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元浅秦深凌薇 > 第32章 最终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高家。


        

简一被人摁在餐桌前,她比以前胖了些。


        

“我不吃!”她推了面前的盘子和碗筷,摔在地上,发出稀里哗啦的声音。


        

佣人被吓得没有办法,这简小姐一向脾气躁。


        

玄关处传来开门的声音,简一听到声音,开始抑制不住的发抖。


        

她出狱后高泽就将她带到了他这里。


        

他答应给她母亲出医药费,因为她坐过牢的缘故没人肯帮她了,看在母亲的份上,她答应了高泽的求婚。


        

高泽就是个疯子。


        

关键是他看她的时候,简一总觉得他在看另外一个人。


        

若是以前的高泽,简一觉得自己可以和他在一起,可是高家现在完全是穷光蛋。


        

“不吃?”高泽将西服扔在沙发上。


        

为了东山再起,他忙得要死。


        

简一抿紧唇不说话。


        

“你不乖了。”高泽示意佣人重新拿一副碗筷,然后坐在了简一的身边,握住她冰凉的手。


        

“你不能着凉知不知道?”高泽注视着她的心口。


        

每次他这样看的时候,简一都觉得浑身发麻。


        

“你从来不让我吃凉的,是为什么?”


        

简一咬唇。


        

高泽眼神没什么温度,他摘下眼镜,揉了揉眉心。


        

“你心脏不好。”他薄唇勾起,可是简一分明看的出来,这笑不是对她的,这关心也不是对她的。


        

佣人重新放了碗筷,简一摔了碗。


        

她腾的站起来,“你拿我当魏初桐的替身?!”


        

简一气到发抖。


        

高泽眼神冷了。


        

他站起身,薄唇轻启:“桐桐的心脏在你身上,你必须保护好她。”


        

“简一,你没有生气的资格。”


        

“我不要!”简一要被逼疯了。


        

心脏,心脏!


        

都是这个心脏!


        

她不要了行不行!


        

简一弯腰捡起瓷块,被高泽劈手夺下。


        

他摁住简一的双腕,将她拖上了楼,绑在床头上。


        

高泽转身出了卧室拿了饭回来,简一大哭出声。


        

高泽充耳不闻,坐在她身边,拿勺子给她舀了饭。


        

“啊,张嘴。”


        

简一闭着眼一声一声的哽咽,但她还是张了嘴。


        

她怕自己不听话,高泽会对她做什么。


        

高泽的脸色缓和下来。


        

看简一一口一口的将饭吃完。


        

“我不爱你,所以别挑战我的底线,但是你也放心……”


        

他道:“你活着一天,我就会对你好一天。”


        

因为魏初桐的心脏在简一的身体里。


        

简一哽咽。


        

她还不如不做心脏移植,还不如就那么死了。


        

这辈子与高泽捆绑在一起,她都要绝望了。


        

他不爱她,他拿她当替身。


        

“乖。”高泽抚摸着她的脸,声音缱绻,“桐桐乖。”


        

简一死死的咬住唇瓣,咬出了血。


        

高泽的手指摁住她的唇瓣,俯身凑近她,“流血了,疼不疼?你最怕疼了。


        

简一浑身哆嗦,心中万分痛苦。


        

高泽去找了药箱,一点一点的给她清理创口。


        

简一一直闭着眼睛,不肯看他。


        

“你要是不喜欢阿姨做的饭,我可以换掉她。”高泽捏了把她的腰,“你最近瘦了,我不喜欢你太瘦。”


        

她太瘦了,那样总会让高泽想起魏初桐生命的最后几天,瘦的不像话的模样。


        

那种无力感,高泽不想体会第二次,也不想想起来。


        

简一缓缓地睁开眼睛,眼泪顺着眼角一颗一颗的砸在被子上。


        

她瘦?


        

她到了高家后,整整长了三十斤的肉。


        

如果她不肯吃饭,高泽的眼神就会很可怕。


        

“我会让你过好日子,我不会一直这么一无所有。”


        

高泽笑着捏捏她的脸。


        

“我能去看看我妈么?”她不想再在高家呆一分钟,那样她会窒息的。


        

高泽点头,“我送你去。”


        

高泽给她松了绑,给她拿来了衣服,简一换上衣服后,高泽带她下了楼。


        

车开了两个半小时到了城郊。


        

简一下了车。


        

这的邻居看到简一后,眼神都很怪。


        

简一小的时候就是别人口中的别家孩子,学习好,性格也不错。


        

谁知道长大了……


        

尤其是还坐过牢。


        

平日里大家都碎嘴过,简一出狱后可能嫁不出去了,可是没想到竟然有人会娶她。


        

男人长得一表人才,听说家里以前是豪门,后来没落了。


        

简一进了屋,她母亲正在缝东西,眼神不好,半天没有穿进去针。


        

她将针线拿了过来,穿上之后递给母亲。


        

见到她,简一母亲心里开心。


        

“吃饭没有,冰箱里……”


        

“我不想听到饭这个字。”简一捂住耳朵,眼神骤变。


        

简一母亲被吓了一跳,半天没敢开口。


        

简一反应过来,心里有些愧疚。


        

母亲被打怕了,平时很怕人吼她的,她不该……


        

“妈,对不起。”


        

“女婿呢?”简一母亲向外看了看,简一咬牙,“在外面。”


        

“别让他进来,我不想看到他。”


        

高泽:“不想看到谁?”


        

简一后背一寒,她抿紧了唇。


        

“回家吧。”高泽看了眼时间。


        

简一瞪着他,高泽扯唇:“不想回去?”


        

高泽并非不通情达理,可是简一的那双眼睛藏不住事,她分明脑袋里在转什么主意。


        

简一还没说话,她母亲就推着她:“回去吧,快回去吧。”


        

“妈!”简一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自己的母亲,要不是当初她劝她跟继父离婚,她不离,会有今天的事么?


        

记得小时候继父就对她不好,对她非打即骂,可是她妈妈死活也不离婚。


        

还说他以前不这样,都是酒的错。


        

若那时候她就是清醒的跟杨文汉离婚,也不会被打的一身病。


        

直到杨文汉出事坐牢,她母亲才喘了一口气。


        

她小时候就很羡慕别人家的小孩,有新衣服新书包新鞋子,课本上总是包着好看的书皮,下课的时候好朋友坐在一起分享零食。


        

她呢?


        

别人都骂她穷,骂她土。


        

她只能拼命的学习拼命的学习。


        

简一就主动跟家里要过一次钱,后来得到了一顿毒打,那之后她就长记性了。


        

她从未如此,恨过自己的家庭。


        

简一母亲轻声道:“好好听话,回去吧。”


        

她念叨着,低头拿起针线缝衣服。


        

高泽拉起简一的手,将人带了出去。


        

“你放开我。”简一甩开他的手,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


        

高泽单手插兜,居高临下的睨着她。


        

“是你自己上车,还是我带你上车?”高泽薄唇抿紧。


        

简一脸色煞白。


        

她咬紧唇,退后一步扑通一声给高泽跪下,“我求求你了,放过我吧好不好?我不要魏初桐的心脏了,我给你挖出来好不好?”


        

高泽向后看了一眼,“杨文汉要出狱了。”


        

简一的母亲就站在门口,听到高泽的话后针线掉落在地上。


        

他蹲下身子,捏住简一的下巴。


        

“只要你乖,我可以将你母亲接出去,还可以让她和杨文汉离婚,别再说挖心脏的事了,魏初桐救了你,就算你把心脏挖出来她也活不过来了你知道吗?我不想听到你再说这样的话,简一。”


        

高泽沉了声。


        

简一哽咽着扭头,看到母亲眼底的期盼。


        

她双拳攥紧,深吸了一口气,半晌,站起身来,道:“好,我跟你回家。”


        

魏初桐曾经是她最好的朋友,她对她很好,简一后悔了,后悔自己惦记上了顾慎池。


        

若不是她太贪心,她不会像今天这样吧。


        

简一浑浑噩噩的,有些向往起来。


        

她这辈子最惦记的就是母亲,杨文汉坐了牢,她们母女从未去看过他,依照他的脾气秉性,回来后肯定会大发脾气,到时候母亲就惨了。


        

她一定要让母亲和他离婚。


        

高泽虽然不如以往那般有钱,但是是她唯一能倚靠的人了。


        

“你一定说话算话。”简一着急的拽住高泽的胳膊。


        

高泽将胳膊抽出来,道:“我向来不会食言。”


        

简一的母亲听到话后,听了一口气,她转身进了屋然后坐在床上,呆愣愣的看着针线,半晌,双手捂住了脸。


        

……


        

下雨了。


        

墓园里。


        

男人撑着把黑伞沿着台阶向上走,几步后停在一处墓碑前。


        

照片上的女子笑靥如花。


        

男人蹲下身,骨节分明的手指触碰她的脸。


        

滴答滴答的雨敲打着雨伞,打湿了他的皮鞋。


        

“初桐,”顾慎池轻笑着呢喃,“我有些……坚持不下去了。”


        

三个月后,世人惊闻。


        

顾氏总裁顾慎池,意外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