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老婆不许发嗲 > 第319章 欢欢,你终于承认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哈?”封雅两眼一亮。


        

她激动地一把抓住黎诗芸的手,黎诗芸也很惊喜,但羞涩地低下了头。


        

“三叔,你是不是准备娶妻了?你终于走出来了?”封雅连忙问道:“要是爷爷和哥知道了,一定会很开心的。”


        

封雅的堂哥,就是封尘衍。


        

“记住,这件事先别多说。”封寒川严肃地吩咐道:“还不确定。”


        

“什么确不确定的?三叔出马,还有搞不定的女人吗?我能保证,你一定会追到她的!”封雅一边说着,一边又朝着黎诗芸眨了眨眼睛。


        

“我要开视频会议,先挂了。”封寒川显然不打算多说什么。


        

“行行行,三叔你先忙,我就不打扰你了,等你的好消息。”封雅赶紧回答。


        

等封寒川挂完电话,封雅“啊呀呀”的叫了起来,问道:“芸姐,你听见了吧?三叔很快就要和你求婚了!”


        

“小雅,你刚刚说的是什么话呀~说什么哪有搞不定的女人,一定会追到什么的,这样显得我一点都不矜持的。”黎诗芸故作娇羞,语气有些嗔怪。


        

“哎呀芸姐,你和三叔都老大不小了,就不要再互相矜持了,他好不容易从那个沈欢欢的阴影中走出来,等他和你表白的时候,你一定要立刻答应,知道不?”封雅一副操心无比的样子。


        

“好啦好啦,到时候再说吧。”黎诗芸笑得咧开了嘴,露出一排洁白的烤瓷牙。


        

就在这时候,她放在桌面上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黎诗芸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Z”。


        

她瞬间脸色一边,直接摁掉了电话。


        

Z,是陈杰的杰,首字母的缩写。


        

陈杰给她打电话,无非就是想要约她去云殊公寓,但现在她对陈杰,已经毫无兴趣了。


        

因为,她很快就要嫁给封寒川了。


        

那个矮小的男人,对她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


        

……


        

春天陵园。


        

两处挨在一起的墓碑前,都各自摆放着一束鲜花。


        

薄欢站在两处墓碑的中间位置,沉沉地叹了几口气。


        

就在这时候,景冷突然叫了一声:“大小姐,你快来看啊!”


        

“阿冷,你叫什么叫?”薄欢转过头,看着在后面一排正向她挥手呐喊的男人,觉得莫名其妙。


        

“大小姐,你过来看看就知道了。”景冷显得很着急。


        

于是,薄欢只好绕过去,当她走到景冷那边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他指着的那处墓碑。


        

墓碑上,赫然是她的照片。


        

下面是一列字——爱妻沈欢欢之墓,封寒川立。


        

“这是什么鬼?”薄欢睁了睁双眼。


        

景墨也跟了过来,看清之后,连忙说道:“大小姐,您在华国是去世的身份,所以那个男人为你竖立这墓碑,也是人之常情。”


        

“大小姐,你说那个封寒川是不是个衣冠禽兽?还爱妻之墓,呕!”景冷露出鄙夷的表情。


        

“这个墓碑看着有点瘆人,阿冷,你派人把它给处理了。”薄欢皱了皱眉。


        

之前她不知道也就算了,现在她活得好好的,自然不想见到这墓碑的存在。


        

“是,大小姐!”景冷听令。


        

另一边。


        

正在病房假装住院的男人,接到了苏宇的电话。


        

“封总,墓园那边给我汇报,说有人正在处理沈小姐的墓碑,而且其中有一个人,长得和沈小姐一模一样,他们怀疑沈小姐诈……诈尸了……”苏宇战战兢兢地汇报道。


        

“什么!?”封寒川双眼一亮。


        

随即,他立刻挂了电话,飞一般地冲出了病房。


        

……


        

薄欢看着敲碎地稀巴烂的墓碑,满意地点了点头。


        

她还没死呢,才不想看到这种墓碑竖在墓园里,而且墓碑里的骨灰,是那具无名女尸的。


        

所以,她派景墨又安排了一块无字墓碑,竖立在这里。


        

看着已经处理得完美,薄欢准备走人,却没想到手臂突然一痛,被一只大掌狠狠抓住。


        

她转过头,瞬间堕入一团黑色的旋涡之中。


        

是封寒川!


        

封寒川竟然过来了?


        

他不是正在住院吗?


        

完了!


        

她的身份会不会暴露了?


        

“你……你干什么!你放开我!”薄欢挣扎着,想要甩开他的手。


        

奈何封寒川的力气太大,薄欢根本就挣脱不开。


        

景冷和景墨想上前,却被几个黑衣人团团围住。


        

他们想要干架,薄欢制止了他们,并看向封寒川,质问道:“封先生,您这是什么意思?”


        

“薄小姐,应该是我问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凭什么砸我妻子的墓碑?”封寒川反问道。


        

“我……”


        

薄欢突然说不出话来了,因为她也没想到自己做这事儿的时候,竟然被封寒川给抓住了。


        

“薄小姐,你该给我一个交代才是。”封寒川步步逼近她。


        

薄欢一边往后退,努力和封寒川保持距离,一边承受着他强大的压迫感,脑子里一片空白,根本想不出解释的理由。


        

“因为,因为……她确实长得和我一模一样!”薄欢苦思冥想,最终脱口而出。


        

“所以呢?你就把她的墓碑摧毁了?”封寒川直接掐住女人的脖子,脸色一片阴骘,仿佛是地狱出来的阎罗。


        

薄欢突然被吓到了,她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是她没有预料到的。


        

她的气儿有些喘不上来,被迫昂着头说:“是!那又怎么样?我看不惯我的照片被人贴在墓碑上!”


        

突然,掐住她脖子的手一松,她感觉到生的希望,大口地喘着气。


        

“欢欢,你终于承认了。”男人的脸色瞬间从阴云密布,变成豁然开朗,甚至唇角还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薄欢脸色变了变,解释道:“我的意思是,你的妻子长得和我一样,看到她的照片,我就觉得是我的照片,所以我……”


        

“欢欢,不要解释了行不行?”封寒川长臂一伸,立刻揽住了女人的腰肢,低头覆在她的耳畔:“三年了,你对我的惩罚,可以结束了吗?”


        

薄欢:“???”


        

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封寒川已经认定她就是沈欢欢了吗?


        

“封先生,这件事情是我做错了,我可以让他们把您妻子的墓碑恢复过来。”薄欢努力挤出一丝笑容,两只手暗地里正努力扳开封寒川扣在她腰间的大掌。


        

闻言,封寒川的脸色瞬间一沉,他低声道:“欢欢,我已经知道你就是你,不要再解释了。”


        

薄欢:“???”


        

“封先生,你有证据吗?我和你的妻子根本就是两个人呢,你不能因为我们长得一样,你就……”


        

“因为你担心我。”封寒川打断了女人的话。


        

薄欢再度懵逼,疑惑地说道:“我担心你?我什么时候担心你了?你要是指我帮你送到医院这事儿,抱歉,我只是因为你借我红酒的原因。要是你真的喝出什么问题来了,我也是有罪的。”


        

“不是因为这个,欢欢,你其实是担心我的,不然你也不会再回来,不是么?”封寒川已经急得有些语无伦次。


        

薄欢皱了皱眉,冷静地回答:“我到华国来,是参加拍卖会的,你以为我是来看你的?”


        

“担心你?去你的!”


        

封寒川嘴角微抽:“……”


        

他清咳两声,说道:“看来,我需要来点证据了。”


        

“证据?”薄欢疑问,一头雾水。


        

直到封寒川把手机拿出来,调出了一段监控画面。


        

监控里,她站在瑞恩医院的走廊上,脸色着急地不得了,双眼红通通的,好像快哭了似的。


        

她不断地朝着手术室的方向张望着,显然对里面的患者,无比担心。


        

这段监控的时间,是昨晚,正是封寒川被送去医院后发生的事情。


        

薄欢看着监控,整个人都傻住了,她万万没想到,封寒川竟然跟她玩了苦肉计?


        

“这样的动作和表情,你确定你没有担心我?”封寒川勾了勾唇,故意问道。


        

有这样的证据摆在眼前,薄欢就算是否认,都没办法否认了。


        

她现在恨不得狠狠抽自己两耳光,竟然担心封寒川,竟然还被封寒川抓到了把柄!


        

她啊,果然不是封寒川的对手!


        

见薄欢不说话,封寒川继续逼问:“欢欢,你就是我的欢欢,是吧?”


        

“是你个头!”薄欢瞪了瞪他,双眸一暗,立刻来了个主意:“不瞒你说,我确实不是你的欢欢,你的欢欢都死了,不是你亲眼见到的吗?”


        

“其实,我确实是担心你,因为我对你一见钟情,但是又不想做你亡妻的替身,所以我故意在你面前欲擒故纵。”


        

“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薄欢眨了眨眼睛,虽然她知道这个借口烂得要死,但是她就是不承认自己是沈欢欢。


        

封寒川有些头疼,但还是耐着性子说:“既然你说你对我一见钟情,不如就跟了我?”


        

“不!不可以!”薄欢很坚定地摇着头,振振有词地说道:“封先生,我刚刚都说了,我不愿意做替身,所以我不会跟你在一起的!”


        

封寒川:“……”


        

他算是发现了,三年不见,沈欢欢从一个脸皮薄容易害羞的小丫头,变成了一个脸皮比城墙还厚的老油条。


        

“封先生,您很帅很温柔很有魅力,您一定会找到心仪的女生,谢谢您的抬爱,我告辞了!”薄欢努力挤出笑容,朝着面前的男人挥了挥手,然后绕开他,向前方走去。


        

只是,还没走两步,她就被拉住,然后整个人突然腾空,被扛在了肩头。


        

薄欢吓了一跳,她大声呼救,可是景墨和景冷却被一群人包围着,完全救不了她了。


        

她被男人扛着走了一路,最终,被放在了一辆豪车的后座上。


        

她还没来得及喘口气,男人就已欺身而上。


        

【作者题外话】:还有一章,晚点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