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柳晴秦少寒 > 第22章 他为她下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穆离的先见之明果然是对的。


        

待到回了房,柳晴问起秦少寒的伤势,竹取只道:“穆离说只是些皮外伤,看着严重,养几天也就好了,况且他可是王爷,武功那么厉害,哪有那么娇气,小姐你还是先担心担心自己吧。”


        

柳晴猛然觉得松了一口气,又忽然觉得自己不该如此在意,便点点头嗯了一声躺下睡了。


        

可能是因为受伤的缘故,这两天秦少寒亲自下厨给柳晴做东西的次数稍稍少了些,虽然以前他做的那些,她也基本上都没有动过。


        

倒是穆离这两日频繁过来给她送东西,都是一些小玩意儿,比之前苏叶给她买的还要多上数倍,然她全无兴致。


        

直到今天,穆离给她送来一副字,她出于好奇拿来看了一眼。


        

这一看便惊住了。


        

这幅字右下的落款写的是:盈山居士赠柳晴。


        

这是她从小到大最崇拜的隐士高人。


        

盈山居士的名号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位一直隐居在深山中的传说一般的人物,处江湖之远却心怀天下,从未有人见过其人,可他却总能因一纸书信、一计良策晓谕朝野。


        

从前在宫里念书时,他的书画也是经常被太傅拿来给他们临摹的典范,柳晴最是爱他那一手苍劲有力的墨宝。


        

可是现在,她居然收到了一副他亲手书写赠与自己的字?


        

而上面书写的内容,是她从前总喜欢挂在嘴边背的《陌上桑》。


        

从前她觉得这首诗写得很有意思,便时不时拿出来念:“秦氏有好女,自名为罗敷,罗敷喜蚕桑,采桑城南隅……”


        

彼时她与秦少寒,还是青梅竹马的一双金童玉女,秦少寒听她念,便上来接道:“罗敷年几何?”


        

她心中微微泛起蜜意,答道:“二十尚不足,十五颇有余。”


        

秦少寒又道:“宁可共载不?”


        

她放下书与他玩笑:“先别说那青丝系马尾,黄金络马头的青俊夫婿了,你可敌得上那骄横使君?”


        

然后两人哈哈笑做一团。


        

那时她十六岁,正是二十尚不足,十五颇有余的年纪,而那个时候的秦少寒,对她也从没有半分厌恶,他们之间多的是说不完的好光景。


        

十七岁时,秦少寒认识了白薇,那个人硬生生挤进了他们的生活,牵动着秦少寒所有的情绪。


        

到了十八岁,她再也等不了了,用尽办法嫁给了他。


        

自那以后,便是长达四年的孤独和折磨。


        

柳晴拿着盈山居士的这幅字,一时间感慨万千,却不知是感动还是悔恨。


        

如果当初她没有执意要嫁给他,他们之间,会不会有另一番光景?


        

如果白薇没有出现,她与秦少寒,会有一个很好的结局的吧?


        

思及此,她竟情不自禁的对着手上这幅字轻轻念了出来:“秦氏有好女,自名为罗敷……”


        

“罗敷年几何?”突然传来的声音,让柳晴一惊。


        

她抬头,才发现秦少寒不知道什么时候进了屋。


        

“王爷。”柳晴低声唤了句,语气平缓,神情淡漠。


        

秦少寒却像是没听见,也自动忽略了她的神色,有些期待的又问了一遍:“罗敷年几何?”


        

柳晴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将字收了起来,客气道:“王爷求来这幅字,费了不少功夫吧?只是给我,可惜了。”


        

毕竟她已是个行将就木之人了。


        

秦少寒没有得到回应,一颗心刷的坠落,重重摔在地上,他也没有接柳晴的话,只有些自嘲道:“你说的对,我确实,连那骄横使君也及不上……”


        

柳晴并不想与他谈论这些往事,她也知道,秦少寒是想让她再重拾以往那些还算美好的回忆,可是已经过去的事情,即便再温情,又有什么用?


        

她并不想再让秦少寒费心给她送任何东西,但是盈山居士的这幅字,确实还是让她有一些惊喜,心中到底是有点开心的,便收起了那字,道:“我有些累,想休息了,王爷您请自便吧。”


        

秦少寒听见她下逐客令,想守着她,偏又怕她不高兴,一时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恰好这时,穆离来禀告说宫里来了人,秦少寒只得去接待。


        

穆离在后面踌躇了片刻,还是没忍住,朝门里道了一声:“王妃,属下知道,有些事属下没权利管,但是送您的那副字,是王爷在先生门外,跪了整整一夜才求到的。”


        

屋里并没有任何回应,也不知柳晴有没有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