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柳晴秦少寒 > 第24章 她毫不在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乔知意突如其来的话,让柳晴脑子顿了片刻,随即又像什么也没发生一般,淡淡道:“宫里要办生辰宴吗?”


        

她以为乔知意是想劝她一起进宫,给秦少寒庆生:“可惜我这副身子,怕是去不了了,还望皇上不要怪罪。”


        

乔知意却摇头道:“今年不办了,父皇没有提,少寒,估计也不想。”


        

柳晴倒是没有多惊讶,前段日子秦少寒为了找她,弄得整个京城人心惶惶,如今要是再大肆操办生日宴,恐怕在百姓口中落不下什么好话。


        

乔知意定定的看着她,看的她有些浑身不自在,却也不好说什么。


        

半晌,乔知意才一脸认真道:“晴儿,我知道少寒从前对你很不好,是我们皇家对不起你。”


        

柳晴扯了扯嘴角:“我没有怪过任何人,也早与王爷说过,过去的事情是我一厢情愿,我不会再计较。”


        

“你先听我说,”乔知意打断她:“你父母去得早,皇上仁善,对你多有照拂,我可以说是看着你长大的也不为过,你和少寒,从小看着就是那么般配的一对,虽然他后来……他可能也是一时糊涂,被那个白薇蒙了心智。”


        

“我知道你心善,不愿与他计较,可千金难买回头,他如今知道自己错了,这段时日,也痛苦的很。我知道我没有资格请你原谅他,说到底这也是你自己的决定,可他毕竟是二王爷的弟弟,说我这个皇嫂私心也好,后天是他的生辰,你就多和他说几句话,可好?”


        

她心里觉得,柳晴对秦少寒也并不是再无一丝情意,这些日子她也能瞧出来,其实柳晴并没有真正放下,很多事情,有时候不说出口的话,可能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柳晴听完乔知意这番话,也说不出拒绝的理由,只是觉得即便是与他多说几句话也改变不了什么,不过多此一举罢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但乔知意如此放下身段的劝说,她只好应下:“我知道了,二皇嫂不必忧心。”


        

乔知意这才带上笑,嘱咐她好好休息便离开了。


        

接下来的两天,秦少寒也没有出现,直到他生辰的当天晚上,柳晴才终于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踏进卧房。


        

他手里握着两支刚折下的桃花,一边将它插进青釉双耳花瓶,一边道:“今早刚开的,摘来给屋子添添生气。”


        

柳晴本想当做没听见,可想起答应乔知意的话,接了一句:“在枝头开得好好的桃花,你摘它做什么,摘下来,没几天就死了。”


        

秦少寒也没想到柳晴会搭理他,他原本是没指望能得到回应的,虽然是损他的,但心中还是泛起一丝甜意。


        

于是,他得寸进尺:“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晴儿,这桃花,很配你。”


        

柳晴心中觉得好笑,她自从嫁过来,就没有过好事,宜的哪门子室家?遂没再搭理他。


        

秦少寒怕再令她不高兴,便不敢再多说,尝试着问道:“用过晚膳了吗?”


        

柳晴“嗯”了一声,算回答。


        

秦少寒便再试探道:“晴儿,今天,是我生辰。”


        

柳晴心道终于说上正题了,不知道他要以此对她提什么要求,不过不管他提什么,都和她没关系,她只答应了二皇嫂与他多说几句话,可没答应别的。


        

“祝王爷万寿无疆。”她道。


        

秦少寒被噎了一下,紧接着又道:“前几日,我从二皇兄那儿拿回来许多烟花,你陪我看,可好?”


        

柳晴没想到他提了个这么简单的要求,她抬头看了秦少寒一眼,见他神色憔悴,眼中隐约可见红色的血丝,甚至连腰间佩玉都忘了带,心中不知为何有些不舒服。


        

她斟酌半晌,答道:“王爷如果不怕我这样的身子,在您生辰的时候陪您看烟花不吉利,我也没什么不可以。”


        

秦少寒听她这话心中喜怒掺半,喜的是她同意陪他一起看烟花,自己一番功夫总算没白费,怒的是她如此贬低自己,只让他觉得心疼。


        

“别说这些胡话!你好好的,怎么会不吉利,你是我的王妃,是这王府的主人,你今后,还要陪我过一辈子的。”


        

柳晴眸光暗了暗,一辈子?她的一辈子,不知还剩下几天……


        

秦少寒得了柳晴的回应,立即差人去给她拿保暖的衣物,因为到别院的路程不算太短,他怕柳晴走太多了会累,直接抬了个撵轿过来。


        

柳晴也没拒绝,她这两天,觉得身子真的越发的沉了,睡着的时候也越来越多,不知道还有多少时日可熬。


        

但屈指数数,怎么样也等不到桃花全开了吧……


        

她转头,看了看跟在身边的秦少寒的侧脸。


        

他近日来真的消瘦了不少,往前那种威风凌厉的气势,仿佛一下被掩藏了起来,剥出了一份沉稳与眉目间化不去的疲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