

“薄小姐,这是我的名片,我不一定24小时都在健身房的,如果您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打我电话。”


        

说着,约翰从运动裤的裤袋里,掏出一张白色的名片,也不管薄欢有没有同意,直接塞到了她的手上。


        

薄欢还没反应过来,约翰就连滚带爬地溜走了。


        

“……”


        

薄欢看着手里的名片,无语了。


        

回过神来,她准备关门进房间,却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另一套总统套房的方向。


        

她现在和封寒川,距离算很近,但又不算近,她睡在他的隔壁,可又不算真正意义上的隔壁。


        

因为总统套房很大,所以即使是隔壁的套房,两人之间也相距了大长段距离。


        

薄欢在自己没察觉的时候,轻轻叹了一口气,便关上了房门,转身走进了房间。


        

半小时后。


        

她在被子里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觉,因为太过烦躁,还狠狠地把被子踢开。


        

她猛地坐起身来,挠了挠昏昏沉沉的脑袋,明明觉得很累很想睡觉,可偏偏就是睡不着。


        

脑子里总是在胡思乱想,回想着三年前的点点滴滴。


        

其实,她和封寒川虽然是夫妻,可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从认识到离开,连三个月都没到。


        

而且,其中半个月在集训,一个月在冷战。


        

她突然觉得,命运这东西,还真是说不清道不明。


        

虽然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她总觉得三年前,和封寒川在一起待得时间,好像很久很久似的。


        

其实仔细算算,时间很短。


        

薄欢起身下了床,朝着卧室外走去,走到了客厅旁的一处小酒柜。


        

高价房就有高价房的好处,酒柜里摆着几瓶高档的红酒,她挑选了一瓶,在高脚杯中倒了一些。


        

以前,她的睡眠质量一向很好,但是刚去晨国那会儿,或许是时差原因,或许是身份的变化,她经常会失眠。


        

那会儿,外公请来的心理医生告诉她,睡前可以喝一点红酒,红酒是助眠的。


        

端着红酒杯,她慢悠悠地走进了卧室,又经过卧室,走到了阳台上,坐在了小藤椅上。


        

这里的楼层很高,从这里望向外面,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到处都是耀眼的霓虹灯,充斥着城市的繁华与风采。


        

薄欢翘着腿,小抿了一口红酒,忍不住哼起了歌曲。


        

三年前,她和顾淮创作的《外婆》,还没有等到她首秀,她就发生了一场意外。


        

那首歌她真的很喜欢,顾淮的编曲很棒,将她想要对外婆诉说的感情,完完整整地表达了出来。


        

从哼着晨国当红流行曲,一下子就转变成了《外婆》这首歌,薄欢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只是,因为太过沉醉自我,她并没有在意到,不远处有一道黑影,正站另一处的阳台上,认真地听着。


        

……


        

或许是因为红酒的缘故,也或许是心情在风中得到了放松。


        

昨晚,薄欢还算是睡了个好觉。


        

等她自然醒的时候,太阳晒屁屁了,她坐起身来,慵懒地伸了个懒腰。


        

“叮咚,叮咚……”


        

就在这时候,她听到了门铃的声音。


        

这大早上的,难道是景墨和景冷来找她了?


        

薄欢赶紧走向门口,只是这次的她,提前在猫眼里看了一下,发现竟然是Alex。


        

她立刻打开门,疑惑地问道:“Alex,有事吗?”


        

“噔噔噔噔!”Alex发出惊喜的声音,从身后拿出一个黑色圆盒。


        

他扬起唇角,微笑着将圆盒递到了薄欢的面前,并说道:“Joy,昨晚你走后,我看到一款很漂亮的项链,我觉得很适合你,就将它拍下了。”


        

Alex一边说着,一边将盒子打开来。


        

薄欢看到,里面确实是一条很漂亮的铂金项链,吊坠是太阳花的造型,洋溢着一种青春活跃的气息。


        

不可否认,这条项链也非常的漂亮,让薄欢眼前一亮。


        

“抱歉,Alex,我不能接受你的礼物。”


        

但是,薄欢还是很直接地拒绝了。


        

她从来都不是随随便便会接受别人东西的那种人。


        

只不过,她虽然拒绝得很直接,但是态度却很礼貌,没有让人觉得尴尬。


        

Alex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耸了耸肩说道:“虽然我可以想到这个结果,但是听到你的拒绝,我还是挺失落的。”


        

“真的很抱歉。”薄欢抿了抿唇。


        

“Joy,我是不是一点机会都没有?”Alex是米国人,米国人在情感上是很开放的,所以他干脆就问得直接。


        

他们也并不喜欢拐弯抹角。


        

薄欢这三年来呆在国外,性子也变得外向了很多。


        

她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一句话。


        

Alex从她的点头中,就能够明白了,他面容沮丧地说道:“看来,我并不是你喜欢的菜。”


        

“Alex,真的很抱歉,你人非常好。”薄欢只能这么安慰。


        

“那我们可以成为好朋友吧?其实,我是很有异性缘的,所以你拒绝了我,对我来说是没有影响的。”Alex要保持自己花花公子的完美称号。


        

薄欢思考了一下,刚想回答,却听到走廊那头传来了“嘭”的一声。


        

她连忙转头朝右侧看去,发现是封寒川从他的套房里走了出来,刚刚那声响亮,是他关门的声音。


        

怎么好巧不巧,她又见到了封寒川?


        

而且,现在Alex还和她面对面地站着,她还发现,封寒川看了他们一眼。


        

但是,封寒川一句话都没有说,而是径直地走向电梯,直接离开了。


        

薄欢暗暗撇了撇嘴,说好当陌生人,封寒川还真是很“信守承诺”哈~


        

“Joy,你在看他?”Alex看到封寒川离开了,他有些吃醋地问了一句。


        

“啊?”薄欢回过神来,连忙说道:“怎么可能!只是无意中看了一眼而已。”


        

“昨晚他拍的西莎王后的蓝宝石,有没有送给你?”Alex其实一直想问这个问题。


        

昨晚的时候,他只以为封寒川和他一样,只是薄欢的一个追求者,而且薄欢看上去还很厌恶封寒川。


        

所以,当时的他,压根没将封寒川这个情敌放在眼里。


        

但是,封寒川斥重金拍下蓝宝石,显然是要送给薄欢的,这让Alex觉得备受打击,因为他没有实力去拍下那颗蓝宝石。


        

后来,他拍下太阳花的铂金项链,不仅仅是因为想要送给薄欢礼物,也是想要打听一下薄欢有没有收下蓝宝石。


        

“准确来说,他并没有送给我,而是我花钱重新买回来了。”薄欢脱口而出。


        

“什么?你花了五十亿从他手上又买回了蓝宝石?”Alex惊讶地张大嘴巴。


        

“这件事情比较复杂,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总之,我并没有花五十亿,而是十亿。”


        

薄欢刚回答完,突然想到自己还没有给封寒川汇钱!


        

“啊!”她惊呼一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地啊,自言自语道:“我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于是,她转身就往卧室冲去,然后立刻拿起手机,打算让景墨帮她给封寒川汇款。


        

然而,正打算给景墨打电话的时候,她才发现了一件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封寒川并没有将银行账号发给她。


        

想到他刚刚才坐电梯,应该是有时间接电话的,薄欢就立刻给他拨去了电话。


        

大概就一秒钟的时候,电话就接通了。


        

“有事?”男人低沉的嗓音,瞬间响起。


        

“封寒川,是我,薄欢。你的银行帐号麻烦发个短信给我,我要准备给你汇款了。”薄欢立刻说道。


        

“不是正在和男人调晴?怎么有空给我汇款?”


        

【作者题外话】:不知不觉,一下子就写多了,这里快到两章的字数了,合起来就发一起了。


        

大川子他开始欲擒故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