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元浅秦深凌薇 > 第19章 他进来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晚上,简一睡得迷迷糊糊听到一阵声音,她起身出门。


        

看到从客厅里传来的光。


        

顾慎池坐在下面看电视,简一走下去,往电视上瞥了一眼。


        

这一眼让她如遭雷劈。


        

顾慎池在看与魏初桐的结婚花絮片段,魏初桐穿着白色的婚纱,手里拿着捧花。


        

顾慎池则一身西装,俩人笑的甜蜜。


        

简一咬唇,作为魏初桐最好的朋友,俩人的婚礼她参加了,顾慎池与魏初桐的那场婚礼可谓是大手笔,这座城的少女没有一个人不羡慕魏初桐的。


        

现在这份独爱属于她了。


        

简一走到顾慎池身边,抱住他的手臂,脑袋倚在他的肩膀上。


        

顾慎池眼神一暗:“那天,你是怎么知道我去找初桐的。”


        

当时的细节其实不太详尽,也回忆不起来了。


        

只记得灯光刺眼,他跑到路中间,有一亮车向他冲了过来。


        

随后简一将他扑向前面,车撞上了简一。


        

简一浑身粉碎性骨折,在医院住了十四个月。


        

他是自己去找的魏初桐,简一怎么会恰好出现。


        

简一的心里忐忑,但是这事很好解释,她笑笑:“当时我开车经过那,看那个人像你就下了车,没想到你差点出事。”


        

她仰头看顾慎池,“可是慎池,虽然因为救你葬送了我的事业,可是我一点都不觉得后悔,如果再有一次,我还是会选择救你。”


        

顾慎池的表情很疏离,简一突然有种很强烈的不安感。


        

因为顾慎池一向对她有很强的距离感,如果不是那晚顾慎池差点出事,怕是他这辈子都不会同她这样的人说一句话。


        

简一有些心慌。


        

她毫不犹豫的直起身子抱住顾慎池的脖子,感受着男人身上的温度。


        

她沉醉的闭了闭眼,靠近他的脖颈,歪头在他耳边吹气。


        

“慎池,我喜欢你呀。”简一的声音很低,特意放缓了音调,是那种让人无法拒绝的声音。


        

顾慎池手掌搭上她的肩膀将人推开,视线一直固定在电视上。


        

简一恨恨的看了电视一眼。


        

现在魏初桐单人出镜,模样美的令人心生感叹,曾有人就魏初桐的外貌给出过很高的评价。


        

榕城最美名媛。


        

顾慎池的心脏一抽一抽的疼,他扯了扯领口,眼睛死死的盯着屏幕上她鲜活的笑容。


        

心口密密麻麻的窒息,开始喘不上气来。


        

简一下意识去看他的样子。


        

顾慎池突然捂住脸,咬牙呵道:“滚。”


        

简一吓得一哆嗦,还想说什么,顾慎池扭过头来,四目相对,那双微红的眼睛让简一心生害怕。


        

当时她腿都软了,却一刻也不敢迟疑的起身,踉跄的往楼上走。


        

顾慎池听着那脚步声渐行渐远,他紧紧闭上眼睛。


        

若不是魏初桐的心脏在她的身上,他一定饶不了她。


        

……


        

简一坐在床上,委屈极了。


        

顾慎池为什么凶她?他是在对魏初桐念念不忘么。


        

魏初桐哪里有她好?只是长得好看而已。


        

手机铃声将简一的不满堵了回去,她愤怒的看了眼来电显示,心情更差了。


        

“喂。”


        

但是她又不得不接。


        

“一一啊,听说你找了个很有钱的男朋友。”


        

给她打电话是她的继父,是个酒鬼。


        

简一很怕他,她努力的向上爬就是为了脱离泥沼。


        

“爸,你听谁说的?”


        

“你以为我不认识你那些朋友?”


        

简一一时无言,可是她不想一辈子都与这种人有牵扯。


        

“是,我的男朋友很厉害,所以你最好收敛点。”


        

简一语气很冲,那端的人听了心里不爽。


        

“小丫头片子你找死吧你,今晚我就要二十万,如果我见不到钱,我就去找你,让你男朋友知道知道你是个什么人,别以为混的人模人样就可以不认爹妈了。”


        

那边人骂着。


        

简一哭了:“大晚上的我上哪给你弄二十万啊。”


        

“跟你男朋友要啊,他不是很有钱吗,老子才要二十万又不是二百万,你哭哭啼啼的是要死么。”


        

简一:“我给不了你,你不要找我了。”


        

继父那边叮咣一阵响,伴随着女人的哭喊声,简一咬破了嘴唇。


        

他在打她的母亲。


        

“别打了,你宽限我几个小时,大晚上我就算弄到了也没办法给你,明天,明天上午我给你现金。”


        

杨文汉:“你最好说话算话。”


        

挂断电话,简一呆愣的看着墙壁。


        

这钱,她没办法跟顾慎池要,没法开口,也没借口可以用。


        

她打开手机加了加所有卡的余额,只有五万块。


        

她知道如果明天杨文汉看不到钱,他会发疯的。


        

外面的电视声早就停了,简一蹑手蹑脚的到门前,听了一会,确定外面没动静了后,慢慢的走了出去。


        

一楼就一间客房,二楼东边的房间顾慎池住,简一轻手轻脚的上到二楼,慢慢的推开西边的那间客房门。


        

房间里拉着窗帘,伸手不见五指。


        

简一敏感的觉得这应该是魏初桐的房间,她拿出手机调出手电,然后看到了梳妆台。


        

上面摆放着女性的化妆品,简一眼神顿了顿,她猜的没错,这就是魏初桐的房间。


        

哼,早晚有一天,她会是这个房子的女主人。


        

她会将魏初桐的东西全部清理掉。


        

梳妆台下,有几个抽屉。


        

黑暗中,简一的心跳都快要跳出胸腔。


        

抽屉里没让她失望,里面有珠宝首饰。


        

外面忽然亮了灯,简一吓得蹲下,屏住了呼吸。


        

脚步声一点一点的接近,简一看向门缝,有人停在了门口。


        

简一捂住嘴,若是被顾慎池发现她在魏初桐的房间,她就死定了。


        

门把手细微的动了下,简一慌张的爬进了床底。


        

顾慎池走了进来,并且开了卧室的灯。


        

从简一的位置,可以看到他脚上穿的拖鞋,以及骨骼分明的脚踝。


        

简一哆哆嗦嗦的捂住嘴,压下自己的恐惧不敢出声。


        

随后,那双拖鞋就在面前停下。


        

简一的心跳到了嗓子眼,熟悉的心脏疼痛袭来,额头冷汗渗出。


        

她祈祷着顾慎池赶快离开、赶快离开,可是她的祈祷没有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