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元浅秦深凌薇 > 第13章 保护好心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客厅里没人,但是李彦注意到茶几上有很多气球,沙发上堆着一大束的红玫瑰。


        

他往前走了两步,发现餐桌上还摆了两瓶红酒,两个杯子。


        

这气氛李彦总觉得不对,总裁带人回来了?


        

简小姐不是在医院么?况且他看总裁对简小姐也不是喜欢,只当简小姐是救命恩人啊。


        

李彦大步的跑上楼梯。


        

“顾总?”他在走廊上探头。


        

哐当一声,有什么重物掉下来了,李彦神情一跳,往出声的地方跑。


        

顾慎池在魏初桐的卧室,卧室中央摆了个梯子,顾慎池站在上面,耳朵上掖着笔,他诧异的看着慌张跑进来的李彦。


        

李彦低头,地面上安静的躺着一个滚刷。


        

顾慎池把气球拿在了手里,“你来的正好,把刷子递给我。”


        

李彦满头雾水的走过去,“顾总你在做什么?”


        

“初桐今天过生日,我们刚谈恋爱那会她跟我说,想每天睁开眼睛就能看到星空。”顾慎池笑了下。


        

一句话,让给顾慎池递锤子的李彦动作顿在了半空。


        

他终于知道哪里不对劲儿了。


        

魏初桐死了,死了还过什么生日?


        

“愣着干什么。”顾慎池不满他慢吞吞的动作,弯腰取了他手里的东西。


        

他将天花板刷成了墨蓝色。


        

“你让刘姨回家吧,今晚我想下厨。”


        

顾慎池下了梯子,挪了位置又上去。


        

李彦张了张嘴,“好的。”


        

刘姨前两天被他打发回家了,他不记得了么?


        

李彦有些懵,很快,他将文件与外套放好,匆匆进了卧室。


        

“顾总我来吧。”


        

顾慎池笑他:“你会画星星吗?”


        

李彦摇头。


        

“下周我不去公司了,事务你代我打理。”顾慎池手里动作不停,“我带初桐去趟昆仑雪山。”


        

“需要我为您准备包么?”李彦仰头。


        

顾慎池稍愣:“什么包?”


        

李彦倒抽一口凉气,“装骨灰……”


        

顾慎池:“国家不让攀爬昆仑山,不用准备登山包了,你说什么?什么骨灰?”


        

李彦闭了嘴。


        

不对劲儿,太不对劲儿了。


        

“您……不是说夫人身体不好么?”李彦试探的问。


        

顾慎池笑了,“那冷,准备几件厚衣服就可以了,不过这事我来就行,不用你。”


        

李彦手臂汗毛立了起来。


        

“那……夫人现在去哪了?”


        

顾慎池难得又愣了一下,他思考了很久,摇头:“她没跟我说。”


        

随后他又笑了笑:“不过她晚上就会回来了。”


        

她胆子小,不会在外面待到很晚。


        

李彦出了顾家,他有个朋友是心理医生,本来想联系一下,可是又想到顾慎池的身份,他苦恼了半天,联系了顾慎池的父亲。


        

顾慎池认为魏初桐还活着,他这是出现了妄想的症状,恐怕……是精神有点问题。


        

刷完漆,顾慎池边摘手套边往外走,茶几上放着份合同,他看了眼。


        

李彦是来送合同的?他怎么这么大意,都忘了跟他说一声。


        

还马马虎虎的把外套落在这了。


        

顾慎池摇头,小心翼翼的给花挪了个地,他坐下翻合同。


        

二楼放在卧室里的手机在响,顾慎池没听到。


        

简一昨天就醒了,她本来以为自己能很快见到顾慎池所以就一直没联系,可是直到现在她也没见到人,给他打电话也没人接。


        

医生说,还得住院观察心脏是否有排异的情况。


        

简一不依不饶的打,但是没用。


        

对了,还有李彦,李彦一定知道顾慎池在什么地方。


        

李彦这边刚结束了与顾慎池父亲的通话,简一的电话就过来了。


        

“慎池在哪?”


        

李彦道:“顾总在家。”


        

在家准备魏初桐的生日惊喜。


        

“他怎么不接我电话呀。”简一不满。


        

“这我不知道。”李彦到底是顾慎池那边的人,他的状况除了最亲近的人李彦不会告诉任何人。


        

李彦的模糊不清让简一有点慌张,是不是在她住院的这阵时间,顾慎池和魏初桐和好了?


        

那她呢?她该怎么办。


        

……


        

顾慎池等到天黑,魏初桐没回来,也不接电话。


        

他打开微信,给魏初桐发消息。


        

“你去哪了?”


        

“什么时候回来。”


        

“我给你做了你最喜欢吃的排骨,再不回来就要凉了。”


        

“初桐,今天你生日,祝你生日快乐。”


        

外面传来簌簌的声音,天空紫色的闪电闪过,顾慎池神色一紧,抓起车钥匙走向玄关。


        

魏初桐最怕打雷,他得去接她。


        

顾慎池换好鞋后,看着门板陷入了沉默,他该去哪里接她?


        

正在他愣神的时候,有人敲门。


        

顾慎池唇勾起,开了门:“你怎么才回来,冷不……怎么是你?”


        

简一站在门口,身上穿着病号服,外面罩着一件外套,脸色不是很好看。


        

“慎池,你怎么都不来看我。”


        

她打车来的,但是到顾家门口的这段路还是淋了雨。


        

她是趁护士不注意偷溜出来的,她现在有些撑不住了,伤口特别疼,身体也难受。


        

魏初桐往屋里看了两眼,没看到魏初桐,可是她闻到了玫瑰的味道也看到了悬在棚顶下的好多个红色气球。


        

今天是什么日子?简一很快反应过来,今天是魏初桐的生日。


        

他们果然和好了。


        

简一委屈,咬紧了下唇。


        

一阵刺痛穿过她的心脏痛的她瞳孔扩张,她想说的话没说出来便跪在了地上。


        

顾慎池脸色一变,抱起她往车那边跑。


        

他还是在乎她的,简一想,随后她就没了意识。


        

浑浑噩噩中,外面的说话声传入了她的耳朵里。


        

“一定要救活她……”


        

“……心脏不能……”


        

“保护心脏……”


        

她听不全外面人说的话,只听到心脏心脏,她清醒的意识知道这是顾慎池的声音。


        

她有心脏病,顾慎池一定是因为这件事才这样说的吧。


        

病房外。


        

顾慎池对主治医生道:“一定要救活她不能让她死。”


        

“她身体里的心脏不能有事。”


        

“保护心脏,一定要保护好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