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柳晴秦少寒 > 第20章 断线纸鸢,悲余手中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少寒将柳晴拉了起来,然后将另一只手上的线轴递给她:“来,你来牵着。”


        

柳晴接过来拉着,目光顺着线看向高空的纸鸢。


        

湛蓝色的天空下,一只彩色的蝴蝶在乘风翱翔。


        

柳晴忽然道:“它飞的那么高,不会害怕吗?”


        

秦少寒伸手握上她的手,与她一起牵着线轴。


        

“它不会怕,因为它知道,在线的这一头,会有人紧紧的拉着它。”


        

柳晴又道:“如果拉它的那个人松手了呢?它会从那么高的地方坠下来,摔得粉身碎骨。”


        

“不会的!”秦少寒急忙否定:“不会松手的,拉它的人永远都不会松手的。”


        

他的眼中是说不出的坚定:“只要这根线在我手中,我就永远不会放手。”


        

“那如果线断了呢?”


        

秦少寒心中忽地一震,良久,他才道:“即便是断了,我也能在它落下之前接住它,给它换上新的线。”


        

似乎是为了反驳他的话,那原本飞得极高的纸鸢却忽然因为风向的改变向左边晃了晃,接着长线被一根枝丫绊住,“嘣”的一声断裂了。


        

纸鸢一下被风吹走,在空中慢慢飘落下来。


        

柳晴默默看着那个落到山涧中去,全然不见踪影的纸鸢,脸上一丝表情也无,眼中尽是虚无。


        

“你看,线断了,王爷也接不到它。”


        

秦少寒顿时慌了,立刻就要用轻功飞过去捡。


        

柳晴拦下他,淡淡的道:“王爷,已经断了的线,是补不回来的,飞走的纸鸢,也早就被摔碎了。”


        

接着,她把手中还握着的线轴,也一同朝那个山涧的方向扔去:“纸鸢既然没了,这个线轴也没用了,不如让它追着纸鸢去吧。”


        

秦少寒眼圈有些发红,他知道柳晴话中的意思。


        

过往种种爱恨,都像这个在她手中断了线的纸鸢一样,消散在空气中了,现在的她已经什么也不想要了。


        

他紧紧捏着藏在袖中的双手,右手拇指上因刚刚突然断裂的线而被划破的伤口,洇出了丝丝血迹。


        

“晴儿,我们……真的回不去了吗?”


        

柳晴没有回答,只微微抬眼看了他一眼,眼中似是蒙着茫茫雾气,再也看不真切。


        

秦少寒只觉心中一空,像一个找不到方向的迷途行者,只剩下茫然和无措。


        

他原私心的以为,有过往的那些回忆在,柳晴多少都能对他多些宽容,可错已铸成,又能弥补多少呢?


        

纸鸢已经没了,他们也再没心思接着放。


        

柳晴坐在树下看着剩下的纸鸢,没再同秦少寒说一句话。


        

秦少寒只得默默陪她坐着,直到天边被夕阳染成红色,失了温度的晚风在头上略过,他才忍不住开口道:“晴儿,天色晚了,我们该回去了,晚上温度低,你会着凉的。”


        

柳晴只没什么感情应了声:“嗯,走吧。”


        

暮色下的街市依旧热闹非凡,甚至比白天更甚,华灯初上语笑喧阗。


        

人流实在太多,马车走不进去,秦少寒也不想扰民,便与柳晴下来走,他想着也许这样热闹的场景,也会令她开心些。


        

他将柳晴牢牢护在怀里,生怕别人碰着她。


        

柳晴的心情似乎真的因为这样的氛围,变好了起来,不再像之前一样冷漠,偶尔秦少寒问她喜不喜欢这个,喜不喜欢那个,她也会答上两句。


        

秦少寒怕她走的太久,身体吃不消,想找个地方让她休息一会儿。


        

脚步刚刚停下,便听到人群中忽有人大喊:“小心!灯笼架倒了!”


        

秦少寒反应极快,在身后那架巨大的木架倒下来的瞬间,将柳晴紧紧护在身前,一个旋身闪避开去。


        

虽躲的十分及时,可那实木架子顶上的角还是重重砸到了秦少寒的肩膀。


        

秦少寒闷哼一声,忍不住闭了闭眼,眉头倏然皱了起来。


        

柳晴此时才反应过来,抓着他的胳膊惊道:“王爷,你没事吧?”


        

秦少寒摇摇头,微微喘着气:“我没事。”他扯出一个笑:“晴儿你还关心我?我很高兴。”


        

柳晴被他的话噎住,松开手道:“王爷是为了护我,于情于理,我都该关心。”


        

好一个于情于理啊,竟让他不知如何反驳,不过能换来她这么一句关怀的话语,便是伤得再重些,也值了。


        

出了这样的事,秦少寒再也不放心让柳晴在街上走,找了个酒楼让她歇下,差人去请了轿子过来接。


        

柳晴看出他似乎一直时不时的抚着肩膀,他平时武功卓绝,身体健硕,想来刚刚那下必是伤的不轻了。


        

她心中有些许担忧,却又压抑着让自己不要去在意。


        

他秦少寒怎么样,已与她再无关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