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老婆不许发嗲 > 第317章 你能给我多少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薄欢:“???”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新妻子是她?


        

“嫁你个头!”薄欢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儿,骂道:“封寒川,你是真有病,真的!”


        

说完,她转身就跑出了病房。


        

坐车回到酒店之后,薄欢一直睡不着觉,翻来覆去的,一直在想着容谨修说的那番话。


        

每次想着,都觉得自己是不是错怪了封寒川,然后再想到封寒川说的那些混账话,又觉得是自己太心软。


        

她就这样胡思乱想,辗转反侧着……


        

第二天,景墨和景冷来找薄欢的时候,被她浓重的黑眼圈给吓到了。


        

“大小姐,您这是什么情况?”景冷惊呼一声。


        

薄欢揉了揉一头乱七八糟的头发,然后朝着浴室的方向走去,打算照照镜子。


        

下一秒,“啊——”的一声尖叫声,几乎快要响彻整个楼层。


        

薄欢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景墨和景冷还死死地捂住耳朵,一副惧怕的模样。


        

“把手拿下来,我都不在喊了,装什么样子?”薄欢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儿。


        

“大小姐,您这喊声,我俩差点聋了。”景冷补刀。


        

薄欢狠狠向他扫了一眼,说道:“阿冷,我听说大卫还在追你?”


        

景冷突然股间一紧,连忙道:“大小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要说景冷最怕什么,那便是薄家的一位园丁师傅,名叫大卫。


        

大卫是个健壮的肌肉男,但他并不像他的身材那般硬汉,而是个花痴的男人。


        

大卫喜欢景冷,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并一直热情地追求着景冷,但是景冷看到大卫,都是绕道走的。


        

只要提到大卫,景冷必定能乖乖投降。


        

“噗”,就连一向正经无比的景墨,都忍不住笑喷了。


        

景冷伸出手,狠狠地掐了景墨的胳膊,气得咬牙切齿。


        

“大小姐,您父亲的消息已经查到了。”景墨懒得理会景冷,而是认真地朝着薄欢汇报。


        

“这件事我知道了,昨天晚上外公跟我打过电话,你们等我化个妆,然后带我过去吧。”薄欢提到沈建民的时候,脸色沉了沉,没有了刚刚狡黠的模样,显得很冷静。


        

“好的,大小姐。”景冷和景墨纷纷听令。


        

……


        

一小时后。


        

黑色的劳斯莱斯停靠在乡村的路边。


        

“大小姐,里面不好开车了,需要下车步行。”景墨转过头,朝着坐在后座的薄欢汇报。


        

“好。”薄欢点点头,便主动下了车。


        

景墨走在最前方,薄欢走在中间,景冷则在最后。


        

大约走了近十分钟的小胡同,景墨在一间狭小的破屋子前停了下来。


        

薄欢看了看周遭,不禁皱起了眉头,这里的环境条件,比她想象中还要艰苦许多。


        

就在这时候,“咔嚓”一声,破门突然打开,一个身穿粗布烂衣的男人走了出来。


        

他的头发很乱,把脸都遮住了一半,半是白发半是黑发,手上端着一个不锈钢的饭盆。


        

盆里装着的饭菜,看上去就像是狗食。


        

他本没有注意对面站着的人,转身准备往前走,脚步却又突然停住。


        

在他回头的那瞬间,手中的饭盆“哐当”一声,掉落在地上,饭菜撒了一地,更显环境的凌乱。


        

“你……你……”他瞪大了双眼,颤抖的手指向了薄欢的方向。


        

尤其薄欢的两边,还站着身穿黑色制服的景墨景冷,这样的阵仗,让沈建民“扑通”一声,直接坐在了地上。


        

他双手抱头,神情有些恍惚地自言自语:“我死了吗?是我死了吗?你们是来接我去地狱了吗?”


        

薄欢:“……”


        

听到他的这番话,薄欢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对于沈建民来说,只是一个“死人”而已。


        

身边还有两位黑衣服的哼哈二将,怕是沈建民以为他们是阴间使者了。


        

“欢欢啊,我是不是死了?我怎么会死呢?我不是活得好好的吗?”沈建民又跌跌撞撞地站起身来,他看着薄欢,想上前,却又不敢上前。


        

薄欢冷笑一声,眉眼之间没有丝毫怜悯之意,只是冷冷问道:“你活得好好的?可是在我看来,你活得并不好。”


        

“陈美娟和沈心柔呢?”


        

听到这两个名字,沈建民的脸一下子变了色,眼神从害怕到凶狠,他突然大吼一声:“啊——”


        

“要是我死了,我要带她们一起,一起下地狱,一起!”


        

“都是陈美娟害得我,都是她,都是她!”


        

沈建民紧紧地抱着头,疯狂地喊叫着,满脸的愠怒,看上去就像是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疯子。


        

“陈美娟害了你?呵,你们不是一对恩爱夫妻吗?她怎么会害你呢?”薄欢觉得可笑无比。


        

“就是她害得我,她在外面和小白脸搞在一起,而且在公司破产的时候,她把家里保险柜的现金和珠宝首饰,全都卷走了!害得我沦落至此!”


        

小白脸?


        

啧啧,薄欢咂了咂嘴。


        

没想到陈美娟那么泼妇的女人,竟然也好这口啊!


        

薄欢转过头,朝着景墨问道:“陈美娟和沈心柔现在是什么情况?”


        

“大小姐,陈美娟和沈心柔都在做晴妇,陈美娟没什么市场,主要是跟着一位重口味的小老板,平时拿不到什么钱,前段时间还被原配在街上暴打。”景墨一本正经地汇报着。


        

“就陈美娟那一大把年纪了,还做小三?”薄欢皱起眉头,脸色无比嫌弃。


        

“是的,但那位是个小老板,给不到多少钱,所以……陈美娟私下还会进行廉价售卖,平均五百元一次,主要服务群体是六十岁以上的中低产阶级男士。”


        

“呕!”薄欢觉得有些反胃。


        

六十岁以上的中低产阶级男士,说白了就是那种老头儿。


        

陈美娟为了钱,也真够豁得出去的。


        

“所谓有其母必有其女,沈心柔和她母亲陈美娟一样,但等级要更高,因为她年轻貌美且身材好,目前的金主是一位煤矿老总,她现在同样也是一名二线女星,经常拍戏,和很多娱乐圈的高层,男演员,导演等,都有那种关系。”景墨继续说着。


        

“她的男友不是叶景辰吗?是她甩了叶景辰?”薄欢好奇地问了一句。


        

“并不是,叶景辰在二年半之前,将沈心柔甩了,并于一年前高调迎娶王氏企业的千金,王媛媛。


        

娶了王媛媛之后,叶景辰在王氏企业担任市场部总经理的职位,权限较大,但也有所局限。”


        

“甩了沈心柔?”薄欢冷笑一声,把玩着自己的指甲,说道:“看来那个男人,还是狗改不了吃屎,想必沈心柔也是被绿了之后又被甩了。”


        

“没错,大小姐。”景墨补充道。


        

听着他们说话,沈建民渐渐回过神来,他掐了掐自己的脸,又掐了掐手臂和大腿,发现自己还在所谓的人间。


        

“你……欢欢,你不是已经死了吗?你……”沈建民指着她,不可置信地问道。


        

“抱歉,我不是沈欢欢。”薄欢耸了耸肩,说道:“沈欢欢三年前就死了。”


        

“不,你是欢欢,欢欢,你这三年来都去哪了?”沈建民急匆匆地冲过来,想仔细看看沈欢欢,却被景墨和景冷挡住。


        

“你们是谁?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沈建民彻底懵了,他看向沈欢欢,疑惑地问道:“你既然不是欢欢,为什么你知道我们家的事情,为什么你和欢欢长得一模一样,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谁,就和你无关了,你好自为之吧。”薄欢懒得回答,拍了拍景墨和景冷的肩膀,暗示他们一起离开。


        

就在薄欢转身走了两步,只听身后传来“扑通”一声,她回过头,就看到沈建民跪在地上,朝着她磕起头来。


        

“欢欢,爸爸之前做错了,不该对你那么苛刻的!虽然不知道这三年来,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你救救爸爸行不行?爸爸现在的日子过得太难了,差点就活不下去了,你帮帮爸爸吧!”沈建民哭天喊地着。


        

薄欢看着他这副卑微无比的模样,她皱了皱眉,朝着中年男人走了过去。


        

站在他面前的那一刻,一双沧桑的手立刻抓住了她的小腿,仿佛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欢欢,救救我啊!我知道你现在过得生活肯定很不错,你还有保镖,你一定要救救爸爸,带爸爸离开这个鬼地方啊!”沈建民继续嚎叫着。


        

薄欢沉了沉眸,问道:“那你知道这三年来,我是怎么过的吗?”


        

“欢欢,大家都说你死了,那你怎么没死?你是跑去哪里了吗?”沈建民显然没有了解的心思,又着急地抓住她的手,说道:“你必须得帮助爸爸,爸爸就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了!”


        

薄欢想笑,但还是没有笑得出来。


        

女儿?


        

他何时把他当成女儿了?


        

“你是想要钱吗?要多少?”薄欢冷冷问道。


        

一听到“钱”,沈建民的两眼瞬间发亮,激动地站起身来,问道:“欢欢,你能给我多少钱?你是不是又回到封寒川身边了?那你现在肯定很有钱!”


        

沈建民兴奋不已,抓紧薄欢的手,说道:“给我五千万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