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老婆不许发嗲 > 第453章 我没生过孩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生孩子的计划正在进行中。


        

但一道微信来电铃声,打扰了两人的进度。


        

封寒川让她别理会,薄欢也不想理会,但那来电似乎是锲而不舍,不断地响着。


        

薄欢只能放开封寒川,走到茶几旁,拿起手机,点开了微信。


        

是丁香拨来的微信来电。


        

“有事吗?”被打扰了计划,薄欢冷声问道。


        

她若是没猜错,丁香应当就是来质问她和封寒川的关系。


        

果不其然,下一秒,丁香矫揉造作的嗓音响起,一副套近乎的口吻:“欢欢,你怎么瞒着我啊,原来你老公是封寒川,三年前我在集训基地见过呢!”


        

“不方便公开。”薄欢对丁香早已没有三年前的耐心了。


        

她依旧冷冷道:“没什么事我就先挂了,我有事要忙。”


        

她的生孩子计划,可忙了!


        

“等等欢欢,你……你和封寒川是怎么认识的啊?你是不是帮他生了儿子?”见薄欢要挂电话,丁香一急之下,赶紧脱口而出。


        

秦芳芳和安悦就坐在她的对面,听着她和薄欢打电话。


        

“生了儿子?”薄欢皱起眉头,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腹,无语道:“我没生过孩子,不要造谣。”


        

解释完这句话,她直接挂断了电话。


        

“诶,欢欢,那你怎么会……”丁香还没追问完,就发现薄欢挂了电话,气得将手机扔在桌子上。


        

“她挂了?她怎么说的?”安悦立刻询问。


        

丁香摇了摇头,控诉道:“她说她没生过孩子,还让我不要造谣,她肯定是生气了,我就不该这么问她,反而得罪她了!”


        

她话里话外有责怪安悦的意思,因为是安悦让她给薄欢打电话的。


        

“虽然欢欢没什么背景,但现在她背景强悍了,她是封家人了,我不应该得罪她的!”丁香气得喃喃自语。


        

安悦脸色直接变得铁青。


        

丁香以前就是她身后的马屁虫,现在竟然敢跟她顶嘴了。


        

“丁香,别忘了你有今天是谁的功劳,薄欢是封家人又能怎样,能帮到你吗?”安悦直接朝着丁香呵斥。


        

丁香撇撇嘴,不敢再乱说话。


        

秦芳芳现在就指望着安悦,自然附和着安悦,对丁香训斥:“是啊丁香,我们有今天都是悦儿帮忙的,就算薄欢是封家人又能怎样,她会瞧得上你?她压根就懒得理你,要是真跟你关系好,三年前会瞒着你这件事?”


        

丁香脸色变了变,不好再多说什么,如今她只能先稳住安悦这边,找机会再接近接近薄欢。


        

……


        

被丁香的电话搅乱了好事,薄欢噘着嘴巴有些不高兴。


        

封寒川从她身后抱住她,温柔的嗓音问道:“怎么了?谁惹你不高兴了?”


        

“以前一个朋友,现在不是朋友了,你应该见过,她叫丁香,我集训时候认识的。”薄欢解释道:“她刚刚问我,是不是给你生了儿子,所以才能嫁入封家。”


        

“噗哧”一声,封寒川被薄欢给逗乐了。


        

“你还笑!”薄欢垂下眼眸,嘟囔着:“我倒是想生孩子,可是没得生!”


        

“会有的,别着急。”封寒川安慰她。


        

他知道薄欢并不是因为别人贬低她而生气,是因为孩子这件事而生气。


        

今天的惊喜落空,最难受的人其实是薄欢。


        

封寒川低下头,下巴抵在她白皙的肩颈处,轻轻摩挲,就像是无声的安慰。


        

薄欢的脖子被弄得痒痒的,挣扎着推开他,说道:“我肚子有点疼。”


        

她今天没吃多少晚饭,因为有点作呕,就以为自己怀孕了,之后就被封寒川带去医院检查了。


        

现在,她肚子空空的,也不知道是饿了还是肠胃问题。


        

“想吃什么?我帮你去做。”封寒川也知道她晚饭没吃多少。


        

“我不想吃什么。”薄欢没有胃口,她抿了抿唇,说道:“你帮我泡杯热牛奶吧。”


        

“好,等我。”说罢,封寒川立刻下楼。


        

薄欢走到床边坐下,捂了捂肚子,本来感觉还好,丁香这一个电话打来,就把她给气着了。


        

没等一会儿,封寒川就端着杯子上来,他蹲在薄欢面前,手中捂着杯子。


        

里头的牛奶热气腾腾地冒着烟儿。


        

“等会儿喝,我帮你吹吹,太烫了。”封寒川认认真真地吹着牛奶。


        

薄欢看着他这副样子,突然想到了三年前在老宅的时候,那天封寒川也帮她泡了一杯牛奶,结果最关键的时刻……


        

他说下楼洗杯子。


        

“封先生,你其实挺没晴趣的。”薄欢忍俊不禁。


        

“嗯?”封寒川挑眉,问道:“我没晴趣?欢欢,你皮痒了是不是?”


        

“你还记得三年前吗?”薄欢问他。


        

“三年前的事情,我都记得,你是想说我给你泡牛奶那晚?”封寒川怎么会忘记,对于薄欢的每一份记忆,他都记忆犹新。


        

薄欢点点头,脸颊有些微微发红起来。


        

那晚,是他们除了蓝调那次意外之后的……第一次。


        

“既然你都记得,那你当时怎么非得去洗杯子!我当时还以为……”薄欢瞪了他一眼,满满的控诉。


        

她当时还以为封寒川嫌弃她了。


        

封寒川轻笑起来,现在想来,当年的事情真是恍若隔世,但又近在眼前。


        

“其实,我当时挺紧张的,所以,没那么镇定。”他一把拉住薄欢的手,细细地摩挲她的手背。


        

“紧张?”薄欢被逗笑了,咯咯咯地笑个不停。


        

封寒川觉得有些出糗,赶紧说道:“牛奶温度应该差不多了,你喝了试试。”


        

“好。”薄欢笑着接下杯子,唇在杯口抿了抿,发现温度正合适,便咕嘟咕嘟地喝了起来。


        

“慢点喝。”封寒川提醒道:“别噎着。”


        

他刚说完,薄欢已经将一整杯牛奶都喝完了,舔舔嘴角说道:“好了。”


        

“喏。”她把杯子递给他。


        

这一次,封寒川没有拿着杯子下楼,而是直接将杯子放到了茶几上,又转身朝着薄欢走来。


        

“咦?阿寒,你去楼下把杯子洗了,不然那个残渣会黏在杯子里。”薄欢吩咐道。


        

封寒川勾唇笑着,直接将薄欢抵住,“欢欢,你不是说我洗杯子是没晴趣?”


        

“那是三年前,现在不是,现在你去给我洗杯子!”薄欢抬手点了点他的额头。


        

“不行,我们现在得办要紧事……刚刚被打断的事。”


        

封寒川不给怀中女人拒绝的机会,直接堵住了她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