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老婆不许发嗲 > 第327章 晨国薄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薄欢感觉所有人都在看她。


        

她也料想到会这样,神情和举止都很自然。


        

因为,她是骨子里的自信。


        

在来宴会厅的路上,温斯言已经和她说过了,对外的时候,他只是演员的身份,圈内人并不知道沉帆娱乐是他创办的。


        

所以,薄欢知道,现在自己在旁人眼里,并不是沉帆娱乐总裁的女伴,仅仅只是温斯言的女伴。


        

“那个女人好像不是演员,不会是哪个白富美吧?我以前在圈子里没见过啊!”


        

“温斯言从不和异性过多接触,那个女人会不会是他的女朋友?”


        

“温斯言现在还年轻,虽然早早就是影帝,但是现在还不至于公开恋情吧?不怕掉粉吗?”


        

“别的小鲜肉怕掉粉,温斯言会怕掉粉?人家靠的是实力,又不是脸蛋。”


        

“这话错了,温斯言是又有脸蛋,又有实力。”


        

“话题歪了啊,咱们还不能确定那个女人一定是温斯言的女朋友呢!说不定是妹妹什么的!”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对啊对啊,谁说一定是女朋友的?”


        

女演员们扎堆讨论着这件事,毕竟温斯言是娱乐圈的香饽饽,她们很多女人都虎视眈眈地盯着温斯言,只不过温斯言都懒得多看一眼。


        

甚至以前还有人传闻,温斯言喜欢男人,因为对女人的投怀送抱,从来都没有接受过,完全不像是一个正常男人该有的样子。


        

后来,更夸张的是,有爱慕温斯言的男人们也去投怀送抱,不过下场还是被关门外。


        

总之,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温斯言都没有传过绯闻,可谓是娱乐圈洁身自好第一名。


        

正因为如此,看到温斯言带着女伴出席,所有人都是惊讶的,无一例外。


        

但是,最最最震惊的人,不是别人,而且沈心柔。


        

她万万没想到,薄欢竟然会以温斯言的女伴身份出场。


        

“心柔姐姐,这不就是你那位妹妹吗?刘总,您快看!”董玉珊看热闹不嫌事大,主动指向薄欢的位置。


        

刘忠的视线刚刚早就被薄欢吸引了过去,他很喜欢看女人,尤其是薄欢的身形气质,把他完全吸引住了。


        

个子虽然不高,但也不矮,属于中等身高,大概一米六的样子,一双葱白的小腿露在外面,有一种别致的美感,藕粉色的连衣裙,将她白皙的皮肤衬托得更白了。


        

她的骨架很小,所以整个人看上去娇娇小小的,让人很想拥入怀中。再加上那双灵动水润的眼眸,一张涂着番茄色口红的嘴唇显得格外可爱。


        

刘忠瞬间就对薄欢感兴趣了,一双眼睛虎视眈眈地望着她,浑厚的嗓音开口道:“柔儿,这就是你的妹妹?眉眼之间和你确实有些许相似。”


        

但两人却给人截然不同的感觉。


        

沈心柔是媚,媚惑人的媚,个子高挑一些,身材凹凸有致,整个人透露着一种张扬的攻击感。


        

薄欢是娇软,可可爱爱的小仙女一枚,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感觉能治愈人的心灵。


        

她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而沈心柔看上去则成熟许多。


        

“阿忠,她长得和我妹妹一模一样,但是我不确定她是不是我妹妹,她否认的,但是我觉得……我觉得很奇怪,所以才希望你帮忙查一下。”沈心柔这是实话实话,没有任何添油加醋。


        

“嗯,这事儿我会查清楚的!”刘忠跃跃欲试,他对薄欢感兴趣极了。


        

……


        

而薄欢那边,面对着众人的瞩目,薄欢一开始很淡然,但时间久了难免觉得不自在。


        

她揪了揪温斯言的衣袖,在他低头后,小声在他耳边说道:“我们先分开走吧。我去甜品台那吃点东西,你找朋友聊聊吧,你忙你的。”


        

她的意思很明白,就是要分开。


        

“好,有事找我。”温斯言也没过多强求,一口应了下来。


        

“嗯。”薄欢点了点头。


        

和温斯言分开后,薄欢便觉得舒服了不少,兴致冲冲地赶到了甜品台前。


        

她还没吃几口,就有几个女演员围了过来,主动打听她和温斯言的关系,还打听她的身份。


        

薄欢没有说自己的身份,只解释了她和温斯言两人是普通朋友的关系,但是那些女演员散开后,背地里吐槽薄欢说谎。


        

毕竟她们都知道,温斯言不可能那么用心地对待普通朋友。


        

本以为送走那几个聒噪的女演员,已经可以轻松地再吃东西,谁知道一个油腻的中年男人朝着她走了过来。


        

薄欢认识他,至于怎么认识的,是在景墨整理的资料表上见过,他是沈心柔的金主,很厉害的煤矿老板,叫刘忠。


        

薄欢以为他走过来,是想吃点什么,谁知道刘忠直接走到她的面前,举起一杯酒,脸上堆满笑容:“这位美女,你叫什么名字啊?要不要喝一杯?”


        

他“亲切”的态度,让薄欢作呕。


        

薄欢显然能看得出来,刘忠是想搭讪。


        

但是,薄欢非但没有不理会,而是浅浅一笑,回答道:“你好,我是Joy·薄。”


        

“Joy·薄?我似乎没有听过薄小姐的名号呢!”刘忠对薄欢那是更加好奇起来。


        

“我是晨国人,目前刚到华国来发展,所以刘先生自然是不认识我的。”薄欢举止大方地回应着。


        

“哦?薄小姐认得我?”对于薄欢喊出的称呼,刘忠显得很惊喜。


        

他认为薄欢既然认得他的身份,想必是了解过他的情况,他可是挺有名的王老五,对于薄欢的主动,刘忠很是高兴。


        

“自然认得,刘先生在华国很有名,是有名的企业家。”薄欢表面微笑,实际上心底冷笑了一声。


        

刘忠听后,更是笑开了花儿。


        

别人暗地里都喊他是煤矿贩子,对他煤矿起家很是嫌弃,而薄欢赞扬他是企业家,他的虚荣心大大地被满足。


        

“薄小姐,来,喝一杯!”刘忠主动递给薄欢一杯酒,故意凑近她,用着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意有所指:“今晚,有空吗?你来这次宴会,是想进娱乐圈吧?我可以帮你。”


        

不远处,看着刘忠凑近薄欢说着什么,再加上刚刚两人谈笑风生,沈心柔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本想让刘忠查一查薄欢的身份,谁知道刘忠似乎看上了薄欢?


        

她待在刘忠身边已经三年了,刘忠是什么德行的人,她是了解的,刘忠显然对薄欢很感兴趣。


        

“抱歉,我不喝酒。”薄欢的脸色瞬间恢复得冷静,不再有刚刚的笑意。


        

薄欢冰冷的拒绝,让刘忠的脸色也黑了下来,他低声质问道:“薄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都主动示好了,竟然还有不识好歹的女人?


        

这个Joy·薄,到底是什么来头的?


        

“刘先生,我的背景,不需要我接受潜规则。”薄欢淡淡一笑,言行举止透露着极强的自信。


        

刘忠微微一怔,难道他招惹上一个有背景的?


        

“薄小姐,您的背景……是?”刘忠更加好奇了。


        

对于他这种商业人士来说,女人这种东西,要么就是玩物,要么就是合作伙伴。


        

如果他玩不了薄欢这样的女人,那就证明薄欢的等级要高于他,那就可以成为合作伙伴,成为朋友。


        

那么,就是他巴结薄欢,而不是薄欢巴结他了。


        

所以,刘忠现在的态度尤为客气,根本没有了刚刚的油腻。


        

“晨国薄家。”薄欢依旧是笑嘻嘻的模样,看上去特别甜美,让男人为之沉醉。


        

“晨国薄家?”刘忠微微皱起了眉头,他自然知道薄欢姓薄,但是晨国的薄家,他好像没听说过啊。


        

是他孤陋寡闻了吗?


        

“BA集团,刘先生听过吗?那只是我们家一个小小的公司。”薄欢说着的时候,特地用手比划了一下。


        

刘忠脸色顿时一变。


        

享誉盛名的BA集团,是薄家的产业,而且只是一个小小的产业?


        

他差点犯了大错了,要是调.戏了BA集团的千金,他这辈子都不能翻身了!


        

“薄小姐,幸会幸会!刚刚有所失礼,还请薄小姐见谅!”刘忠立刻对薄欢鞠躬赔罪,态度尤为诚恳。


        

薄欢故意忘了一眼沈心柔的方向,就见沈心柔先从咬牙切齿跺着脚,变成了一脸错愕和疑惑。


        

她淡淡一笑,看着刘忠的后脑勺,说道:“刘先生,不知者无罪。”


        

“薄小姐,大人有大度,刘某实在是幸运,有幸认识薄小姐。”刘忠又是一个鞠躬。


        

沈心柔看着情况很不对劲,非常不对劲,她急匆匆地朝着刘忠和薄欢这里走了过来,但是又不敢唐突,而是温柔地挽上了刘忠的胳膊。


        

“阿忠~”沈心柔焦急地喊了一声,声音很嗲。


        

“你来做什么!?”对于沈心柔的打扰,刘忠显得很不满,直接说道:“人家薄小姐怎么可能是你的妹妹,是你瞎了眼吧?人家薄小姐可是晨国薄家的千金大小姐!”


        

“啊?”沈心柔对于刘忠的呵斥,那是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晨国薄家是什么家族?


        

姓薄?这个女人不是沈欢欢吗?


        

可是为什么,她和沈欢欢长得一模一样?


        

而且说话的声音也一模一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小姐,又见面了。”薄欢嘴角挂着浅浅的笑容,但却给人一种极强的冷意。


        

“你真的不是沈欢欢?”沈心柔还是觉得不可置信。


        

【作者题外话】:发错了,做过修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