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元浅秦深凌薇 > 第4章 我从来没有背叛过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简一为顾慎池受过伤,她身上的骨头比较脆,这一摔,颈椎的骨头便错位了。


        

顾慎池踹开卧室的门,一把扯下被子,将魏初桐拽了起来。


        

“你怎么这么恶毒?”


        

当年,魏初桐要跟他分手,他一身的伤冒着雨去找人,差点被车撞死,是简一推开了他。


        

可是简一,因此不能再跳舞。


        

“我怎么就恶毒了?”魏初桐定定的望着眼前的男人,她眼角有泪,“顾慎池,有本事你就掐死我啊!”


        

她泪眼朦胧的望着他,眼神倔强,“我从来没有背叛过你,我没和高泽睡过!”


        

腹部抽痛感袭来,魏初桐的身子细密的发抖。


        

顾慎池漆黑的眼神盯着她,许久,笑了。


        

“你当我还像当初那般好骗?”他眼神嗜血,“那高泽是什么人?你不跟他,他会给你钱?”


        

高家的人没一个好东西,当然不会做慈善施舍别人。


        

魏初桐疼的一瞬间说不出话来,她死命的吸了一口气,她知道,顾慎池不会相信她的。


        

她扯唇,“你愿意这样想,就这样想吧。”


        

魏初桐推开顾慎池的手,她想起身。


        

顾慎池径直压了上来,魏初桐挣扎,“你放开我。”


        

顾慎池俯身在她耳边,“你当我想碰你?我嫌你脏。”


        

她本就冰冷的心,被顾慎池伤的千疮百孔。


        

他一颗一颗的解开扣子,“你不是说,没跟他睡过么?”


        

顾慎池的笑意,像是从地狱里来的,“我检查一下。”


        

魏初桐浑身打了个哆嗦,她咬紧唇,手疯狂的捶打顾慎池的肩膀。


        

可是男人的力气,她敌不过。


        

细麻的颤栗席卷,她额头冷汗涔涔。


        

腹部像是被刀绞了一样,因为太痛了,她猛地蜷缩了起来。


        

“装什么!”顾慎池冷眼,“我还没碰你。”


        

“我痛。”魏初桐剧烈的发抖,“我肚子疼。”


        

止痛药,止痛药。


        

魏初桐满脑子都是止痛药,她挣扎着撞开顾慎池。


        

顾慎池一时不防,高大的身子被撞退,他的腿撞在床头柜上。


        

魏初桐放在上面的包掉了下来,药瓶从里面滚出,顾慎池低头,看到了两张纸。


        

他眯眼,作势去捡。


        

魏初桐脸色紧张,她要抢,顾慎池先一步的将纸捡了起来。


        

医用术语顾慎池看不懂,但是最后面肠癌晚期四个字,他看懂了。


        

他脸色复杂的看着魏初桐,魏初桐像是脱水的鱼,整个人瘫在那里。


        

顾慎池俯身,捡起其中的一个药瓶,瓶身转动,顾慎池的目光落在那上面。


        

许久,他将检查单与药瓶砸在了床上。


        

“真是花样百出。”他冷冷的扯唇,“你以为你伪造这个东西,我就会疼你了?”


        

顾慎池俯身,双臂撑在床上。


        

他甚至悉心的替魏初桐擦去了汗,“你不是简一,就算你死了,我痛都不会痛一下。”


        

她不过是看简一病了,以此,东施效颦。


        

她这么年轻,癌症?怎么可能!


        

她魏初桐一向会骗人。


        

顾慎池走了,魏初桐躺在床上,摸过顾慎池扔在床上的药瓶,没有喝水,生吞了一颗。


        

一个小时后,那痛渐渐的平息。


        

魏初桐看着花白的天花板,突然就笑了,笑着笑着眼泪止不住的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