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老婆不许发嗲 > 第457章 三人互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封寒川穿着正装,薄欢直接扯开了他的领带。


        

连衬衣的扣子都懒得解,她一用力,直接给扯掉一排扣子,精致的黑宝石纽扣颗颗掉落在地板上,弹出粒粒响声。


        

“欢欢,你这么急?”封寒川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窘状,忍俊不禁。


        

“时间不等人!”薄欢妩媚一笑,揽住男人脖子,送上红唇。


        

……


        

一周后。


        

薄欢乘坐私人飞机,来到了横市。


        

她饰演的归澜这个角色,开始进入戏份拍摄阶段。


        

刚进化妆室,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在她的身上,薄欢并不惊讶,因为她现在的身份已经公开,全国人想必都认识她了。


        

这一周的时间,她几乎都挂在热搜上,唯一出门逛了一次街,被记者堵得差点回不了家。


        

索性她要么就待在家里,要么就陪封寒川去公司,两人几乎一天到晚黏在一起。


        

“薄小姐!!!”有激动的工作人员惊呼起来。


        

“薄小姐您来了,快来坐,我们这边帮您化妆。”这是化妆师的声音。


        

薄欢在众人的瞩目之下,点了点头,微笑着来到化妆台前坐下,化妆师殷勤地帮她上妆。


        

化妆师时不时地在她耳边问些八卦,薄欢有所答有所不答。


        

“欢欢——”


        

就在这时候,一道熟悉的女音响起。


        

透过面前的镜子,薄欢看到丁香和秦芳芳凑了过来。


        

“有事吗?”她冷冷地问了一声。


        

丁香面容皆是讨好,赶紧说道:“欢欢,你终于来了,我可盼你盼了好久!我看了下你的戏份只需要拍下午场,晚上我们一起去吃火锅吧?”


        

“我请客我请客!欢欢,之前都是我做得不对,您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吧,我给你赔不是。”秦芳芳殷勤地笑着。


        

面对这两人的讨好,薄欢并不想搭理,她只想好好拍戏。


        

“不必了,以前的事情过去了,我不会追究。”薄欢已经懒得理会过往那些恩怨。


        

更何况,现在看来,那些事情也不算什么。


        

“真的吗?欢欢,我就知道你很善良。火锅我肯定是要请的,我等你下戏。”秦芳芳迫不及待地说道。


        

丁香也赶紧附和:“是啊欢欢,既然芳芳已经知错了,你就给她一个请客的机会吧。”


        

这时候,秦芳芳突然尖叫了起来。


        

“啊啊啊——”


        

薄欢转头看过去,只见安悦已经走了进来,手上拿着空了的矿泉水瓶,里头的水都被她浇在秦芳芳的头上了。


        

秦芳芳现在就像个落汤鸡,狼狈不已。


        

“安悦,你疯了吗?”秦芳芳朝着安悦吼出声。


        

“秦芳芳,你贱不贱!”安悦恶狠狠地瞪着秦芳芳。


        

这几天秦芳芳和丁香对她各种冷淡疏离,她早就怀恨在心,现在刚进化妆室准备补妆,就看到秦芳芳对薄欢各种讨好殷勤。


        

安悦咽不下这口气,立刻出手对付秦芳芳。


        

虽然她惹不起薄欢,但对付秦芳芳那是绰绰有余的,秦芳芳和丁香能出演她身边两个重要角色的丫鬟,都是她帮忙的。


        

而现在,这两个人已经背叛了她!


        

“我贱?我怎么贱了?安悦,你搞清楚你现在是什么身份!你连薄欢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秦芳芳大放厥词,毫不犹豫地羞辱安悦,狠戳她的痛处。


        

秦芳芳知道,安悦就是嫉妒薄欢,所以她就故意把薄欢抬出来,以此来羞辱安悦。


        

薄欢有些无语,她们之间内讧就算了,把她也抬出来干什么?


        

“秦芳芳,你这个贱人,要不是有我帮忙,你能待在这个剧组?你现在竟然……竟然……”安悦已经被气得脸都变了色。


        

其他工作人员都聚集过来,看着她们吵架,但没有劝说的意思,而是私底下议论。


        

剧组很容易发生冲突撕逼的事儿,她们最喜欢看热闹了。


        

“安悦,你以为你有几斤几两吗?我和丁香不过饰演两个可有可无的丫鬟,换谁都一样,你以为你话语权很大?”秦芳芳冷嗤一声。


        

安悦被这样的话语再次激怒,扬起手,狠狠甩在秦芳芳的脸上。


        

“啊——”秦芳芳痛得尖叫起来,脸上只觉得火辣辣地疼。


        

丁香见状,故意挽住薄欢的胳膊,说道:“欢欢,你帮帮芳芳吧,她总是这样被安悦欺负,我们俩都受够安悦的欺压了。之前我追问你身份的事情,惹你不高兴了,都是因为安悦用角色的事儿施压我们,让我找你问清楚的!”


        

丁香把所有的过错,当众推到安悦的身上。


        

安悦见丁香也欺负到自己的头上,她脸都绿了,冲上前来掐住了丁香的脖子。


        

“丁香,你们两个贱人,我真是养了两条白眼狼,我掐死你!!!”


        

丁香赶紧朝着薄欢呼救:“欢欢,救我——”


        

她知道薄欢心软,自己和秦芳芳已经主动战队薄欢了,薄欢肯定会救她们的。


        

下一秒,薄欢从椅子上站起身来,丁香满眼充斥着希冀。


        

就在她以为自己要得救的时候,薄欢懒洋洋地开口:“你们自己的事情,自己处理吧,和我无关。”


        

说罢,她转身就朝着化妆室门口走去,顺便拉住了一位女生,说道:“里面的事情完了,来通知我一声哈。”


        

“好的薄小姐。”女生是个小工作人员,连连点头。


        

看着薄欢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眼前,丁香绝望地瞪大了眼珠。


        

安悦顿时哈哈大笑起来,一巴掌扇在丁香的脸上,耻笑道:“丁香,你看看,你这只狗送给薄欢,薄欢都不要呢!哈哈哈哈……”


        

丁香两只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薄欢没有救她?


        

“啊——”丁香大叫一声,一把推开安悦。


        

安悦踉跄地后退几步,气不过,猛地推了一把丁香。


        

丁香狼狈地摔在地上。


        

秦芳芳整个人都傻住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安悦也狠狠推了她一把。


        

秦芳芳没注意,也狠狠摔在地上。


        

“秦芳芳,丁香,你们俩给我等着,我让你们今天就滚出剧组!”安悦咬牙开口,“既然是我把你们弄进来的,我就能把你们弄出去!”


        

秦芳芳傻眼了,她赶紧爬起身来,抱住了安悦的腿,立刻求饶:“悦儿,你饶了我吧!都是丁香忽悠我的,让我跟她去讨好薄欢,我对不起你,你给我一次机会……”


        

丁香也爬了起来,整个人恍恍惚惚的,听到秦芳芳的话,她冲过去,和秦芳芳扭打在一起。


        

安悦想去找副导演,却也被她们绊倒,三个人互相殴打,分不清是谁想打谁,谁想护着谁。


        

场面一度失控。


        

……


        

薄欢去找了乔晚安对戏,她主要的戏份就是和乔晚安一起。


        

她饰演的归澜是乔晚安饰演的女主角明月的朋友,也是宫里的一位嫔妃,但**人所害,死在御花园的河里。


        

乔晚安正和薄欢对戏着,助理突然跑来说安悦三人互殴,都受伤了,一起被送进医院了。


        

薄欢也有些惊讶,没想到她们打得这么凶残。


        

不过,她们这种人内讧,也算是得到报应了。


        

……


        

她们的缺席,并不影响薄欢的戏份拍摄。


        

天色暗了下来,薄欢的拍摄十分顺利,收工回了酒店。


        

她没有离开横市,因为这几天都有她的拍摄,温斯言当时已经安排剧组排戏的时候,将她的戏份集中一些,省得她麻烦。


        

由于她现在公开了身份,所以担心有危险,已经在酒店转了豪华双套房,景墨和景冷作为她的保镖,住在隔壁的房间。


        

若真是有什么危险,方便及时救援。


        

当然,薄欢觉得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夜很快黑了。


        

她洗完澡,靠在床背上看剧本。


        

“咚咚咚……”


        

这时候,她听到了敲门声。


        

她的房门口外响起景墨的声音:“大小姐,我去开门。”


        

“好。”薄欢应声。


        

很快,外头便陷入了安静之中,没有敲门声了,但也没有对话声了。


        

薄欢不免有些疑惑,赶紧下了床,走到自己的房门口,出声问道:“阿墨,是谁敲门的?”


        

过了几秒,没人回应。


        

薄欢心里突然“咯噔”一下,难道景墨遭了毒手?


        

否则,按照景墨的性子,怎么可能不说话不回答?


        

薄欢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她握住门把手,悄悄地打开门,只见门口站了一个男人,她低着头,可以看到男人的皮鞋。


        

她快吓晕了,然而,这双皮鞋怎么有些眼熟?


        

这好像是她前几天逛街的时候,帮封寒川买的。


        

薄欢猛地抬头,正好对上男人深情的视线。


        

她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赶紧把房间的门打开,拍着胸口说道:“吓死我了,封寒川,你搞什么呢?”


        

刚说完这句话,她就看到景墨和景冷站在不远的后方偷笑。


        

她简直快气死了!


        

“你跑来干什么?”薄欢瞪了封寒川一眼,质问道。


        

封寒川走进来,将房门直接关上,将她抵在门板上。


        

“我们12小时没见了,你不想我?”封寒川低下头,咬住她圆润的耳珠。


        

“拜托,我不过就在横市待几天而已,我们已经黏在一起一个礼拜了,那得有多少小时?一百多个小时了吧?分开12个小时你就接受不了了?”


        

薄欢有一点点无语。


        

然而,她刚吐槽完,嘴巴就被堵住了。


        

封寒川狠狠地咬了她的嘴唇,放开她的时候,声音很响亮。


        

薄欢抬手捶了一下他的肩膀,羞红了脸,压低嗓音说道:“你干嘛!阿墨和阿冷还在外头呢!”


        

“他们识趣地应该回房了。”封寒川抵着她的额头,低沉地笑道:“除非是傻子,不然都明白我们要做什么。”


        

“你……”薄欢气得脸色更红了。


        

吐槽的话语还没说出口,她就被封寒川一把抱起,朝着大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