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元浅秦深凌薇 > 第11章 换她回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关你屁事。”


        

高泽眯眼:“我不会给你,你不配。”


        

“李彦!”顾慎池后退一步,李彦带人上前将高泽围在中间。


        

他倒是要看看,是高泽的嘴硬还是拳头硬。


        

高泽起先还能打,后来逐渐招架不住。


        

顾慎池观摩了一会,打开车门将刚才高泽护着的盒子拿了出来。


        

这个盒子他眼熟,是刘姨怀抱的那个盒子,他们说这是魏初桐的骨灰盒。


        

真是可笑。


        

“你给我放下!”高泽趴在地上,目眦欲裂的冲顾慎池喊,“我不许你碰,别弄脏了她。”


        

顾慎池拿西装外套将盒子包裹好,吩咐李彦:“带他上车,去高家。”


        

高泽的私人住宅在碧海新区,距离顾慎池的住处不远。


        

魏初桐一定在高泽那里。


        

毕竟酒店没有魏初桐的入住信息,李彦查过她的出行记录了,魏初桐没有离开这个城市。


        

她又不在家,那么就只剩下高泽那里了。


        

顾慎池指尖夹着烟手肘搭在车窗上,看着飞速而过的风景,他要找到魏初桐,让这个直到现在还跟高泽联系的女人后悔。


        

高泽被打的半死,他被人一左一右的架着坐在后座上。


        

他大口大口的穿着粗气,目光紧盯着顾慎池用来包裹骨灰盒的一角。


        

他一定要拿回骨灰,那是魏初桐的,魏初桐根本就没想把自己交给顾慎池,他一定完成她的心愿。


        

高泽被押着进了自己家。


        

顾慎池坐在沙发上,后背靠着沙发,他薄唇微张,吐出烟雾。


        

“把魏初桐交出来。”


        

此刻,高泽被人狠狠地摁在地上跪着。


        

顾慎池看高泽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死人,当年顾家破产就是高家搞的鬼。


        

高泽向外吐了一口血沫,盯着顾慎池的眼睛哈哈大笑。


        

“她不是在你那了吗?”


        

他盯着顾慎池身侧:“人嫁给你了,她的心脏给了你的情人简一,最后你还拿走了她的骨灰,顾慎池你可不可笑,你在跟我要什么?”


        

顾慎池五指轻轻敲着沙发面,随后俯身双手交叉抵住下唇。


        

“高家不打算要了?”他眼神讥诮。


        

高泽眉头蹙了一下。


        

“我最近查到点东西,发现高氏的背后无比肮脏,高家的人也肮脏无比。”


        

顾慎池拿出手机,调出通话页面:“你肯定熟悉这个号码吧,高家的狗现在决定不做狗了。”


        

“顾慎池!”高泽咬牙切齿。


        

顾慎池耐心耗尽,亲手推开高泽家的每一扇门。


        

高泽被摁着看不见顾慎池看什么,可是他听声音也能听出来。


        

他哈哈大笑:“你不是日夜盼着她死么?现在她死了最开心的人就是你了吧。”


        

高泽咄咄逼人:“你心里也明白魏初桐是真的死了,却不想相信对不对?你认为是魏初桐和我联手假死来逃避你,你认为魏初桐不过是不想见了你了,顾慎池,你错了。”


        

“她死之前想的都是你,你不是爱简一么?她早早的就和那个女人做了配型,就是为了让简一活着和你在一起。”


        

高泽脸上出现了一丝快意,他重重的咳了两声。


        

他的脖子倏然被一只手掐住,高泽的嗓子里发出倒抽气的声音。


        

顾慎池五指收紧,高泽的脸上青筋横暴,脸红的发紫。


        

“闭嘴。”顾慎池不比他好多少。


        

高泽张嘴吃力地发出笑声,多少有些不知死活。


        

“你……大可以……”他的声音像是陈旧的风箱,“去医院查她的……住院记录,医院……总不会作假。”


        

其实顾慎池会不知道这点么?高泽觉得他肯定知道,只不过去了医院就会让顾慎池彻底知道自己失去了魏初桐。


        

顾慎池在选择逃避。


        

“她都成全你了,你不如……开开心心的和你的情人……在一起。”


        

高泽说不出话了,他眼前模糊,有很多雪花在飞。


        

顾慎池松开手指推开了他,高泽趴在地上揪住心口,咳嗽一声高过一声。


        

……


        

“下一位。”主治医生将挂号单夹在小夹子上,拧开水杯准备喝口水。


        

门开了,他下意识看了一眼,水杯又放下了。


        

“顾先生,您怎么来了?”


        

“给简一捐献心脏的人,是谁?”


        

医生愣了下,脸色为难:“不好意思顾先生,捐献者有提前交代过,说不希望别人知道是她捐献了心脏,所以顾……”


        

顾慎池:“她是不是叫魏初桐。”


        

医生讶异,顾慎池是怎么知道的?


        

他的表情足以让顾慎池知道,那个人就是魏初桐。


        

顾慎池垂下眼睑,“能给我看一眼捐献协议么?她……”


        

顾慎池语气晦涩,“是我的妻子。”


        

捐献协议上,末尾的签名处签着魏初桐三个字。


        

“顾先生,这个是魏……夫人的手机,我之前给她母亲打过电话,她母亲不接,既然您来了就一齐带回去吧。”


        

晚上。


        

顾慎池做梦了,他和魏初桐纠缠在一起,他能感受到她肌肤的温度,唇瓣的柔软。


        

她身下压着浅灰色的床单。


        

因为疼,魏初桐皱紧了眉。


        

在她情动的时候他对她说:“为什么生病的不是你。”


        

“为什么死的不是你。”


        

顾慎池蓦的睁开眼睛,大口大口的喘气,他对着一片漆黑发愣,随后手掌心捂住脸。


        

他疼,每想魏初桐一次便疼一次。


        

他起身,拿过床头柜上的骨灰盒紧紧的抱在怀里,将脸埋在床上,扣着骨灰盒的手背青筋纵起。


        

“慎池,我二十岁就嫁给你好不好?”


        

“三十岁的时候我想去昆仑山看一看。”


        

“我们三十二岁要孩子,最好生两个,万一我们两个以后不在了他们还可以相互扶持。”


        

“退休后我想去乡下生活,我想做一个属于我自己的薰衣草王国。”


        

“顾慎池,你会不会爱我一辈子呀。”


        

“顾慎池,我爱你。”


        

“顾慎池,我们分手吧。”


        

“我们离婚吧。”


        

“我生病了。”


        

……


        

“啊!”顾慎池腿蜷了起来,两只手死死的抱住头。


        

眼泪争先恐后的出现,他的太阳穴以及脖颈青筋凸起,脸因为情绪崩溃而越发的红。


        

魏初桐的笑容,魏初桐说过的话,魏初桐失望的神情,最后一通电话不断的在他的脑子里转。


        

所有的理智、情绪在这一刻全部崩盘。


        

他要如何换她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