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柳晴秦少寒 > 第12章 连尸身都不留给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穆离查到了很多事,所有的信息都指向了一个人——白薇。


        

可是关于蛊毒,由于时间实在太久,想要找证据着实有些困难,他只能顺着蛛丝马迹一点点摸索。


        

他去灵堂寻到秦少寒禀明有事汇报,秦少寒令他前去书房。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两日秦少寒看着似乎憔悴了不少。


        

两人来到书房,遣散了下人,穆离才将查到事情一一陈述。


        

“属下排查了白薇小姐落水那日的所有相关人等,那天府里的丁叔刚好在远处洒扫,他说他亲眼目睹,白薇小姐落水之时,王妃与她有两步之遥,是万不可能推她下河的。”


        

“此外,属下还在白薇小姐的贴身丫鬟玉心房里,发现了这些。”穆离从怀中取出两个白色瓷瓶。


        

一个上面封着一团黑布,一个蒙着一块红布。


        

他将黑色那个放在桌上道:“这瓶里,是鸩毒。”


        

接着放下红色那瓶:“这瓶,属下不敢确认,特地拿去医馆请人辨别,据大夫所说,这是一种普通的药物,对身体没什么太大的伤害,只是会在短时间内令人嗜睡,看起来会显得虚弱,但不可长期服用。”


        

难怪,难怪平日里白薇经常看起来一副身娇体弱的模样,甚至有几次与他说着话便昏睡过去,还令他好生担心。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简直可笑。


        

那瓶鸩毒,不用说他也该知道是用来干嘛的了,那天他去地牢的时候,玉心想做什么不言而喻。


        

“不过,”穆离接着道:“这两瓶药是在玉心房里发现的,至于和白薇姑娘有没有关系,属下不敢断言。”


        

“另外,蛊毒之事,目前还在调查当中,但已发现线索,应当很快就能查到结果。”


        

秦少寒死死捏着拳头,狠戾道:“接着查!”


        

即便再不愿相信又如何?所有的事实都在一步步告诉他,他错了,他固执的没有立刻去找白薇降罪,只是不想给自己下最后的审判。


        

“王爷……”穆离踌躇着开口:“王妃的……是否明日便要入殓了?”


        

秦少寒心中一梗,低声应了句:“嗯,叫人……准备准备吧。”


        

穆离没再说什么退了下去。


        

翌日一早,照礼入殓。


        

可等秦少寒赶到灵堂时,哪里还有柳晴的影子,原本该放着她尸身的地方空无一物。


        

好像她从来不曾出现在这个世上过一样,消失的干干净净,一丝痕迹也无。


        

压抑了许久的情绪喷涌而来,秦少寒只觉心中什么地方被人狠狠挖去一块,空落落的不知道该拿什么来填补。


        

“王妃去哪儿了?”他眼中是藏不住的怒火:“我问你们话呢,王妃去哪儿了!”


        

旁边下人跪了一地,个个畏畏缩缩不敢言语。


        

“给我找!找不回来,我就让你们所有人陪葬!”桌椅被他的内力掀翻,碎裂的木屑溅了满地。


        

下人们纷纷领命四散开去,眼前之人简直仿若地狱修罗,稍有不慎,可能都会让自己身首异处。


        

秦少寒几乎把整个王府都翻了数十遍,连牛棚马舍都没有放过,东街西坊三十六巷,每处尽被他疯了般的查找,依然毫无所获。


        

柳晴就仿佛凭空蒸发了般,一具尸体,能去哪里?


        

秦少寒脱力地瘫坐在房中,昔日威严仿若不存,一双眼中布满红血丝。


        

他自嘲一笑,而后轻声道:“柳晴,你这样……算是什么意思?”


        

她就这么想离开他,连一具尸身都不愿意留给他?


        

可转念一想,自己如此待她,将她折磨到如斯境地,她又怎么会愿意留在他身边?


        

他伸手捏了捏眉心,连日来的奔波令他身心俱疲,他活了二十余载,从来没有一刻感觉如此累过。


        

他依稀还能想起成亲那日,他怀着满心厌恶与她拜堂,甚至不愿意去房中为她摘下盖头。


        

可第二日,柳晴依旧像所有嫁给如意郎君的新婚女子一样,满眼笑意的唤他去敬茶。


        

那么美好的一个人,怎么就被他硬生生的……打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