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元浅秦深凌薇 > 第16章 可以出院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慎池在精神病院里住了半个月,前一个星期他是没有自由的。


        

顾南庭的人一直有在附近看守,251的医院也不是想跑就能跑出去的,安保十分严格。


        

直到一星期后,综合评估顾慎池的精神较为稳定,才决定在周一的时候给他活动时间。


        

251医院的患者日常活动很丰富,每个人都可以跟前台的护士借阅图书拿回去看。


        

可以申请院子里晒太阳,还有公开课。


        

顾慎池坐在树荫的椅子下,摩挲着自己的手指。


        

魏初桐为什么不来看他。


        

他的手机被没收了,每天有集体看新闻看电视剧的时间,可是他想她。


        

他什么都不在乎了,他要她回来。


        

三年前她义无反顾的离开,当时他就应该一直找她。


        

魏初桐那么爱他,怎么会和高泽在一起呢?


        

专家在楼上向下看,顾慎池抬起了头,不知道在看什么。


        

“让他自由走动真的安全么?”院长站在专家身边道。


        

专家笑而不语。


        

顾慎池最主要的是心理障碍。


        

他准备给他做催眠治疗。


        

催眠治疗定在三天后,这期间,每一天顾慎池都会坐在医院的院子里,呆呆的望着门口。


        

母亲来过两次,魏初桐一次都没有。


        

树叶落在顾慎池的脚边,是魏初桐喜欢的枫树叶,他弯腰将树叶捡了起来。


        

捏着叶茎转了转,抬起树叶挡住了阳光,顾慎池眯了眯眼。


        

“顾先生。”有人叫他。


        

他转头。


        

“柳专家叫你去治疗室。”


        

护工站在他旁边,等顾慎池起身。


        

“好看吗?”


        

他向他展示树叶,护工笑着点点头,“好看。”


        

两人一起往治疗室走。


        

护工不时的偷看顾慎池,这位先生来的当晚,十余人才制住他。


        

但是在这里待了这么久,也没闹什么事。


        

“你进去吧,我就送到这了。”护工笑笑,打开了面前的门。


        

柳专家一早就等在治疗室。


        

顾慎池:“催眠?”


        

房间里的设备顾慎池粗略的扫一眼,心里就有数了。


        

“顾先生好聪明。”专家和煦的笑笑。


        

顾慎池躺在床上,道:“我没病。”


        

专家笑笑:“嗯,你没病。”


        

顾慎池烦躁的闭上眼睛,专家开始对他进行催眠。


        

恍恍惚惚中他看到了魏初桐,很久很久之前的魏初桐,少女脸上还有婴儿肥,清纯可爱。


        

画面如同两倍速的电影一晃而过。


        

顾慎池的手指攥的咯吱咯吱响。


        

床上的人情绪波动特别大,柳专家没有停顿,继续进行催眠治疗。


        

顾慎池逐渐发抖,眼角逼出泪来,整个床因为他发抖震得厉害。


        

柳专家打了个响指,顾慎池表情痛苦,他渐渐不发抖而是把自己蜷缩起来,闭着眼睛,头发被眼泪沾湿。


        

他的哭声是压抑的。


        

顾慎池手臂捂着眼睛坐了起来,手掌心死死的摁着床板。


        

柳专家给他接了水。


        

“恭喜你,可以出院了。”


        

他手不停的颤,低着头喘气。


        

“谢谢。”


        

下了床,他踉跄的向外走。


        

柳专家什么也没说,通知了院长,院长先打了电话给顾家。


        

顾南庭详细的问了一下情况,听柳专家保证治好了,也就同意顾慎池出院。


        

院长批了单子,顾慎池没急着离开,他在常呆的树下又坐了一会才离开。


        

他左手拎着包边走边准备打电话,他抬头瞥了眼,将电话掐了。


        

李彦站在精神病院门口,在等他。


        

“我在顾董那收到你出院的消息了。”李彦帮他打开车门。


        

顾慎池颔首,弯腰上了车。


        

李彦小跑着进了副驾驶,看内视镜里的人。


        

李彦什么也没敢问,伴随着车子引擎发动的声音,顾慎池对上了李彦的视线。


        

李彦瞬间退缩,后者淡淡的声音传来:“这段时间,公司的事情有没有要和我说的?”


        

“李总的合作在推进了,其余一切正常。”


        

原本顾慎池给他说的是,他两天不去公司,公司交给他代为打理,没想到最后就是半个多月没出现。


        

顾慎池伸手:“烟。”


        

医院里不让抽烟,可是他想抽。


        

他原本是一个没有烟瘾的人,现在有点迷上了。


        

李彦将烟递到他的手里,开了车内的空调,小声道:“顾总,需要先去酒店住么?刘姨刚回家,家里还没来得及打扫。”


        

顾慎池睫毛一颤,摆手:“直接回。”


        

客厅里沙发上,玫瑰花全部枯萎了,只有红色的气球悬浮在上空。


        

刘姨利索的将枯萎的花扔进垃圾桶,然后开始处理气球。


        

李彦说顾慎池出差去了,这一走就是半个多月,屋里的东西应该是不要了。


        

等顾慎池进了家,客厅被打扫的一干二净。


        

空气里喷了香,很淡很淡的味道,是以前魏初桐很喜欢的香味。


        

顾慎池有些失神。


        

“顾总。”刘姨匆匆走来,“厨房的东西我处理了。”


        

顾慎池往厨房的方向看了眼,半个字也没说就上了楼,剩下刘姨自己在客厅里犯嘀咕。


        

卧房里。


        

顾慎池站在床边,手指摩挲着骨灰盒。


        

魏初桐死了,装在这一方小天地里,不会哭不会笑也不会有温度。


        

他抱着盒子睡到傍晚,外面华灯初上。


        

他翻出手机给李彦去了条微信。


        

“帮我在永山买块墓地。”


        

李彦手背擦了把眼睛,“我这就去办。”


        

他一直都不敢试探顾慎池,因为他之前如果不提起魏初桐也像是一个正常人一样。


        

看来他是真的好了。


        

李彦办事很快,谈下地方之后给了顾慎池回馈。


        

顾慎池挂掉电话,敲了下眼前的门,半晌,里面传来脚步声。


        

高泽诧异的看着电子屏上顾慎池的脸,扯了下唇,皮笑肉不笑。


        

他摸了下嘴,上次被打的地方还疼呢。


        

他家里破产了,现在为家里的事情他忙的焦头烂额,现在这个时候顾慎池找上门来了。


        

高泽四处看看,掂了掂一支高尔夫球杆。


        

他将手背在身后,给顾慎池开了门。


        

“顾总,稀客啊。”高泽越过他看向身后,没见到别人。


        

看样子是他自己一个人来的,但也保不齐他的助理保镖会跟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