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老婆不许发嗲 > 第316章 重新找个妻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想,老三变成现在这样,应该是因为你。”


        

容谨修朝着薄欢说了一句,便转头对着护士们吩咐:“把他先送去病房。”


        

“是!”护士们听令。


        

其中一个护士拿开薄欢握着封寒川手臂的手,然后一行人便推着封寒川离开。


        

薄欢想跟上,可是容谨修却再次叫住了她。


        

“你不想听听老三这几年来,都是怎么过的吗?”


        

薄欢顿了顿脚步,转过身,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开口道:“抱歉,我对他的过往,并没有兴趣。”


        

“那你为什么这么担心他的情况?”容谨修耸了耸肩,问道。


        

其实他本以为沈欢欢早就死了,他一直认为沈欢欢是个心灵脆弱的女人,仅仅是因为一场误会,就了却了自己的生命。


        

但现在看来,是他低估了沈欢欢。


        

能把封寒川迷到丧失自我的女人,怎么会是简单人物?


        

而且,有能力伪造自杀,甚至都没有任何纰漏,沈欢欢的背景,真真是不容小觑了。


        

“他是喝了从我房间拿的酒,如果真出了什么事,我难辞其咎。”薄欢理直气壮地回答。


        

“真的仅仅是因为这样?”容谨修忍不住逼问。


        

其实刚看到薄欢的那瞬间,他甚至怀疑或许世界上存在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或许是走散的双胞胎,或许就是天生长得像……


        

但是这样的疑虑,在薄欢开口说话之后,便被容谨修否定了。


        

他穿的是便服,而且过去三年了,他现在早已不是瑞恩医院的挂牌医生,也卸任了副院长。


        

而面前这个女人,却喊他“容医生”,正是因为这一个小小的点,让薄欢暴露了身份。


        

薄欢并不知道,自己情急之下,已经让容谨修笃定了——她就是沈欢欢。


        

“仅仅是因为这样。”她肯定地说道。


        

哪怕容谨修怀疑,她依旧肯定这个回答。


        

“女人啊,果然是口是心非的。”容谨修淡淡叹了一口气,说道:“老三这三年来,过得很不好。”


        

“我不明白你想表达什么,你们真的认错人了。”薄欢冷冷回答。


        

“老三一直在吃药,身体亏得厉害。”容谨修继续补充。


        

薄欢刚抬脚准备走,听到这番话,她皱了皱眉头,脱口而出:“他得了什么病?”


        

“心理病,狂躁症那种。”容谨修叹了一口气,说道:“有时候发病起来,苏宇只能给他打镇定剂。”


        

薄欢突然觉得心脏好像被人狠狠揪住,有些难以呼吸。


        

三年前,封寒川一切都正常,没有任何反常的样子,应该是这三年内得的病?


        

“看不出来他有这种病,他看上去很正常。”薄欢咬住嘴唇,脸色无比纠结。


        

“因为你没有看到他发作的样子,说实话,这三年来,他脾气变得很差,整天埋头工作,也不参加任何兄弟聚会。”


        

“要不是今天他被送进医院,我和他已经距离一个月没有见过面,上个月见面,还是我和文州主动去他公司看他。”


        

“如果当年是因为他的隐瞒,你才离开,这三年的折磨已经够了,沈欢欢。”


        

容谨修说了一长段话,他说完之后,也不管薄欢的回答,径直朝前走去。


        

薄欢一直愣在原地。


        

容谨修走出一段距离后,停下了步伐,回过头提醒道:“老三的病房在V808,我相信你很熟悉这个数字。”


        

薄欢看着容谨修的背影,陷入了无尽的沉思中。


        

……


        

半小时后,她来到了病房。


        

病房里没有看护者,只有封寒川一个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手上还输着液。


        

薄欢吸了吸鼻子,抬脚刚想向着男人走去,突然,口袋里的手机便振动了起来。


        

她掏出手机一看,是外公薄宴的来电,她立刻退出了病房,到走廊上接通了电话。


        

在她出去的那瞬间,病床上的男人睁开了双眼。


        

走廊上,薄欢小声问道:“外公,有什么事吗?”


        

“你那边现在应该是凌晨了吧?怎么还没有睡觉?”薄宴沧桑的嗓音,却中气十足。


        

“我……因为时差,我睡不着。”薄欢隐瞒了这里的情况。


        

“我听阿墨汇报说,你不仅在酒店遇到了封寒川,还打听沈建民的下落?”薄宴追问起来。


        

薄欢嘴角微抽,她就知道景墨什么事情都会和外公汇报。


        

“外公,沈建民的下落你知道吗?”薄欢其实有在猜测,外公会不会报复沈建民,但外公从来没有提到过。


        

“我知道,但事先并不知道。”薄宴如实回答:“景墨已经查到了,先和我汇报了。”


        

薄欢:“???”


        

她顿时不满道:“外公,景墨到底是你的人,还是我的人?”


        

薄宴忍不住轻笑出声:“当然是你的人了,我的乖孙女。”


        

“那你告诉我,沈建民现在……”薄欢深呼吸,眼角有些泛酸,没有说完整句话。


        

但薄宴自然知道,薄欢是想问沈建民的现状,他也长叹了一口气,说道:“他现在靠收废品过日子,陈美娟和沈心柔在沈氏破产后,就离开了他。”


        

“收废品?”薄欢皱了皱眉头。


        

“他在东郊成平村24号租了间房子,要是你想去看看,记得带景墨和景冷一起,我担心你的安全。”薄宴感慨道:“据说是过得很不好。”


        

“不好吗?不好就是好。”薄欢冷冷笑道。


        

沈建民当初是多么歹毒,现在就是他的报应。


        

和外公通完电话后,薄欢转身再次进了病房,这次进去和方才进去并不一样,因为她看到封寒川坐起身了。


        

“你醒了?”薄欢惊讶地走过去。


        

“是你送我来医院的?”封寒川当作什么都不知道,主动问道。


        

“是我。”薄欢回答,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封寒川淡淡点了点头,轻声道:“谢谢。”


        

他疏离的模样,和之前在酒店的时候,仿佛判若两人。


        

薄欢突然联想到这两天他的表现,一会儿疯狂,一会儿冷漠,一会儿热情,一会儿又变了一种态度。


        

再联想到容谨修说的那番话,封寒川应该真的心理有问题了?


        

“这么晚了,耽误薄小姐休息了,薄小姐请尽快回去吧。”封寒川沉了沉眸,冷声开口。


        

薄欢顿时皱起了眉头,质问道:“你没事喝那么多酒干什么?你知不知道酒多伤身?”


        

“这与薄小姐无关,那九瓶红酒,我会派人还给你。”封寒川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声音很淡然,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


        

“这是还不还酒的问题吗?我听容医生说,你……你还有心理疾病?”薄欢忍不住追问起来。


        

这三年来,对于华国的所有信息,她都处于屏蔽状态,也根本没有去主动了解过。


        

因为在她的意识里,自己“死”后,封寒川一定是过上了花天酒地的生活,所以她压根不想知道他的生活,是多么的“丰富”。


        

但现在,薄欢产生了怀疑,事实真如她所想象的那样吗?


        

“你喝那么多酒,是因为……发病了吗?”薄欢再度问道。


        

封寒川只是静静地看着前方,一双黑眸透露着深邃,让人根本无法琢磨他的想法。


        

薄欢又想到三年前和封寒川相处的时光,那时候在她眼里,封寒川是个自律的男人,从来不会酗酒抽烟。


        

哪怕她看到过他抽烟,也仅仅只是抽一根而已。


        

所以,在她的印象中,封寒川非常自律,是不可能做这种疯狂的事。


        

“或许吧。”封寒川淡淡回答。


        

“你……是什么时候生病的?”薄欢又忍不住继续问了问。


        

封寒川转过头,那双深邃的眼眸直视着她,那直勾勾的眼神,让薄欢有些心虚起来。


        

“抱歉,是我多问了,你休息吧,我得回酒店了。”薄欢的态度平和了很多,她转过身,刚走两步,男人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只听他幽幽道:“在我妻子去世之后,我就病了。”


        

在这件事情上,封寒川没有说谎,只是那样的病,在重新遇到沈欢欢之后,好像突然就好了。


        

所谓,心病还需心药医,大抵就是如此。


        

听到封寒川的回答后,薄欢怔了怔,等她缓过神来,转过身看向坐在病床上的男人。


        

她努力保持冷静的情绪,一副开玩笑的样子:“那你重新找个妻子,或许可以治病?”


        

“我想应该是,而且,我已经找到了。”封寒川微勾唇角,淡然回答。


        

薄欢:“……”


        

她的心瞬间觉得被锋利的刀尖刺到,她紧紧地咬住牙关,只觉得自己刚刚的担心,完全就是多余的。


        

她差点差点,又被这个男人给骗到了。


        

“噢?既然是这样,那就祝福封先生和您的新妻子,百年好合,永结同心!”薄欢强行挤出微笑的表情。


        

实际上,她在咬牙切齿。


        

“薄小姐,你确定要这么祝福?”封寒川轻笑一声,是发自肺腑的笑。


        

薄欢看着他那副开心的样子,恨不得一脚踹飞她,但她还是强行忍住,回答道:“是,华国人不都是这么祝福新婚夫妇的吗?”


        

“看来薄小姐是愿意嫁给我了。”封寒川认认真真地看向她,一字一句道:“我找到的新妻子人选,就是薄小姐。”


        

【作者题外话】:大川子脸皮太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