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9章 很严重的狂躁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果然,七爷是不会放心她一个人出来。


        

他应该是看到是何黎书纠缠她。


        

一想到那个容易动怒的男人,苏觅一阵头皮发麻。


        

何黎书见她不说话,还以为她是默认跟他走,心急的伸出手去抓她的手腕。


        

“觅觅,我们现在就走。”


        

忽然这时候,苏觅感觉到有道冰冷的视线,直直的看着她。


        

仿佛自己要是跟何黎书走了,她马上就会被挫骨扬灰一般。


        

她眼疾手快的躲开何黎书伸过来的手,眼底带着浓郁的嫌弃。


        

上辈子,就是这只手把她推入地狱!


        

何黎书以为苏觅是在害羞,继续上前一步,“觅觅,别怕,我们赶紧离开。”


        

苏觅压下内心翻腾的,冷冷的看向何黎书的:“何黎书你真的喜欢过人吗?”


        

何黎书愣怔住,不解的看着她。


        

苏觅怎么问出这番话,是在怀疑什么吗?


        

“觅觅,你怎么了?我当然真的喜欢过人,那个人就是你啊!”


        

换做是上辈子的苏觅,绝对会被他的甜言蜜语所蒙骗。


        

“何黎书你的喜欢是,边喜欢苏媚儿,边哄骗我喜欢我,脚踏两只船吗?”


        

何黎书诧异住,脸上浮现出慌张。


        

苏觅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他佯装镇定的说:“觅觅你在说什么?是不是傅墨寒给你说了什么?我跟媚儿没什么,从始至终我只喜欢你。”


        

“何黎书少在我面前装了,如果你跟苏媚儿没什么,你不会在她出事后,较先赶来苏家?!”


        

似乎被戳中心思,何黎书脸色僵了一下。


        

苏觅看着他脸上的神情,声色拔高,似乎像是要说给某人听。


        

她也的确是要说给,车里的男人听。


        

“何黎书,以前我瞎,不知道你喜欢的人是媚儿,我缠着你不放,给你造成困扰,我很抱歉。以后,我苏觅不会在喜欢你分毫!”


        

看着苏觅眼底的认真,何黎书心头莫名的慌了一记。


        

仿佛就像是自己最重要的东西,在慢慢流失。


        

“觅觅你不会喜欢我?那你喜欢谁?傅墨寒吗?


        

你别傻别天真了。傅墨寒是什么身份,你又是什么身份?


        

你们之间隔着天与地。无论是家世,外貌,你哪一点配得上他?


        

觅觅你看清楚点,你跟我才是天生一对。


        

跟我走,我会好好爱护你。”


        

话落,何黎书对她再次伸出手。


        

何黎书自认为说了这番感人肺腑的话,加上他深情的目光,肯定会打动她。


        

在他期待的目光中,果然,苏觅动摇了,朝着他伸出手。


        

随着苏觅的手越来越近,何黎书嘴角的弧度扬得越来越大。


        

看吧,他就说这丑八怪哄两句就好了。


        

林荫下的车内,满车厢冰霜。


        

坐在驾驶座上的故里,绷直了背脊,大气不敢出。


        

苏大小姐,求您行行好,可别握上何黎书的手,不然七爷会发疯的!


        

后座上的傅墨寒,双眸死死的盯在苏觅身上,随着她的手越发靠近何黎书,男人双眸眯起寒光。


        

果然,是不能相信她!


        

“开车!”


        

男人失望的收回目光,再也没看窗外一眼。


        

车子疾驰而去,傅墨寒刚好错过精彩的一幕。


        

咔擦……


        

苏觅握住何黎书的手,反手一扭。


        

“啊!”何黎书痛呼出声。


        

苏觅收回手,像是觉得他脏,在他的衣衫上擦了擦。


        

“何黎书,刚刚只是给你的一个小教训,如果你以后还敢说我配不上七爷,当心你的狗爪子!”


        

气死她了,她哪儿差了,怎么就配不上七爷了?


        

虽然以前她不学无术,但她现在不会了。


        

自己就长了一块黑印,等去掉了,她也是个大美女好吗。


        

她凶恶的瞪了他一眼,转身进了车厢。


        

啪——


        

车门被摔上,长安被吓得差点从驾驶座上跌下来。


        

苏小姐还真是越来越凶猛了!


        

裕景园。


        

苏觅刚踏进屋,就觉得不对劲儿。


        

今天的佣人好像格外的小心翼翼,大气不敢出,像是生怕惹怒谁。


        

傅管家见她进门的第一时刻就迎上去。


        

“苏小姐得罪了,七爷有令把你送回房间!”


        

这一幕丝毫不陌生。


        

上一世自己从苏家回来之后,就被傅墨寒关了整整一周。


        

还是靠她自己,不吃不喝绝食才换来一丝自由。


        

可明明她拒绝了何黎书,甚至都打了他,怎么还要把她关起来?


        

“傅管家,七爷呢,我要找他问清楚。为什么要把我关起来?”她想去问清楚,到底发生什么事?


        

傅管家脸色凝重的朝着某一处看了一眼,随即说:“七爷一回来,就进了拳房。”


        

“进了拳房?”苏觅惊讶住。


        

傅墨寒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呆在拳房里打拳。


        

他现在心情肯定很糟糕,毕竟都要把她关起来了。


        

“你知道七爷怎么了吗?为什么不高兴?”明明今早上她走的时候,他心情还不错,怎么她才去了一趟苏家,他就不高兴了,甚至还要把她关起来?


        

傅管家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苏小姐还是回房间去吧,免得一会儿七爷出来看到你没有在房间,会更加不高兴的。”


        

七爷在拳房的时候,没人敢去打扰。


        

这会儿,傅墨寒在气头上,她自然不会这个时候去撞枪口。


        

苏觅回到房间,先去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下楼。


        

她往拳房看了一眼,发现没什么动静。


        

他还在里面吗?


        

苏觅走过去,趴在门上侧耳倾听。


        

拳房的隔音效果很好,以至于她什么也没听到。


        

“苏小姐,您这是在做什么?”


        

傅管家从厨房出来,看到她站在拳房门口,疑惑的问道。


        

苏觅被吓了一下,脸上有些不自在。


        

以前的自己恨不得离傅墨寒远远的,现在她眼巴巴的找上他,总觉得有些……尴尬。


        

她把脸颊上的头发拨到耳后,指了指拳房:“七爷还在里面?”


        

对于苏觅主动问起七爷,傅管家眼底闪过错愕,只不过他向来波澜不惊,迅速镇定下来。


        

“七爷已经在十分钟之前离开了裕景园!”


        

“什么?离开了?”苏觅惊讶住。


        

这个趋势真的跟上一世完全一样。


        

“七爷是不是因为我在苏家见过何黎书,而生气了?”


        

明明自己当场拒绝了何黎书,他怎么还生气?


        

傅管家大吃一惊,脸色随之变得有些冷:“苏小姐,不是我说你,明知道七爷不喜欢你见何黎书,为什么你还要见他?


        

也难怪,七爷一从外面回来,就进了拳房发泄。”


        

傅墨寒有很严重的狂躁症,如果不去拳房发泄,整个裕景园怕都要遭殃。


        

苏觅被噎了一下,心头沉闷。


        

估计是她处理的不够好,七爷才会生气吧?


        

嘎吱——


        

拳房的门被打开。


        

七爷还没走?


        

苏觅希翼的抬头看过去。


        

昏暗的房间,有个亮堂堂的东西,逐渐走屋内走出来。


        

在看到苏觅的第一眼,就扑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