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3章 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到九点,要是她没记错,上一世的这个时候即将迎来切蛋糕的重要环节,傅墨寒从来不屑于切蛋糕,只是这次生日宴,她在苏媚儿的怂恿下,强烈的要求他上台切蛋糕。


        

她的要求,他从来不会忤逆,更何况是切个蛋糕这种小事。


        

切完蛋糕之后,屏幕上紧接着播放她跟别的男人水乳交融的画面,上一世的他看到那样一幕,该多难受。


        

葱白的指尖颤颤巍巍的压了压太阳穴,苏觅强行压抑被记忆拉扯的疼痛。


        

没见苏觅从二楼下来,傅墨寒面容冷峻的站在原地,丝毫没有切蛋糕的打算。


        

随着时间的流失,宾客开始议论起来。


        

“七爷迟迟不切蛋糕,在等什么人吗?”


        

“你傻吗?苏家的人全都到了,只有一人没到。明眼人都看出来是在等谁。”


        

“苏觅真是蠢货,放着七爷这样的顶级男神不要,竟然喜欢初出茅庐的小子。”


        

“这么晚都没到,该不会是跟那个野小子跑了吧?”


        

“嘘——找死吗?竟然敢议论七爷。知道上个议论七爷的人舌头没了的事吗?”


        

突然有人提醒,其他人吓得赶紧闭嘴。


        

这事他们还真听过。


        

议论苏觅不是的话传入继母陈迎荷的耳里,她得意的弯了弯嘴角,等会儿还有更劲爆的。


        

陈迎荷深吸了口气,鼓起勇气,笑盈盈的对满身冰冷的傅墨寒说道:“七爷,觅儿说要在你切蛋糕的时候,会给你一个惊喜。时间差不多了,赶紧切蛋糕吧!”


        

她会给自己惊喜吗?


        

傅墨寒捏着高脚杯的手指微动。


        

走近的苏觅,清晰的看到傅墨寒在听到陈迎荷说她给他准备了惊喜的时候,眼底闪过一抹清浅的期待。


        

他应该真的很期待她给他准备的礼物!


        

可是她什么也没准备,苏觅心头很不是滋味。


        

没关系,她会补给他!


        

“哦,是有惊喜呢!”苏觅踩着八厘米高的高跟鞋,身姿优雅的走过来,樱红的滣瓣微微的勾着淡淡的笑意。


        

在她出现的那一刻,傅墨寒目光笔直落在她身上。


        

“过来。”


        

男人声音里带着强势,似乎在阻断她的拒绝。


        

如果是上一世的苏觅绝对会拒绝,可重活一世苏觅断然不会再拒绝他。


        

她刚走过去,男人就强势搂过她的腰肢,把她禁锢在怀中。


        

霸道的力度,根本不予许她挣脱开。


        

他是怕自己推开他吗?


        

看到苏觅安好无损的出现,陈迎荷震惊的看着她。


        

“苏觅你怎么在这儿?你不应该是在楼上……”


        

陈迎荷的话一出口,立马意识到自己说漏嘴,眼底闪过一抹慌张。


        

苏觅完全不想放过她,一副不解的样子,追问道:


        

“阿姨怎么认定我在楼上?我没有在楼上哦,我觉得闷就去了花园,这会儿才从正门进来,刚刚有不少人看到了呢。


        

不过,阿姨你是不是记错了,不应该是我在楼上,而是你女儿媚儿在楼上吧?”


        

明明媚儿带着人上去了,苏觅怎么就没在楼上?


        

先敷衍过去再说,一会儿让人去找找媚儿在哪儿,这么多双眼睛等着看笑话,可千万不要出事。


        

面对大家好奇探究的目光,陈迎荷咧了咧嘴角,尴尬的堆笑,不得不认下这话:“对,瞧我这记性!”


        

苏觅把她的脸色变化尽收眼底,做出一副好姐姐的模样。


        

“马上要切蛋糕了,我妹妹不在,似乎有点不太好。傅管家,你上去请我妹妹下来。”


        

苏觅侧头对站在不远处的傅管家说话,态度和语气是前所未有的温和,丝毫没有夹枪带棒。


        

“好。好的苏小姐。”傅管家一副吃惊的样子看着苏觅。


        

今晚的苏小姐好不一样。


        

见状,陈迎荷心头一慌,急忙拦住傅管家。


        

“不用麻烦傅管家,媚儿她身体不舒服,还是我亲自上去看看吧。”


        

媚儿带着人上楼,这会儿都没下来,肯定是出什么事了,可别让人上去瞧见了。


        

傅管家拿不定主意看向苏觅。


        

“阿姨不让傅管家上去,未必妹妹在上面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苏觅笑着打趣,可话一出掀起千层浪。


        

周围的人纷纷议论起来。


        

“看苏夫人慌慌张张的样子,难道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就是啊,就是让管家上去喊一下,如果身体不舒服,也好下来叫医生。”


        

“拦着管家,不让他上去,这是在顾虑什么?未必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听到周围议论纷纷的声音,站在一旁的苏父苏允华脸色骤变,看向陈迎荷的目光多了一丝警告。


        

“媚儿在楼上,让傅管家去叫下,怎么了?”


        

苏允华都发话了,陈迎荷不敢再拦着傅管家。


        

只是她却不放心外人上去。


        

“老爷,媚儿一个女孩子,让傅管家上去喊,有些不方便,还是我上去跑一趟吧。”


        

陈迎荷趁着人不注意,给苏允华递了一个眼神。


        

苏允华虽然不知道陈迎荷葫芦里卖得的什么药,但十来年夫妻,这点默契还是有的。


        

苏允华眉宇间有些松动,他看向苏觅说道:“觅觅,还是让你阿姨上去……”


        

“爸,阿姨最近腿脚不方便,还是不要上去了。不如我跟七爷亲自上去叫,够给妹妹面子了吧。”


        

陈迎荷闻言,眼皮子直跳,急忙的说:“不行,哪儿能麻烦七爷,还是我自己去吧。”


        

苏觅没有回答陈迎荷,反而看向一直盯着她看的男人,问道:“七爷,你觉得麻烦吗?”


        

小女人冲着他眨了眨眼眸,傅墨寒看着她,眸色深了几分。


        

“不麻烦。”


        

傅墨寒较先走在前面,苏觅立马跟上去,伸出一只手勾着他的胳膊。


        

感受到她的动作,傅墨寒身子微僵,狐疑的侧头看她。


        

苏觅像是不知道他的疑惑以及不适应,冲着他笑了笑。


        

“没有主人丢下宾客的道理,不妨叫大家一起上楼参观。”


        

宾客们一听苏觅说可以参观二楼,各个都眼巴巴的看向傅墨寒。


        

对于苏觅的要求,傅墨寒都是尽量满足,在小女人希翼的目光中,男人点下头。


        

众人见状立马跟上来, 每个人却亦步亦趋的跟在傅墨寒身后。


        

哪怕是被允许参观二楼,如果没有傅墨寒的带领,谁特么不要命的敢乱参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