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柳晴秦少寒 > 第15章 王妃还活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穆离接到线人的消息后,便火急火燎的去禀告秦少寒,这个消息太过重要。


        

“王爷!”还未进门,秦少寒便听见穆离的声音,见他神色匆匆微微皱眉:“什么事这么慌张?”


        

可穆离接下来的话,却让秦少寒整个人都愣在了当场。


        

“王爷!王妃可能……还活着!”


        

“你说什么?”秦少寒听见自己的声音,从胸腔中挤出来。


        

他顿了顿才快步上前,死死拽着穆离的胳膊,声音有些不稳:“你再说一遍?”


        

“属下说王妃,可能没有死。”


        

“你说的是真的?没有骗我?”他不知道此时心中是一种怎样的情绪,这种似乎要失而复得的心情,拉扯着他的每一根神经,让他没有办法思考。


        

他拉着穆离胳膊的手微微颤着,不停重复着穆离刚刚的话:“她还活着……她没有死……还活着……”


        

说着,他竟笑起来,只是眼眶红的过分。


        

穆离见他这幅样子,有些不忍心:“王爷,属下只是猜测,并没有见到人。”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不!她一定还活着!她在哪里?”秦少寒不容反驳道。


        

“据线人所报,说近几日杜若频繁出入苏府,且每次去,都会带着几副药包。”


        

“杜若?她与苏府,何时如此深交了?”秦少寒终于开始冷静下来思考。


        

“属下也觉得奇怪,便派人去查探,发现苏府近来并没有什么病弱之人,况且杜若与苏公子,也不过点头之交而已。”


        

“他们一定把柳晴藏起来了!”秦少寒一时不知是生气还是激动:“带人跟我去苏府!马上!”


        

待赶到苏府,秦少寒二话不说便开始着人搜查,府里下人见到这架势,连忙吓得跑去找管家。


        

老管家慌慌张张的跑过来询问:“王爷,您这是何意啊?”


        

秦少寒也不跟他废话:“苏叶呢?”


        

“公子……公子他不在府中啊。”


        

“他去哪儿了?”


        

老管家哆哆嗦嗦道:“这……老奴也不知道啊,这不是我们该过问的事。”


        

“找不到他,信不信本王一把火烧了苏府?”秦少寒厉声道。


        

“这这这……”老管家骇的语无伦次:“不知道公子哪里得罪了王爷,可否等老爷回来,待老奴向老爷禀报啊?”


        

秦少寒冷冷看着他:“得罪?他私藏王妃,按律当斩!”


        

老管家不知道如何是好,正想再求求情,却听穆离过来道:“王爷,在西院发现一个暗阁。”


        

管家立时便噤了声。


        

秦少寒一刻不停地赶到西院,暗房藏在一个书架后面,需要用桌上的笔搁开启。


        

屋内空间很大,隐隐还有一些没有散去的药香,桌上堆着一些乱七八糟的小物件。


        

秦少寒一一拿起来看过,才忆起从前,确实是经常看柳晴摆弄这些小玩意儿,这么说……她真的在这里住过!


        

旁边用镇纸压着的一张字帖临摹到了一半,上面的墨迹似乎还未干透,只是光靠字迹,他并不敢确认这是柳晴写的,因为他也从来没有在意过柳晴的字迹。


        

他将字帖拿起叫来竹取,一颗心突突跳动:“竹取!这是不是王妃的字迹?”


        

竹取上前细细查看,接着放到鼻前轻轻嗅了下:“是我家小姐的!”


        

她一时激动,竟忘了称呼,眼眶里也积出了泪水。


        

“这字迹我只能看出十分相似,不敢确定,可是小姐有个习惯,每次习字前,都会用香料细细熏过纸才用,这上面,正式小姐最喜欢的琼花香!”


        

秦少寒像发现什么珍宝一般,重新接过字帖,端在手里反复查看:“太好了,太好了,你真的还活着……”


        

确认这一事实后,他才慌忙道:“穆离,派王府所有人都出去找!他们一定还在城中没有走远!”


        

“是!”穆离领命离开,秦少寒却跟上前道:“慢,本王与你一同去。”


        

柳晴确实没有走远。


        

杜若在发现被人跟踪后,立即回苏府与苏叶商量对策,前脚刚把柳晴带走,后脚秦少寒就派人来搜府,前后不过一个时辰。


        

他们只寻了杜若在坊间一个开药庐的好友家,暂时躲避,想寻机会出城去。


        

“怪我思虑不周,同在京城,秦少寒迟早会发现的。”苏叶有些自责。


        

“怎么能怪师兄呢?他是王爷,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他若真心想找,躲到哪里都是没用的。”


        

柳晴这几日被杜若和苏叶细心调养着,气色好起来倒是好了不少,只是说话仍没有多少力气。


        

“顺其自然吧。”她已经没有力气去计较任何事了。


        

当日傍晚,秦少寒的人就寻到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