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柳晴秦少寒 > 第10章 王爷,节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少寒浑身一震,他顿了良久,才缓缓低头凝视着怀里已经气息全无的人。


        

手里抱着她的地方有些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竟瘦弱成这幅模样了?轻飘飘的,仿佛没有重量。


        

距离上一次抱她,好像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了,久到他已经快记不清了。


        

他就这么保持抱着柳晴的动作,半天没有反应,整个人仿佛都被抽空了一般。


        

直到身旁的穆离再次出声提醒道:“王爷,您……节哀顺变。”


        

节什么哀?他在说什么?


        

穆离刚准备再说些什么,却被秦少寒厉声打断,狠戾的眼神扫过来:“你再敢胡说八道,本王一定废了你!”


        

他稍稍用力将柳晴往怀里拢了拢,真是可笑,穆离竟然说她死了,怎么可能呢……


        

柳晴怎么会死?她整日不择手段的要留在他的身边,就在不久前,她还出于嫉妒将薇儿推下了荷花池。


        

她怎么舍得死?


        

可是躺在他怀里一动不动,身子冷得像冰一般的人,又仿佛在无声的反驳着他的想法。


        

他用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温柔声音道:“柳晴,你又想玩什么把戏?不管你玩什么,本王都不会上当的。”


        

说罢他仿佛是得到了安慰一般,将人抱了起来离开地牢往卧房去。


        

穆离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微微叹了口气,不知是为柳晴,还是为秦少寒。


        

回到卧房,秦少寒先将人放在床上盖好被子,然后转身让人去寻大夫。


        

却没想到寻来的,却是杜若。


        

杜若刚踏进门,眼泪就忍不住的涌了出来。


        

看着昔日好友,被折磨成如今这幅模样,她当真心痛难忍。


        

情爱果真是世上最毒的一把刀。


        

可她却再也不想让好友到死都蒙着冤屈!这未免太不公平!


        

她撇头看向坐在床边的秦少寒,见他皱着眉给柳晴掖了掖被角,一时只觉讽刺。


        

秦少寒这时才注意到她,见她两眼通红眉头皱得更深了:“哭什么?她又没死!”


        

杜若没接他的话,只是轻声问了句:“秦王爷,你对她就没有过半分的愧疚吗?”


        

“愧疚?”秦少寒像是听见了什么笑话一般:“本王为何要愧疚?所有的这一切,难道不是她咎由自取的吗!”


        

杜若简直要被他逗笑:“是,你说的没错,确实是她咎由自取!”


        

她的声音渐渐提高,一声声夹杂着悲泣。


        

“是她不该一心一意爱着你,明明知道自己患有心疾,却藏着掖着唯恐你会担心!”


        

“可你哪会担心呢?你巴不得她早点消失才好吧!为了嫁给你,她被你的宝贝情人迫害,新婚之夜在她的酒水里下蛊毒,让她受尽折磨!可因为找不到证据,她不敢让你知道,生怕你又骂她心狠手辣!”


        

她只是看着,都觉得无法忍受,不知道柳晴到底是如何能带着一身的伤病,忍着所有的委屈,为一个不值得的人倾尽了所有,最后还落得如此下场。


        

“我总是劝她放下你,对自己好一点,可她说她做不到,她放不了。于是只能看着你每天对一个,一心想要她性命的女人百般宠爱,却连一个眼神也不愿给她!”


        

杜若说着已经带上哭腔,泪水顺着脸颊滚落下来:“我看着她一天天油尽灯枯却毫无办法,你们从小一起长大,即便你再不喜欢她,又怎么能忍心如此待她!”


        

眼前这个女人一直在说着些他听不懂的话,秦少寒紧握成拳的双手青筋暴起。


        

“你别在这里危言耸听,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会信的!”秦少寒的声音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甚至连自称变了都没有发觉。


        

“若是她不使那些手段嫁给我,又哪会有今天,现在还想联合你来骗我,你们别再演戏了!”


        

对,她们一定是又想做戏骗他,反正为了成为王妃,她早已用尽了手段,也不差这一出。


        

他不断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他不会上当的,他不会信,他也不能信,如果杜若说的都是真的,那他到底都做过些什么……


        

他无法想象,也承担不起真相的后果。


        

杜若见他这副模样,一时悲从中来,积攒着的满腔怒气也顿时爆发!


        

她快步上前,也不管什么身份尊卑,猛地一把死死拽着秦少寒的衣领,怒吼道:“秦少寒!”


        

她眼睛红的骇人,掺杂的怒火宣泄而出:“你到底有没有心啊?这么久了,到底为什么啊!”


        

为什么柳晴可以为了这个人连命都不要,为什么这个人能冷漠如斯!


        

她哭得有些喘不上气,却还是在一遍一遍的问着:“为什么啊……”


        

直到最后,连话都变成呓语。


        

秦少寒怔怔的望着躺在床上额角殷红的人,那是他明媒正娶的王妃,可他从来没有正眼瞧过她,他也想问,到底是为什么?


        

明明他们曾经那么好过,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