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柳晴秦少寒 > 第14章 你回来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王府近日人人都活得心惊胆战,秦少寒喜怒无常,除了穆离,几乎无人敢上前与他说话。


        

几日搜索无果,秦少寒也丝毫没有要停下的样子。


        

唯一有进展的是蛊毒之事,穆离已查出证据,证人也找到,正往这边赶来。


        

白薇与玉心被迫双双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


        

穆离看了她们一眼,而后禀报道:“王爷,人带来了。”


        

秦少寒阴冷的眼神扫过去。


        

一个老麽颤颤巍巍的跟在穆离后面进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白薇和玉心看见来人,脸色都忍不住一变,满是不可置信,明明当时都处理干净了……


        

“王爷您……这是什么意思?”白薇试探着开口,声音都有些发抖。


        

“眼熟么?没想到她还没有死吧?”秦少寒冷声道:“本王叫她来,和你叙叙旧。”


        

说罢,他转头,死死的盯着跪在地上的那老妪,一字一顿道:“把她让你做过什么事,都说出来,敢隐瞒一个字,本王立刻杀了你!”


        

“老奴不敢,老奴不敢……”那老麽连连求饶。


        

“您与王妃成亲那日,白薇姑娘来找到老奴,给了老奴一个盒子,让老奴找机会,把盒里的东西下在王妃的茶水中,事后……她会给我一百两银子,老奴……老奴一时财迷心窍才……”


        

她吓得三魂没了七魄,一边连连磕头一边哭嚎:“王爷饶命啊,老奴也不知道那是蛊毒啊!”


        

白薇听她这话,早已慌不择路,只得破口大骂道:“你这个老东西,竟敢在这里胡言乱语,空口白牙的诬陷我!王爷,您不要听她胡说,她一定是柳晴找来害我的!”


        

秦少寒听她这番话,心中怒火突起:“污蔑你?害你?她现在连尸身都找不到!你再敢说她一个字,信不信本王割了你的舌头!”


        

白薇吓得倏然禁了声,只是哭个不停。


        

见她哭得泪眼模糊,脸上的胭脂都晕做了一团,再不见往日风貌,秦少寒心中厌恶之情油生,当初竟会为了这样一个女人,做出那么多的荒唐事。


        

“你觉得不服是吗?”秦少寒突然蹲下身与她对视,眼中满是讥讽:“我听说,你曾经有个师父,是个苗人,蛊毒这种东西,中原少有,一般人可用不到。”


        

他从怀中掏出一个小木盒,扔在了白薇面前:“这个,是在你房里发现的。”


        

接着,他又扔下两个白色的瓷瓶:“这两个,是在你丫鬟房里发现的。”


        

秦少寒深吸一口气慢慢起身,接着猛然一把拔出了腰间佩剑,剑锋直指白薇的咽喉,怒吼:“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白薇早已吓得魂飞魄散,凄厉的哭喊道:“王爷!我做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啊!我……我只是一时糊涂!王爷!是我太喜欢你了!你放过我这次好不好?”


        

玉心在旁边不停的磕头哭叫,“求王爷饶命啊……”


        

秦少寒被她们吵得心烦气躁,剑锋再往前一分,割破了白薇雪白的脖颈:“闭嘴!本王放过你,那谁来放过她?你敢做这一切,就该想到后果!”


        

“穆离!”


        

穆离应声上前。


        

“把地上这三样东西,每样分成三份,给她们三个灌下去!”


        

“王爷饶命!王爷饶命啊!”身后的求饶声一声高过一声,白薇还在努力说着什么,可秦少寒全然听不见。


        

他究竟有多可笑,才会被这样一个心肠歹毒的女人迷得七荤八素?竟然为了她,伤害了那么真心待他的人,当真该死。


        

可事到如今,毫无挽回的办法。


        

他拖着沉重的步子踽踽独行,直至走到柳晴昔日的卧房前。


        

在门前站了良久,才敢推开门走进。


        

王妃的寝室很大,四处装饰也极尽奢华,只是没有一丝人气,空旷的叫人发寒。


        

“我知道错了……”他对着空荡荡的屋子悠悠开口:“你回来吧……回来带我走,好不好?”


        

他想,等找到柳晴,他便去陪她,不能让她再一个人了。


        

可有什么能比死亡更加彻底呢?所有的爱恨,都会在那一刻消弥无踪,再深刻的感情,也都得不到回应了。


        

处理掉了白薇等人,秦少寒仿佛一下子精神了起来,他开始事无巨细的安排府里的事务,把所有人的工作都吩咐到位,并且日日宿在柳晴的卧房里。


        

穆离心里觉得不安,可又毫无办法,只想快些找到柳晴。


        

直到三日之后,终于寻到了蛛丝马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