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柳晴秦少寒 > 第21章 他受伤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两人回到府中天色已经很晚了,穆离和竹取都早早在门口候着。


        

“小……王妃、王爷。”竹取一见着人就迎上去,神色有些焦急,脱口而出的称呼,在看见秦少寒的一瞬间改了口。


        

“天色有些晚了,我有些担心你。”她小声道。


        

柳晴也知道竹取定是在家里等得着急了,微笑道:“没事,只是晚上街上热闹,多逗留了一会儿。”


        

竹取还是有些不高兴,要是平时也就算了,柳晴现在这样的身子,他家王爷竟然还有心情,大晚上的带她去逛街。


        

但这些话她是决计不敢说出口的,只能在心里腹诽一番解解恨。


        

四个人一道进了门,秦少寒却让柳晴先回屋,说是自己还有些公务要处理,转身去了别院。


        

柳晴也没和他多说,但是她心里清楚秦少寒这么做的原因。


        

估计是想找个地方处理刚刚在街上受的伤,若是回到房里怕是不太方便。


        

虽说秦少寒让她搬来自己卧房之后,从来只宿在外面的隔间,但怎么说也是共处一室。


        

她嘴上不说,但说心里一点不担心却是假的。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回了房喝完药,宽衣上床。


        

灯罩里烛火明明灭灭了数次,她辗转许久仍旧睡不着,终是没忍住唤了竹取进来。


        

竹取一进来就紧张兮兮:“小姐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四下无人的时候,她从来改不掉称呼。


        

柳晴吱唔半晌没说出个所以然来,竹取看着心急:“哎呀,小姐你到底怎么了?你这样我可要急死了!”


        

柳晴这才缓缓道:“晚上回来的时候,王爷为了护我……受了些伤,你去找穆离问问,要不要紧?”


        

竹取这才恍然大悟,但这丫头是个性子有些随性的主,平时和柳晴在一起,虽说是主仆,但实际上更像姐妹,柳晴向来惯着她。


        

她一听到这,心里便有些恼怒:“小姐,你自己都这样了,还关心他做什么呀!”


        

往常他们这位王爷是怎么对她家小姐的,她心里且记着呢,想到这又颇有些恨铁不成钢:“您说您这才想开几天啊?怎么又被他牵着走了?”


        

柳晴知道竹取是心疼她,也不恼,一五一十的把在街市上秦少寒护她的事说了。


        

竹取这才在心里把对秦少寒的负好感度,升级成了零,却仍旧嘟囔道:“要不是他拉着你大晚上去逛街,那也不会出这样的事儿啊!还不是自找麻烦。”


        

柳晴见她这样,只得无奈笑笑:“好了好了,你不想去就不问了,我也就是随口这么一说。”


        

竹取心道:你这看着可不像是随口一说的样子,便道:“小姐你放心好了,你先躺下休息,我这就去找穆离问问,问完就立刻回来告诉你。”


        

她佯作生气的撇了撇嘴,给灯笼里添了些灯油,这才轻悄悄地带上门往别院去。


        

王府的别院一般是用来接待贵客用的,里面的装修配备与正院也差不了太多,中间还连着一个偌大的假山园子,园中圈着一方荷花池。


        

竹取见着这池子就来气,白薇初次作威作福的画面还历历在目,连带着她过桥的脚步都走快了些。


        

刚下桥头,迎面就撞上了穆离。


        

巧了,省得她去找了。


        

穆离见着她也有些微微吃惊:“竹取?这么晚了,你在这里做什么?”


        

秦少寒是王爷,她自然不敢在他面前说什么,但穆离只是个侍卫,平日里和她也算相熟,而且穆离除了给秦少寒办公事时一脸严肃,平时脾气和善,还算是好相与的。


        

柿子挑软的捏,她自然不会怕他,便没好气道:“王妃关心你家王爷,大晚上都睡不着觉,特地叫我来看看他伤得重不重呢!”


        

穆离知道这丫头心中一直对他家王爷有芥蒂,却也不在乎她的失礼:“哦,我正要去给王爷拿药呢。”


        

竹取微微皱了皱眉:“那……他伤得重吗?”


        

穆离思忖了半刻,重重点头:“嗯,挺严重的,伤到了筋骨,再晚一点估计胳膊就废了,我现在得赶紧去给他拿金玉断续膏。”


        

竹取也没想到他会这样说,半信半疑道:“啊?真的这么严重?”


        

穆离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


        

竹取:“……”


        

穆离怕说多了露馅,只得假装着急拿药赶紧走了。


        

倒不是他故意撒谎,秦少寒伤得虽没有他说的那么严重,但是也着实不轻。


        

整个右肩都是乌青的,甚至有些微伤到骨头,破了一块皮,与干了的血迹粘在衣服上,脱下来的时候看着都疼。


        

但他想想竹取对他们王爷的态度,怕照实情说,回去竹取轻描淡写的带过去了,王妃还以为是他们王爷故意在做戏。


        

况且,他心里也是有一些私心的。


        

王爷王妃走到这一步,是谁都不想看到的事,从前王爷对王妃怎么样,他也都看在眼里,可他也只是个侍卫,和竹取一样,他也什么都做不了。


        

如今王爷幡然悔悟,他亦希望他们之间,能少一些遗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