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老婆不许发嗲 > 第373章 追到天涯海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外公?”封雷霆也很震惊,很诧异。


        

薄欢如实回答:“我外公年轻的时候失忆了,独留我外婆一个人在华国,后来我外婆生下了我母亲苏韵,之后的事情您都知道的。”


        

“原来是这样……”封雷霆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心中的迷惑瞬间都解开了。


        

他瞧着大家一个个都一副傻了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欢欢回来了,以后家里又能热闹了。”


        

“你们都别傻了,薄欢就是沈欢欢,都是一个欢欢,当初那具女尸不是欢欢,这个薄欢才是真的欢欢。”


        

“没有什么牛鬼蛇神,大家快吃饭吧。”封雷霆心情瞬间极好极好,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容。


        

薄欢想到他方才说的一句话,想了想,干脆直接道:“老爷子,我这次过来,只是想和你们解释清楚,不然搞得大家神经兮兮的,我心里也愧疚。”


        

“至于我和封寒川,既然已经分开了,那便分开了。以后有机会,我还是会来探望您的。”


        

薄欢觉得自己表达的意思,应该已经很清楚了。


        

封雷霆正在伸筷子夹菜,手却霎时间停顿在空中,他思考了几秒,将筷子放回到自己的面前,然后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他的目光看向自己的三儿子封寒川,封寒川的脸色就如他的姓名一样,冷得不像话。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薄欢也转头看了封寒川一眼,她看到封寒川的脸色很难看,可是她又没说错什么,自己早就和他表达过这个意思了。


        

“没事,没事,能看到你还好好活着,我心里已经很欣慰了。”封雷霆摆了摆手,说道:“饿了吧?快吃菜吧!大家都吃吧!”


        

薄欢点了点头,便拿起了筷子,其他人虽然也开始吃了起来,但都各怀心事。


        

午饭的过程,显得有些诡异,大家后来几乎都没怎么说话,除了封雷霆和薄欢聊了几句。


        

午饭结束,薄欢百无聊赖地坐在位置上,身旁的男人突然站起身来,声音冷漠:“吃完了吗?”


        

“吃完了。”薄欢知道他是问自己的,点了点头回答。


        

“跟我来。”男人一把握住她的手腕。


        

薄欢只好起身,跟着封寒川走,只见封寒川拉着她上楼,到了二楼,带她进了一间卧室。


        

这间卧室她自然认识,是老宅里她和封寒川的房间,里面的陈列都没有变,还和三年前一样,而且被打扫得很干净很整洁。


        

等她刚看清楚,身子就被男人抵在了墙壁上,一种压迫感瞬间袭来。


        

“封寒川,你想干什么?楼下那么多人在呢!”薄欢脸色沉了沉,呵斥道。


        

下一秒,她整个身子就被男人搂进了怀中,他的下巴抵在她的肩窝上,他很用力,恨不得将她揉进他的身体里。


        

“欢欢,你就不能留下来吗?”他的声音很卑微,带着恳求。


        

薄欢无言。


        

她早说过了,她只是来封家解释的,不是回封家的。


        

“封寒川,我和你说过,我们不是夫妻了。”她一字一句道:“因为,我现在是薄欢。”


        

“沈欢欢这个人,已经没了。”


        

可是,说完这几句话,封寒川搂得她更紧了,她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


        

“不管你是沈欢欢,还是薄欢,你都是我的欢欢,都是我的妻子!”封寒川的声音几乎崩溃,仿佛生怕一松手,她就消失不见。


        

“你先放开我,我快喘不过气了。”薄欢用拳头打着男人的后背,声音有些发不出来了,因为她真的喘不过气了。


        

男人搂她搂得太紧了,好似想要了她的命。


        

封寒川听出薄欢声音的不同,立刻放开了手,低下头,伸手捧着她的脸,着急道:“是我太冲动了,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薄欢大口地呼吸了几下新鲜空气,这才缓缓点了点头:“我没事。”


        

她真是服了封寒川,抱女人就算了,但是他这不算抱了,他这是快要谋杀了!


        

“对不起欢欢,是我失态了。”封寒川脑袋里乱成了一片,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忍到现在的。


        

在薄欢和老爷子说出那番话之后,他一直忍着,忍到现在,忍了整场午饭的时间。


        

“你……封寒川,你究竟想干什么?”薄欢看着封寒川这般样子,斥责的话语说不出口,语气只有无奈。


        

“我想要你留在我身边。”他毫不犹豫地开口。


        

薄欢深吸了一口气,冷冷道:“我想,我已经不止一次和你说清楚了,我不想再重复一遍又一遍。”


        

“你给温斯言回电话了吗?”封寒川打断了她的话。


        

薄欢面露疑惑:“和你有关系吗?”


        

“有!”封寒川认真道:“如果你答应了温斯言,出演那个清宫剧配角,那么你就可以留在华国,可以离我更近。”


        

薄欢:“……”


        

“离你更近?你想干什么?”


        

“我想追你!”


        

“……”


        

“欢欢,你外公已经同意了,如果你不能同意,我就一直追你,追你追到天涯海角,直到你同意。”


        

“……”


        

薄欢无言以对,甚至觉得封寒川脑子有点不正常了。


        

“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她默默开口。


        

“可我就只爱你这枝花。”


        

封寒川深情地凝视着女人澈亮的杏眸,他喉结微微滚动,没有忍耐住,低下头直接亲了一下女人的唇。


        

只是很快,没敢逗留。


        

薄欢愣了一下,抬头看着面前的男人,甚至怀疑刚刚的那瞬间,只是她的错觉。


        

可是唇上残留的那么一丁点儿余温,让她又觉得自己没有感受错。


        

“你刚刚……亲了我?”薄欢指了指自己的嘴巴,瞪着眼睛质问道。


        

“嗯。”封寒川理直气壮地回复:“没忍住。”


        

“我……草……”薄欢忍不住爆了粗口。


        

“欢欢,你以前不会这么凶的。”封寒川尝了点甜头,心里欢喜得很。


        

不管怎么样,欢欢是他的,她身体的所有,都是他的。


        

而那个温斯言,恐怕连欢欢的手指头都没碰过吧?


        

想到这里,封寒川唇角勾起,泛起一抹得意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