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老婆不许发嗲 > 第413章 不宜久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黎家,地下一层。


        

穿着米色风衣的矮小男人,微长的头发蓬乱着,被关在保姆房里。


        

听到门把转动,他立刻爬了起来,警惕地看着门口,直到看清来人,他才松了一口气。


        

黎诗芸端着一碗饭走进去,放在了一旁的小桌子上,陈杰立刻扑了过去,狼吞虎咽起来。


        

看着他这副样子,黎诗芸嫌弃地撇了撇嘴,脸色露出凶狠。


        

她抬起脚,狠狠踹在陈杰的背上,陈杰猝不及防,整张脸都埋进了碗里。


        

“不中用的东西!竟然这么快就被发现了!”黎诗芸恨得牙痒痒。


        

要是陈杰被抓到,肯定得把自己供出来,那她就玩完了。


        

“咳咳咳……”陈杰赶紧抬起头,因为呛到了,不断地咳嗽着,脸都咳得发红。


        

他好不容易平复情绪,跪在地上,一把抱住黎诗芸的大腿,着急地说道:“芸儿,救我,救救我!只有你可以救我!我千万不能落到封寒川的手上啊!”


        

昨天晚上的时候,他有事回侦探事务所一趟,却发现有人鬼鬼祟祟地在他的事务所那边蹲点,而且还带着耳麦,似乎在汇报什么。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紧接着,有几个人下车过来了,为首的人他认得,就是封寒川身边的得力助手——苏宇。


        

当时他立刻察觉到不对劲,把车都丢下了,直接跑着溜走了,他是个很敏锐的人,避开了能监控到的地方,一路来到了黎家。


        

他知道自己现在这样的关键时刻,是不能用手机的,所以他没有给黎诗芸打电话,而且还把手机扔到了河里,防止被定位到。


        

现在,黎诗芸是他唯一的救星。


        

“陈杰,你是在威胁我吗!”黎诗芸大吼一声,扬起手,啪啪两巴掌打在陈杰的脸上。


        

陈杰痛得嗷嗷直叫。


        

“我们是一条船上的蚂蚱,我不救你谁救你?我能让你落到封寒川的手上?”黎诗芸气得声嘶力竭。


        

陈杰被吼得缩成了一团,整个人瑟瑟发抖起来,他之前拿住黎诗芸的把柄,经常暗暗要挟黎诗芸陪他过夜。


        

而现在,他竟然害怕这个女人了,如果黎诗芸现在再狠一点,将他杀死在黎家,可能都不会有人发现。


        

所以,他不能惹怒黎诗芸。


        

“我会好好待在这里的,我绝对不会给你惹麻烦,只要你能给口饭吃,我什么都不会说的。”陈杰颤抖着身子,用力地拉着黎诗芸的胳膊。


        

他知道封寒川的性子,所以他宁愿来找黎诗芸,还有一线生机,他都不愿意让自己落到封寒川的手上。


        

那样,只会生不如死。


        

“陈杰,记住你现在说的话,老老实实地呆在这里,否则……”黎诗芸咬了咬牙,气得转身就走。


        

回到客厅的时候,黎家父母正端坐着,二老的脸色都很难看。


        

要说家里藏了个人,他们肯定是知道的,所以昨晚就追问了黎诗芸,究竟是什么情况。


        

黎诗芸知道父母都是站在她这边的,因为她是黎家的独女,干脆一五一十将事情都告诉了自己的父母。


        

黎家父母一晚上都没睡得着,他们这次得罪的是封寒川,封寒川是他们看着长大的,手段狠厉,否则也不会创建出R集团那样的商业帝国。


        

就连他们也不能保证,如果封寒川知道真相,会不会对他们的宝贝女儿做出什么来。


        

“芸儿,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处理?”黎夫人问完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无奈地指着她说:“你说你怎么做出这种事情,就算你再喜欢封寒川,你也不该害人啊!”


        

“闭嘴!”黎少秋呵斥一声,怒瞪着自己的妻子,反问道:“我们芸儿什么时候害人了?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训完妻子,黎少秋抬头看着自己的女儿,沉声说道:“芸儿,我们先静观其变,不要不打自招。封寒川,是个不好惹的人。”


        

“爸,我当然知道,我不可能主动招的,现在陈杰在我们这,他们没有任何证据可以查到我的头上。”黎诗芸双手环胸,昂着下巴,一副高傲又自信的模样。


        

黎少秋沉了沉眸,眼神深处闪过一丝凶狠,咬牙问道:“那个男人,你打算怎么处置?”


        

知道自己的父亲问的是陈杰,她冷笑一声,说道:“先留着看看情况,我不知道他有没有背着我留一手。”


        

“行,你尽快把他的话套出来,此人,不宜久留。”


        

……


        

名御府邸。


        

三楼,主卧室。


        

薄欢趴在男人的身上,把脸靠在他的胸膛上,静静地听着他的心跳声。


        

这种感觉,让她觉得很有安全感。


        

封寒川任由她这么做,大掌轻轻地拍着她的脑袋,很轻很轻,就好像在哄孩子似的。


        

“那个梦真的好真实啊……”薄欢又提起了梦中的事情。


        

封寒川立刻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巴,沉声道:“傻瓜,那都是假的。”


        

“不过,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封寒川侧过头看着女人,勾唇问道:“欢欢,你是一直在担心我出轨,所以才会做这种梦吧?”


        

“咦?”薄欢歪着头,她抿了抿唇,然后哼唧一声,“才没有。”


        

“要担心,也是应该你担心我出轨,而不是我担心你出轨。”她又补充道。


        

只是,这句话说完后,眼前一黑,天翻地覆,她整个人都被男人压在身下。


        

薄欢眨了眨眼,无辜地看着面前的男人,问道:“怎么了吗?我说的不对吗?”


        

“欢欢,你想和谁出轨?温斯言?”封寒川的脸色很阴骘,声音也带着强烈的不悦。


        

又来了!又来了!


        

薄欢生气地撅起嘴巴,反问道:“你怎么又提他了?你是在吃醋吗?”


        

“是,我是在吃醋,我是在嫉妒。”封寒川毫不犹豫地承认,“你对他特别好,特别温柔,对我却特别凶,所以我……”


        

封寒川其实还没说完,但他现在已经说不出话了,因为女人用唇堵住了他的话。


        

下一秒,薄欢的唇离开,她又问他:“那这样呢,还吃醋吗?”


        

“该死!”


        

封寒川的脸色直接一变,只觉得体内的火瞬间被挑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