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5章 给七爷塞女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餐桌前,傅墨寒慢条斯理的喝着咖啡,眼睑下泛着淡淡的青色,可见昨晚没有睡好,但整个人却罕见的心情很好。


        

这也是傅听白为啥敢壮着胆子,一个劲儿的在他面前推销自己带来的美女。


        

苏觅目光在ABCDEFG七位美女身上一一扫过。


        

还真是一个比一个美丽!


        

她不满的咂咂嘴,从楼梯上下来。


        

傅墨寒听到声音,微微抬眸看过去:“过来!”


        

小脑袋点了点头,苏觅直接走到他身边坐下,拿起一片面包咬了一口。


        

傅墨寒倒了一杯牛奶放在她手边,苏觅很自然的端起来喝了一口。


        

这一举动,倒是让傅墨寒有些意外,不过很快他就恢复过来,继续用餐。


        

那份好心情大有延续下去的驱使……


        

傅听白看到这一幕,心底有千万只草泥马在奔腾。


        

他大哥什么时候伺候过人,就只有苏觅这个丑八怪才会有这个待遇不说,还特么一副不领情的样子。


        

瞥见自己身侧那些个如花一样的美丽女人,傅听白不服气了。


        

一个丑八怪哪儿比得过他带来的女人,又美又温顺,还会伺候人。


        

傅听白脸上扬起笑容,继续卖力的推销。


        

“哥,你看这些女人哪儿不好了,起码比你身边的丑……”眼看着男人喝咖啡的动作一顿,傅听白赶紧改口,“……嗯嗯,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要不这样,今晚先安排A伺候你。


        

明晚给你安排B,后天C,大后天D,咱们每一个都要试一试,不然你不会知道哪、个、好?”


        

傅听白拉长声音,意有所指的看向了苏觅一眼。


        

货比三家,他就不信大哥玩过其他女人之后,还对苏觅情有独钟。


        

感受到傅听白挑衅的目光,苏觅咬面包的动作为之一顿。


        

在她眼皮子底下,傅听白还在给七爷推销女人,当她是死的吗?


        

苏觅心底有些不舒服,拿眼偷偷的瞧了一眼身侧的傅墨寒。


        

他面容冷峻,用餐的速度不疾不徐,丝毫拿不准他在想什么。


        

这一世他只能是自己的男人!


        

苏觅把牛奶杯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放。


        

哐当一声,吓得傅听白往后跳了一步,警惕的盯着苏觅。


        

两人四目相对,苏觅眼中的冷锐跟傅墨寒如出一辙,把傅听白狠狠吓一跳。


        

“你,你要干什么?” 操,这丑八怪,该不会是要跟他打架吧?


        

苏觅站起身,傅墨寒还以为她不吃了,眉心紧蹙在一起,正要叫她过来,却看她走到那一群女人面前。


        

她双手抱在胸前,一只手摸着下巴,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打量她们。


        

苏觅的眼光太过直接,看得有些女人很不自在。


        

傅听白捉摸不透苏觅要干什么,总觉得这女人就像是一只腹黑的狐狸,在打坏主意。


        

“A小姐皮肤白倒是白,五官也好看,就是嘴太大,跟七爷接吻,我怕咬着七爷。”


        

“B小姐的胸确实目测有G,摸着估计也舒服,可七爷不是别人,他只喜欢一手可以掌握的女人!”


        

“C小姐的双腿确实又细又长,就是好像是O型腿,跟七爷走在一起,稍不注意膝盖骨会磕着七爷。”


        

“……”


        

从A到G苏觅全都挑出了不少毛病,全部女人因为她的话,气的面红耳赤,却敢怒不敢言。


        

那副鸡蛋里挑骨头的模样,让傅听白大吃一惊。


        

她不是很想逃离大哥吗?


        

他给大哥塞女人,她不应该是乐见其成吗?


        

现在这样子是感觉像是在宣誓主权啊!


        

傅听白觉得自己不能怂,硬着脖子说:“呵呵,谁说大哥不喜欢了。有缺陷才是美,更何况你说的那些不算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哪儿像你丑到扭曲!”


        

苏觅气得不行:“傅听白,少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哪儿丑到扭曲了,我顶多是脸上有块黑印而已!”


        

傅听白:“你也不看看黑印有多大,占据你半张脸。你也好意思说。你看看我身边的女人哪个不如你好看!”


        

苏觅气得快爆炸,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傅!听!白!”


        

傅墨寒看着她鲜活的样子一阵恍惚。


        

已经有很久没有看到她这样的一面,以往每每在她面前,她都是冷漠抗拒的模样,从来没有表现过这个模样以外的模样,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她的另一面。


        

“你给我……”滚!


        

一只大掌拿起她的手,轻轻揉捏,苏觅的暴怒戛然而止。


        

“疼吗?”男人清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带着怜惜的意味。


        

苏觅诧异的看向他。


        

男人眉眼低垂,神情心疼。


        

那一瞬间,苏觅心的某一处软了一分。


        

她鬼使神差的朝着他点头。


        

“他骂我丑!”苏觅告状。


        

傅听白一听,气成河豚。


        

这女人三岁吗,居然还告状。


        

他们好歹是亲兄弟,大哥应该不至于一怒冲冠为红颜。


        

确认她的手没事,男人放下她的手,摸了摸她那边黑印的脸,神情认真:“不丑!”


        

这样的还不丑?


        

傅听白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捂住倍受打击到灵魂,哦胸腔,控诉道:“哥,你的审美真的很有问题,请睁大眼睛看看,这才叫美女!”


        

他左右拉了一个美女上前来。


        

傅墨寒一个冰冷的眼神看过去,“看你这么喜欢,今晚上让她们一起陪你。”


        

一,一起,陪他?


        

七,七个,一起上,他?


        

傅听白身子晃了晃,一副晴天霹雳的样子。


        

“哥,哥哥,你是在开玩笑的吧?”


        

傅墨寒冷嗤了声说:“长安,送二少爷和他的七仙女去酒店开个房间!”


        

傅听白一听这话,就知道他动真格,赶紧求饶。


        

“哥,我不是,你听我说,没必要七个。”


        

“不是,一夜七个,我不行啊,呸我不是不行,哎呀我,能不能不要七个……”


        

不管傅听白如何说,还是被长安带着人拖走。


        

“哥 你听我说,哥不能这样子对我,好歹我是你亲弟弟,哥……”


        

傅听白声色悲痛的求饶,就在他心如死灰的时候,苏觅开口叫住了长安。


        

傅听白看苏觅喊下长安,还以为她要为自己求情,满心的期待。


        

只是心底却又在想,他一向跟苏觅不对盘,她怎么能会好心为自己求情?


        

苏觅往他这边看了一眼,嘴角含笑,眉眼弯弯,这幅样子笑吟吟的模样,不由的让傅听白毛骨悚然,心底隐隐生出一股不好的感觉。


        

苏觅走近长安,说:“长安兄,记得给二少爷买七盒套套。免得到时候一个个抱着孩子上门找你家二少爷,你家二少爷都不知道要娶谁?”


        

长安:“……”


        

傅听白:“……”


        

傅墨寒:“……”


        

短暂的错愕之后,长安抬眸第一次正式的看了她一眼。


        

今天的苏小姐有点调皮!


        

“苏小姐你放心,我一定会买最好最贵的七盒套套,绝对不会让二少爷以后为难!”


        

傅听白暴跳如雷:“长安,你个坏胚子,你丫的敢如此对本少爷,小心本少爷让你卷铺盖滚蛋!”


        

长安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轻飘飘的回了句:“抱歉二少爷,我的主人是七爷。”


        

换句话说,傅二少还没那个权力让他长安滚蛋。


        

被狠狠噎了一下,傅听白拉长了脸,结局仍旧是无论他如何求饶,还是被长安连拖带拽的赶出了裕景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