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6章 我要掐死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饭厅里,只剩下苏觅和傅墨寒两人。


        

刚刚有傅听白等人在,她还没那么紧张,现在跟他独处,对傅墨寒刻入骨髓的害怕,如开闸的洪水,尽数倾泻而出。


        

“继续吃早餐!”


        

苏觅闻声,转头看过去,男人已经走到餐桌前坐下。


        

他今天穿的休闲款的白衬衫,领口往下有三颗扣子没有扣在一起,领子松松垮垮的垂落,从她的视角,正好看到男人棱角分明的锁骨,以及健硕而不失美感的胸肌。


        

目光如被烫了一下,苏觅仓皇收回视线,莫名觉的有点热。


        

“嗯?”男人见她没动,眉心微蹙。


        

苏觅望着他,捏了捏掌心。


        

自己在畏惧什么,说过不再排斥他。


        

她深吸口气,走过去,在对面坐下。


        

傅墨寒见她之前坐在自己身边,现在反而坐在对面,眸色暗了一分。


        

“吃这个好吃!”苏觅用公筷夹了虾饺放进他碗里。


        

知道这个男人有很严重的洁癖,虽然对自己一度宠爱,但自己从来没有给他夹过菜,万一嫌弃呢,还是用公筷比较好。


        

可她这幅举动落在傅墨寒眼底,却成了另有目的的讨好。


        

“有事?”男人的声色冷了一个度。


        

“啊?”苏觅觉得不解望着他。


        

她都主动对他好了,他怎么还不高兴?


        

如果这个时候,自己说出要出门的话,很大可能不同意吧?


        

因为她经常逃跑,加上他强烈的占有欲,他很喜欢把她困在裕景园,算起来这次好像她有一个月没有出过裕景园。


        

她还想着去苏家一趟看热闹呢!


        

她想了想,眼前忽然一亮,说道:“刚刚我的表现如何?”


        

“嗯?”男人眉梢微挑,不明白她的刚刚指的是什么?


        

苏觅也不跟他拐弯抹角,“就是刚刚我帮你拒绝七仙女,还对你好,给你夹菜了。”


        

“乖!”男人毫不吝啬的夸了一句。


        

虽然自由一个字,苏觅还是看得出来男人心情似乎不错。


        

就是这个时候,趁热打铁!


        

“我想回家一趟!”


        

几乎是她话落下的瞬间,男人面色冷了一个度。


        

苏觅心底咯噔一声,是不同意吗?


        

都怪自己之前作的太厉害,在他那儿的信任度几乎绝对是负数。


        

怕他误会,她急忙补充道:“我只是回苏家,你别乱想。我过去是要把陈导给处置了。”


        

这男人八成以为她出门,是要去见何黎书。


        

主要是以往,她确实每次出门都是要去见何黎书,他这么想也是应该的。


        

男人冰冷的脸色晦涩不明,苏觅的心一点一点的沉下去,颇为失落。


        

女孩双眸骤然暗淡下去,白皙的小脸再也找不到刚刚的光彩,傅墨寒只觉得心头一阵烦躁……


        

一时间饭厅里的气氛凝结成冰,空气都变得稀薄了。


        

苏觅再也没什么胃口,默默的放下筷子。


        

“让长安寸步不离的跟着你!”


        

耳旁突然传来男人的话语,苏觅立马抬头看他,似乎有有些不敢置信。


        

“好,寸步不离的看着我!”


        

女孩失落的面容上绽放出大大的笑容,差点晃花他的眼。


        

这么高兴,但愿你没有另有目的!


        

不然……


        

傅墨寒捏了捏筷子,指尖泛起青色,脸上闪过阴鸷的冷意。


        

苏觅带着长安出门,傅墨寒的另外一个得力手下故里正好从外面回来,看到这一幕,惊讶万分。


        

七爷竟然让苏觅出门!


        

故里走近饭厅,踌躇的问道:“七爷您放苏小姐出门,就不怕她又逃跑?”


        

男人放下咖啡杯,抬眸是眼底寒光乍现。


        

强大的气场吓得故里连忙往后退了几步,三缄其口,哪儿敢再过问半分。


        

他就想不通了,苏觅明明又丑又普通,七爷怎么就非她不可?


        

苏家经营着服装生意,跟历史悠久的世家比,只是个三流豪门。


        

而傅家是凌驾于整个帝国豪门的古老庞大的家族,以苏觅的家世根本配不上七爷。


        

据他所知,两人在一年以前从未有过交集,为什么那一次相遇之后,七爷对苏觅极其特殊,哪怕丑到扭曲,作成那样,都非她不可!


        

……


        

苏家。


        

苏觅带着长安进门的时候,苏允华还没有去公司,看到苏觅进门,楞了一下。


        

从昨晚开始,她就不太一样,今天穿着打扮,也没有往日那般重金属摇滚风,而是一件简单水蓝色小裙子。


        

“爸……”苏觅声色冷淡的喊道。


        

苏允华沉浸在苏觅的改变中,没有听出她的冷淡。


        

嗯了一声之后,想到昨晚上的事,脸色不太好,正要开口,得知苏觅来了的苏媚儿,发疯般的从楼上跑下来。


        

“苏觅,我要掐死你!”


        

苏媚儿冲上来,伸出双手狠狠的往苏觅的脖子上掐去。


        

长安反应很快,立马挡在苏觅面前,阻拦住苏媚儿。


        

“你滚开!”苏媚儿愤怒的吵嚷着,发疯般朝着长安又大又踹。


        

长安拧着眉心承受着,既没有还手,也没有让开半分。


        

还不是苏媚儿是苏觅的妹妹,以前对苏家的人稍微不尊重,苏觅就给自家七爷甩脸色。


        

看着长安紧握着拳头,极力的隐忍,苏觅心头一沉,满心的懊恼。


        

她直接上前,抓住苏媚儿在长安身上乱打的手,用力一扭。


        

“啊!”苏媚儿吃痛的大喊。


        

陈迎荷听到动静赶来,正好看到苏觅扭伤苏媚儿的胳膊,她立马上前扶住苏媚儿,愤怒的冲着苏觅吼道:“苏觅,你怎么如此歹毒?媚儿刚遭受那种事,你不仅不关心,还出手伤害她!”


        

苏觅扫了一眼,站在一旁沉默不语的苏允华,满心的失落。


        

明明不是她的错,如果不是苏媚儿要掐她,被长安阻拦,如果不是她对长安又打又踢,她也不会看不惯出手,捏痛她的手。


        

可苏允华却跟看不见似的,冷漠的站在一旁,任由陈迎荷辱骂她。


        

其实这种场面,以前发生过很多次,那个时候她从来没有细想过,现在想来,不是他夹在中间左右为难,而是他不说话,就是在偏帮陈迎荷母女欺负她。


        

苏觅讥讽一笑,看着陈迎荷说:“阿姨这话说的,我对妹妹怎么了吗?”


        

“倒是妹妹,无缘无故就想掐死我,要不是长安兄挡在我面前,怕是这会儿我的脖子上会留下一圈红印。”


        

“其实呢,我受点伤没什么,但七爷看到了,会心疼,保不准雷霆大怒,殃及苏家,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