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老婆不许发嗲 > 第341章 留下来陪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香甜的味道蔓延开来。


        

是封寒川最喜欢的味道。


        

薄欢怔了怔,伸手想去推开面前的男人,但是她的手却又停在了半空之中。


        

薄欢觉得自己不该跟一个正在发病的男人计较。


        

见薄欢没有拒绝,封寒川心情大好,因为发病带来的身体上的痛苦,几乎全都消散,整个人精神了很多。


        

他很深情地将女人紧紧拥入怀中,只是薄欢还是有些许抗拒,但是没有狠心拒绝。


        

封寒川不敢太过得寸进尺,很快就松开了女人的唇,认真地凝视着女人水润润的双眸,嘶哑的声音沉沉道:“欢欢,我现在就让人带刘雨彤和柳月儿过来。”


        

薄欢:“?”


        

现在吗?


        

她转头看了一眼窗外,浴室里有一处落地窗,可以在泡澡的时候眺望夜景。


        

外头,天色很黑,但灯光璀璨,展现着繁华的都市。


        

封寒川没有轻易起身,而是等待着薄欢的回答。


        

薄欢回过头,看着面前男人英俊的面容,淡淡说道:“不用了,今天很晚了,你早点休息,明天再说吧。”


        

眼下封寒川刚发病,也刚吃了药,她也不打算为难他,还是让他先休息为好。


        

“欢欢,你在担心我,是不是!”封寒川的话语虽像提问,但又带着肯定的意思。


        

“是,我是担心你,但不是你想的那种。”薄欢拿开他放在自己腰上的手,起身站好。


        

她声音冷淡地开口:“我是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原因,而造成一个人的安危,所以……请你以后自己注意身体!我不希望看到有人因为我而出事!”


        

“另外,看在你发病的份上,刚刚的事情就算了,放在平时,我会给你两个大耳光!”


        

薄欢很冷静地说完,便迈开腿,朝着浴室门口走去。


        

走了两三步,快到门口了,手腕却突然被男人握住。


        

“封寒川,你还有什么事?”薄欢回过头,皱起眉头。


        

“欢欢,晚上能不能……留下来陪我?”封寒川几乎用一种乞求的眼神,看着她。


        

“封寒川,你疯了吧!?”薄欢直接吼出声来:“你连发病了都不忘那种事儿?你要是真的很饥渴,我现在就帮你去叫安娜!”


        

薄欢一把甩开他的手,正打算朝外跑,却被男人从后面抱住。


        

“你放开我!你要是敢对我怎么样,我的绝招你是体会过的!”薄欢咬牙说道。


        

封寒川在她身后轻笑一声,低沉的嗓音问道:“在你眼里,我真的就是这样的人吗?”


        

“欢欢,我说的留下来陪我,只是单纯的字面意思。”想了想,封寒川还是解释清楚了。


        

单纯的字面意思?


        

薄欢微微一怔,反问道:“你不是要……”


        

“欢欢,我一个病人,你觉得我会想那些有的没的?”封寒川用着调侃的口气说着,只是心里却不好受。


        

因为薄欢提防着他,薄欢误会他,薄欢嫌弃他。


        

“你刚刚那么对我,谁知道你是不是想更进一步?”薄欢有些尴尬,索性直接脱口而出。


        

她认为自己的想法才是合理的,虽然闹了个乌龙。


        

“欢欢,对不起,是我没有表达清楚。”封寒川非但没有反驳,没有解释,反而是主动道歉:“我其实是想说,我今天状态很不好,我希望你晚上能陪陪我,主卧的床很大,我不是其他意思,就是希望有个人能在我身边,如果我发病的话,能帮我递个药……”


        

这时候的封寒川,脑子很清楚,他已经缓过来了,所以不处于发病状态。


        

这番话,自然是卖可怜的,毕竟今晚的机会难得。


        

“苏宇呢?”薄欢有些无语。


        

虽然她认为封寒川的做法很正常,生病的人确实渴望有人能陪护,但是她并不想做陪他的那个人。


        

毕竟,他们两人的误会还没解开,如果封寒川真的和刘雨彤还有柳月儿有两腿,她今天还陪封寒川,她不是圣母玛利亚是什么?


        

“苏宇在自己家里,他是男人,也不太合适。”封寒川回答。


        

“这么说,女人合适?那我给你去叫安娜啊!”薄欢冷笑一声,她就觉得封寒川离不开女人。


        

“不是,欢欢,不是因为女人合适,只是因为你合适。”封寒川紧紧地抱着怀里的女人,将下巴抵在她的肩窝处,垂着眼眸,深情说道。


        

薄欢怔了怔,不知道该说什么。


        

“欢欢,我……能不能就陪我这一晚,就像你说的,你不一样有人因为你而出事,你就忍心我一个人待着吗?”封寒川知道自己现在没有节操,但是他要节操有何用?


        

节操能让他把老婆追回来吗?


        

不能!


        

所以,他不要节**!


        

薄欢皱起眉头,脸色纠结。


        

“欢欢,就这一晚,只要这一晚。我不需要你一直看着我,你可以睡觉,如果我有事,我会叫醒你,可以吗?”封寒川不断地在女人耳边恳求着。


        

薄欢最终没能抵挡住,仿佛心中的城墙塌陷,她皱了皱眉头,低声道:“那行吧。”


        

“真的吗?欢欢!”男人顿时兴奋无比。


        

他的双手握住女人的肩膀,然后将她调转了方向,从背对着他,变成了面对着他。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薄欢瞪了他一眼,说道:“我得洗个澡换身衣服,我回我房间一趟。”


        

她现在身上穿着的,还是参加宴会的小礼服。


        

“在我这里洗吧,我有睡衣。”封寒川定定地看着她,说道:“新的。”


        

“我穿你睡衣干什么?”薄欢觉得封寒川有病,真的是发病之后脑子也傻了。


        

“你去洗澡换衣服,得很久,我怕我发病。”封寒川一本正经地说着。


        

但是在薄欢看来,她竟然觉得此时此刻的封寒川,看上去很委屈。


        

薄欢抿了抿唇,嘀咕道:“你说的也对……”


        

封寒川说得确实没错,她去洗澡换衣服,怎么也得半小时起步,万一这时候封寒川发病了,那可怎么办?


        

“把你的药拿上,到我房间去,我洗澡的时候,你等着,万一有什么不舒服的,你就喊我。”


        

“欢欢,你是说……去你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