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柳晴秦少寒 > 第13章 如此薄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少寒依旧不眠不休的在京城中找着柳晴的尸体,一时间弄得整座京城人心惶惶。


        

皇帝知道这件事,却选择性的不闻不问,就像是默许了秦少寒的行为,朝中大臣便也不敢多言,唯恐触怒龙颜。


        

……


        

苏府的西院暗房里。


        

炉上的褐色陶罐里飘来阵阵药香,杜若拿着蒲扇轻轻给炉子引着火,咕嘟咕嘟的水声在安静的屋里有规律的响着。


        

“咳咳……”床上传来一阵微弱的咳嗽声。


        

杜若连忙放下扇子两步走过去查看:“晴儿?你醒了?”


        

柳晴虚弱的睁开眼,声音细若蚊吟:“杜若姐姐?我……这是哪儿?”


        

“这儿是苏府,我与苏公子合力将你从王府救了出来。”杜若答道。


        

“可我不是应该……”她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何还会在此处?


        

杜若看出她的疑惑,道:“你那时确实已经没有呼吸了,我原先也以为你已经……若不是秦少寒将我拉到你床边,我兴许还没有发现。”


        

柳晴哑声问:“到底怎么回事?”


        

杜若将她扶起来给她倒了杯水,才缓缓说道:“我见到你的时候,你确实看上去一丝生气也无,可是不知为何,我走近时却似乎看见你的眼睫微微动了一下,我不敢确定,但也不想放弃。”


        

“可我不能让秦少寒知道,你不能再继续被他折磨下去了。”


        

柳晴没有说话,眼眸慢慢的暗了下去。


        

杜若继续道:“我们设法将你从王府转移到这儿来,我才有时间仔细检查,说来也奇,那白薇给你下的蛊毒,竟是阴差阳错地救了你一命。”


        

“原本你的心脏应该已经停止跳动,可是蛊毒却在那时侵入了你的心脉,刺激了穴道,竟然又让你的心重新回跳起来,我也从未见过这种情况。”


        

柳晴万万没想到,世上竟然还有这种事,原本一心想要害她的人,却阴差阳错的救了她的性命,真不知是不是命运的玩笑。


        

“不过……”杜若的眉头狠狠拧在了一起:“虽然说是救了你一命,但是这毒已入心脉,我已经没法再克制了,最多……两月余。”


        

柳晴微微摇了摇头:“没关系,这两月,已经算是上天给我的眷顾了。”


        

话音刚落,外面传来机关开启的声音。


        

苏叶拎着一堆药草走进来,见状,惊喜道:“师妹,你终于醒了!”


        

柳晴微微笑了笑:“师兄。”


        

苏叶将手里的东西搁在桌上,有些担忧道:“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没事,师兄不用担心,谢谢你。”


        

“跟我不必说这些,我也没做什么,倒是杜若姑娘,这两天一直寸步不离的照顾你。”


        

柳晴忙又朝杜若道:“辛苦你了,杜若姐姐。”


        

杜若叹了口气:“你要是真觉得我辛苦,当初就该听我的话,你说你,何苦啊这是?”


        

说着,她看柳晴神色不太好,又不忍心再说:“算了算了,都过去了,这段时间,你就待在这里,好好养身体,好不好?”


        

“嗯。”柳晴点点头,心里升起一股暖意。


        

她身边,其实一直都有很多真正关心她的人,对于那些求不得的东西,她也许该放下了。


        

柳晴刚刚苏醒,也没法吃口味重的东西,苏叶便亲自下厨给她做粥和点心,一日三餐都不重样。


        

为了让她精神好些,也是想尽了各种办法逗她开心。


        

柳晴让他不用费这些功夫,他全然不听,柳晴也只能无奈接受。


        

这日,她正在喝杜若刚刚端来的药膳,苏叶拎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包裹就进来了。


        

“师兄,你这一大包都是些什么啊?”柳晴好奇道。


        

苏叶一脸笑意的从包里拿出一样又一样小物什,有草编的蚂蚱、坠着流苏的灯笼、字帖、绣帕、荷包……


        

放了满满一桌子。


        

“怕你整天在这闷着无聊,去买了些小玩意儿给你解闷,我记得,你以前很喜欢这些集市上的小东西。”


        

柳晴愣了愣,这些东西,都是她儿时经常买来消遣的,没想到苏叶竟然都记着。


        

“师兄……”她刚刚开口,就被苏叶打断。


        

“师妹,我照顾你,只是因为我想照顾你,没有别的意思。”末了,他又说了一句:“因你是我见过最好的女孩子。”


        

柳晴心中一时酸涩,其实师兄对她的心意,她如何能察觉不到?


        

只是如今的她,再也没有一丝力气去和任何人纠缠了,她也不想辜负任何一个人。


        

“那师兄,接下来的两个月,可能得麻烦你很多了。”


        

苏叶怎么会听不出她话中的意思,她是在告诉自己,她只剩两个月的时间了,不管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思,她都没有办法给回应了。


        

思及此,他又忽然觉得悲从中来,为什么这么好的姑娘,要忍受这世间诸多痛苦?还如此薄命?


        

他不愿再想下去,几乎是落荒而逃般,离开了暗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