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老婆不许发嗲 > 第336章 是不是特地给我面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封寒川立刻摁了电梯的按钮。


        

很快,电梯门缓缓打开,他立刻走进去,按下“2”的数字。


        

2楼到了之后,封寒川迅速冲出电梯,找到了西餐厅的入口。


        

他刚准备进去,就被一个女服务员给挡住了。


        

女服务员很震惊,她已经有三年没有见到这个男人了。


        

她叫蒋媚,是今年跳槽到帝皇西餐厅的,之前一直是在巴比伦餐厅工作。


        

她对封寒川是很有印象的,一辈子都忘不了。


        

毕竟,一个人平生能见到多少极品男人?此极品自然非彼极品,是褒义的意思。


        

“先生,真是好久不见了!您一共几位?”蒋媚先打了个招呼,故意想要引起封寒川的主意,但是又不想表现得太明显,所以又例行公事地问了问。


        

“让开。”封寒川的脸色很是阴骘,显然根本就不想搭理面前挡路的女人。


        

蒋媚到底是懂得察言观色的,很明显封寒川的心情很差,她不敢多说什么,便让出了一条道路。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封寒川冷着脸,大步迈进了西餐厅,蒋媚连忙跟在他身后。


        

封寒川懒得理会,他着急地环顾四周,最后在角落窗边,看到了面对面坐着的一对男女。


        

薄欢和温斯言。


        

他果然没有看错,薄欢竟然背着他,和温斯言幽会!


        

想到这里,封寒川的脸色更加阴沉,迈开双腿就朝着他们的方向走去。


        

薄欢正在看着菜单,犹豫着要点什么吃,突然,她感觉到周围多了一股冷气。


        

她转过头,就看到有个穿着西服的男人站在她的身侧,抬起头的那瞬间,对上了男人愠怒的眼神。


        

“你怎么在这?”薄欢顿时皱起眉头。


        

薄欢一副被打扰的模样,让封寒川更为不悦,他指着温斯言,朝薄欢低声质问:“你和他在约会?”


        

薄欢:“……”


        

她有些无语,更有些生气,反问道:“你跟踪我?”


        

不然,为什么她和温斯言前脚刚到西餐厅,后脚封寒川就跟了过来呢?


        

“我没有跟踪你。”男人冷声回答。


        

他确实没有跟踪薄欢,只是恰好看到薄欢和温斯言走在一起,所以跟了过来。


        

这不算跟踪。


        

“那请问,封先生有什么资格质问我在和别人做什么?我和封先生有什么关系吗?”薄欢定定地看着面前脸色阴骘中带着怒火的男人,声音也增添了几分冷意。


        

封寒川顿时哑口无言。


        

他是沈欢欢的丈夫,但面前的女人,叫薄欢。


        

“封三爷,您好。”这时候,温斯言站起身来,主动向封寒川伸出手,态度客气。


        

封寒川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又重新看向薄欢,他紧紧地凝视着薄欢,问道:“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他认识温斯言,青年影帝,温家继承人,沉帆娱乐幕后总裁。


        

更重要的是,他知道薄欢三年前就认识了温斯言。


        

“这和封先生有什么关系?”薄欢冷冷回应。


        

两个人就像是在绕口令一样,一口一个什么关系,绕来绕去,谁都不愿意正面回答问题。


        

封寒川一怒之下,直接弯下腰,将坐在椅子上的薄欢腾空抱起。


        

薄欢对于他突如其来的这般举措,吓了一跳,双眼睁得老大。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封寒川一个转身,抱着她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大步快走,速度极快。


        

但正要走到门口,温斯言却追了上来,挡在了封寒川的前面。


        

“温斯言,救我!”薄欢感觉到自己被危险给包围住了。


        

“封三爷,薄小姐是我的朋友,你这么做,怕是不太好吧?”温斯言平日一向温和,但此刻的脸色也很阴沉。


        

“温先生,既然你认识薄欢,就该知道我和她是什么关系。”封寒川的语气很重,还带着一丝咬牙切齿。


        

他在名御府邸为“沈欢欢”举办葬礼的时候,温斯言也过来吊祭了,明显是知道他和“沈欢欢”的关系。


        

如今,薄欢就是沈欢欢,而温斯言的反应也证明,他是肯定知道的。


        

“封三爷,那你应该明白,你和薄欢,什么关系也没有。”温斯言也重重地提醒道。


        

封寒川的脸色瞬间更沉了,变得很可怕。


        

薄欢抬头看他的时候,看到他额间青筋毕露,甚至抱着她的手,手背上也露出青筋。


        

他的呼吸很重,仿佛有一种要干架的气势。


        

她刚刚听到封寒川说,温家和封家关系不错,如果真是这样,那她就不该掺和在两人的中间,不该让温家和封家的关系破裂。


        

于是,薄欢看向温斯言,抿了抿唇说道:“温斯言,你饿了就先去吃饭吧。既然这是我和他的事情,我自己亲自解决。”


        

薄欢的意思其实很明显,就是不需要温斯言帮忙了,她要和封寒川单独聊聊。


        

温斯言听完,眉头皱紧几分,但是他又很清楚封寒川和薄欢的关系,如果他强行插手,说不定会更麻烦。


        

他微微垂眸,只好站在一侧,让出了道路。


        

“封寒川,你放我下来!我可以和你单独谈谈。”薄欢又抬头看着封寒川的下巴,厉声呵斥道。


        

封寒川听着她两种截然不同的口气,眼眸深处闪过一丝晦暗,抱着她的手却更紧了几分。


        

“放下你,不可能。”他冷冷说完,便抱着薄欢朝着电梯走去。


        

温斯言没有追上去,他现在也没有资格追上去,只是静静地凝视着两人离开。


        

……


        

封寒川抱着薄欢进了电梯之后,摁下了最高层的按钮。


        

等电梯门一关上,薄欢直接扬起手,呼了他一巴掌。


        

“疯子!放我下来!不然我把你的脸打肿!”薄欢扬言叫嚣。


        

“我就是个疯子,有心理病的疯子!”封寒川没有否认,而是很直接地承认。


        

薄欢瞬间想到了他今天在墓园发病的景象,苏宇给他喂药的动作很娴熟,不像是演的。


        

“欢欢,你到电梯里才扇我巴掌,是不是特地给我面子?”


        

突然,薄欢眼前笼罩出黑影,男人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缓缓响起。


        

薄欢:“?”


        

她微微侧头,正好对上男人那双深邃漆黑的双眸,仿佛能把人卷进去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