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元浅秦深凌薇 > 第31章 再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魏澜才反应过来,顾慎池的名字里也有个池,真巧。


        

……


        

腾崇和魏澜住了附近的一家旅馆,旅馆的主人叫阿尔。


        

他给他们讲了一个西牧泰池的传说。


        

魏澜捧着脸听,一脸向往。


        

腾崇则将妻子搂在怀里。


        

他不期盼下辈子,他只要这辈子对魏澜好就足以了。


        

魏澜窝在腾崇的怀里,仰头问他:“腾崇,如果有下辈子,你还想和我在一起么?”


        

“不想。”腾崇捏她的鼻子,“我要生生世世。”


        

魏澜锤了下他的胸膛。


        

咦,这话真肉麻。


        

二楼的楼梯传来脚步声,阿尔回头,招了招手,“嗨,阿池,来烤火。”


        

阿池?


        

魏澜倏地回头,对上了一个人的目光。


        

顾慎池——


        

顾慎池愣了下,没想到魏澜也在这,她旁边的男人也回头了,是腾崇。


        

腾崇和魏澜是顾氏娱乐最出名的夫妻艺人。


        

魏澜想,原来下飞机的时候自己没看花眼了,顾慎池真的在这。


        

腾崇给顾慎池打了招呼,带着魏澜给顾慎池让出了位置。


        

顾慎池坐在了魏澜的身边。


        

阿尔依旧给新来的人讲他每年都讲的故事,大家或听或走神。


        

顾慎池低着头,耳朵里都是木柴被烧的噼里啪啦的声音。


        

魏澜肚子大了,坐不久。


        

没一会她腰就酸了,腾崇扶着魏澜起来回房间。


        

“顾总,我们先上去了。”腾崇道。


        

顾慎池点头,人走后,他发了会呆。


        

……


        

魏澜躺在床上,腾崇给她脱了鞋,他坐在她的身边给她捏脚。


        

月份大了,腿脚都特别容易肿。


        

腾崇特别心疼魏澜,打死他也不要二胎了。


        

魏澜抚摸着肚子,对肚子里的小生命充满了憧憬。


        

会是男孩还是女孩呢?


        

……


        

“阿池,我以后想生两个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


        

“顾慎池,一会一辈子都爱我吗?”


        

“顾慎池,我爱你,我好爱好爱你。”


        

“顾慎池,我们分手吧。”


        

“你滚!”


        

“慎池……我疼,太晚了,你能不能送我去医院?”


        

“哪里疼?”


        

“肚子。”


        

“魏大小姐,你的表演真的越来越逼真,为了这出,又排练了多久?”


        

魏初桐的眼神渐渐绝望。


        

“从你背叛我的那天起,我顾慎池便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除非你死。”


        

黑暗中,顾慎池蓦然睁开眼睛,满脸都是眼泪。


        

他抱住自己,头埋在手臂上。


        

外面的风在哭嚎,没人听见也没人看见,屋子里有个伤心的人。


        

……


        

一早,一行人一起出了阿尔的旅馆。


        

顾慎池还要停留两天,但是腾崇和魏澜要先回去了。


        

“顾总,再见。”魏澜笑着对顾慎池招手,站在腾崇的身边,而腾崇揽着她的腰。


        

顾慎池招手,薄唇轻启:“再见。”


        

腾崇对顾慎池点了下头,带着魏澜离开了。


        

蓦然间,顾慎池的心狠狠地痛了一下,痛的忍不住蜷缩起来。


        

“阿池你没事吧。”阿尔紧张的扶住他。


        

顾慎池脑子里闪过了什么,他抬头往前跑了两步,可是前面哪里还有什么人。


        

他有些茫然,他甚至记不起刚才想到了什么,到底想去追什么。


        

……


        

两天后,顾慎池回了榕城。


        

林叶来看他,告诉他。


        

顾南庭病了。


        

顾南庭是个很严肃的父亲,他很少冲顾慎池笑,对他特别的严厉。


        

顾慎池记得自己小时候很怕他。


        

后来慢慢才明白,有时候父亲的爱就是这样默默的。


        

他只是不会表达。


        

他选择了一个相对僵硬的相处方式。


        

顾慎池去了医院,顾南庭躺在医院病床上,他瘦了。


        

以前觉得高大的父亲,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不如他高了。


        

他以前觉得父亲是山,可是大山也有累的一天。


        

顾南庭笑着跟顾慎池说:“儿子,爸不知道还能挺多长时间了,顾氏交给你,你辛苦了。”


        

顾慎池还年轻,肩上就压着这个重的担子,顾南庭会心疼。


        

可是男人,要有男人的担当。


        

顾慎池做的很好,顾南庭觉得自己有一个非常优秀的儿子。


        

顾南庭伸出手握住顾慎池的手,他看着顾慎池消瘦的脸,一向严肃的声线放软。


        

“阿池,别自责。”


        

谁的人生没犯过错,没有十全十美的人。


        

顾慎池不坏,他比谁都清楚。


        

“初桐不会怪你的。”顾南庭捏了捏他的手。


        

顾慎池薄唇抿紧。


        

“你也……”他冲顾慎池笑笑,“放过自己吧。”


        

这小子脾气倔,钻牛角尖。


        

他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从这件事中走出来。


        

顾慎池出了病房,后背倚在医院里冰冷的墙壁上。


        

满鼻子都是消毒水的味道,顾慎池闭上眼睛。


        

他很快调整好自己,走到母亲身边坐下,他大掌轻拍母亲的后背,让母亲将自己靠在他的怀里。


        

怀中一向爱笑的女人抽泣出声。


        

……


        

半个月后,顾南庭病逝。


        

葬礼举办的那天,下起了大雨。


        

顾南庭的人缘很好,很多人来送他。


        

顾慎池穿着黑色的西服,站在一旁,葬礼结束后,顾慎池送棺。


        

又是一年。


        

顾慎池带着魏初桐去了拉萨。


        

他的娱乐公司经营的越来越好,魏澜产后复出的第一部剧是部大ip,颇受大家的期待。


        

腾崇拿了视帝。


        

魏澜生了个儿子,眉眼像腾崇,鼻子嘴巴很像魏澜。


        

小孩很好看,顾慎池托人送去了大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