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柳晴秦少寒 > 第23章 他的生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前厅两位来客十分自然的坐在一处聊天。


        

秦少寒的二皇兄秦少北,与他是一母所出的同胞兄弟,因此两人很是亲近,秦少寒虽然平时性子有些孤傲,但对这位比他年长八岁的皇兄倒是很尊敬的。


        

旁边坐着的秦少北的王妃,是当朝丞相的嫡女乔知意,为人谦和,温婉大方,是一众皇室女眷中的表率。


        

柳晴少时最喜欢与这位二王妃共处,甚至她的许多女红手艺都是她教的,两个人几乎无话不谈。


        

因此柳晴少女时期的那些小心思,她对秦少寒的爱慕与心动,乔知意是最懂的。


        

后来两人成亲,柳晴起初还会时不时的去宫里找她,发发牢骚诉诉苦,再后来也不去了,与她的关系也疏远了许多。


        

接到柳晴去世,秦少寒在城里疯狂寻找尸体的消息时,她是怎么也没想到,这两人会走到如今这个地步的。


        

秦少寒来先见过了人:“二皇兄,二皇嫂。”


        

乔知意面上没有多高兴,柳晴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眼前之人又是自己的弟弟,真真叫她进退两难,只好怨老天不公。


        

“晴儿怎么样了?”她问。


        

秦少寒道:“这几天一直在安心养着,刚刚歇下。”


        

乔知意点点头:“我带了些吃的,都是她以前最喜欢的,我拿去膳房叫人热热,待会儿她醒了给她送去。”


        

秦少寒刚想吩咐人过来拿,乔知意却自顾自拎起食盒亲自去了膳房。


        

秦少北无奈道:“随她去吧,这些日子,她可没少担心,之前听说晴儿……她哭了整整一宿,这两天也是整天念叨着要过来,今日才得了空。”


        

秦少寒自知心中有愧,也不敢多解释什么。


        

“少寒,你究竟是怎么想的?怎么会弄得……唉。”他说到后面只重重叹了一口气。


        

秦少寒闭了闭眼道:“是我对不起她,是我没看清自己的心,也是我眼瞎心盲,错信了人。”


        

秦少北摇头:“你现在是怎么打算的?”


        

“我会一直陪着她的,不管有没有希望,我都要试试,我不能让她离开我。”秦少寒说着眼眶泛起了红,他用力忍住了那即将涌出的液体。


        

“这两天,就让你二皇嫂在这里陪陪晴儿吧,就算回去了,估计她也不能安心。”


        

“皇兄放心,我会照顾好二皇嫂的。”


        

“过几天,是你生辰了吧?”秦少北忽然提道。


        

秦少寒现在满心满眼都是柳晴,哪还有心思记自己的生辰,若是秦少北不提,估计他就想不起来了。


        

他苦笑:“我现在哪还有什么心思过生辰。”


        

秦少北却道:“往年你的生辰,我记得晴儿总要花一番心思给你挑礼物的,每每都缠着知意给她做参谋。”


        

这么一说,秦少寒才想起来,他每年都能收到柳晴给他送的花样百出的礼物,只是那些礼物,都淹没在一堆来祝寿的贺礼当中,叫他抛诸脑后了,只怕从今往后,再也收不到了吧。


        

“今年,我也料到你不会想办生辰宴了,父皇也没有提,但是宫里之前采购的大批礼花,今日都送到了。”


        

“不过生辰,那带晴儿看场烟花吧,左右放着也是浪费,她最是爱热闹,想必能开心些。”


        

秦少北这话提点了秦少寒一番,柳晴喜欢热闹,热衷过各种大小节日。


        

每次宫里有宴会,她都能开心得几天睡不着。


        

秦少寒暗暗下了什么决定,朝秦少北道:“多谢二皇兄,我这就差人去把烟花运到府上来。”


        

烟花的数量不少,拉回来足足好几车。


        

秦少寒把那些烟花都放进了库房,又吩咐人去采购了一大批竹条白宣红绸,不知道要做什么。


        

这两日乔知意一直陪着柳晴,柳晴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几日不见秦少寒,她心中倒是有些奇怪。


        

乔知意看出她的心思,却只字不提,每天只给她做各种吃食,品诗赏画,间或聊聊她的育儿经。


        

柳晴听她说到小世子,心中一时又是羡慕又是遗憾,末了只说了句:“二王爷对您,可真是好,多少人一辈子,也羡慕不来的。”


        

话音刚落,她便听见外面传来一声响动,两人齐齐看向门外,见半天没动静,便也没出去瞧。


        

只是乔知意又瞥了瞥了门口,忽然没由来地道:“后天,是少寒的生辰。”


        

门外,刚刚听见柳晴那句话的秦少寒,忍着心中难解的疼痛,双手骨节泛白,努力稳住踉跄的脚步,快速往别院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