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20章 他今晚就是要睡在这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觅也不等男人答不答应,对一旁的傅管家说:“傅管家,你让人把客厅收拾下,还有把药箱拿上楼。”


        

吩咐完,她就抓着傅墨寒完好的那只手,拉着他上楼。


        

傅管家看着那两人离去的身影,不禁感慨。


        

果然,还是苏小姐的影响力大,但愿这是好事。


        

卧室。


        

苏觅把傅墨寒按到沙发上坐下之后,她拿过佣人送进来的药箱,坐在一旁捣鼓,嘴上碎碎念起来。


        

“你这人,一点信任都不人家。别人给你的发什么你就信什么。还搞得一手的伤!”


        

“哎,归根结底,都要怪我,是我以前太作,导致我现在在你这这儿信任度为零。”


        

“你以后别拿自己的身体发泄,要是不高兴了,就……”


        

苏觅拿着消毒水、云南白药和棉签,坐过来,瞥见男人一直盯着她,她才惊觉到自己好像说多了。


        

她尴尬一笑,拿了棉签沾了消毒水,往他伤口上去。


        

“可能有点疼,你忍着点。”


        

女孩轻柔的安抚,小心翼翼的处理伤口,这一改变,让傅墨寒觉得极其不真实。


        

她以前从来,不会做这些。


        

“要是不高兴,就怎么?”


        

苏觅正在认真给男人包扎,忽然听到他询问的话,楞了一瞬。


        

不高兴,就怎么吗?


        

她拧眉想了一下,确认包扎好,打了一个结之后,伸出双手抱住男人。


        

“就让我抱抱。”


        

男人的面容如春回大地一般放晴,眼眸深处泛起丝丝柔色。


        

“不准反悔!”


        

男人的下巴抵在她的头顶,低哑的声音传入她的耳力,苏觅忽然有种鼻酸的感触。


        

他是真的很害怕她的一次次出尔反尔,一次次逃离,一次次不要他!


        

“嗯!”她忍着酸涩,在他怀中重重的点头。


        

……


        

哄好他之后,两人进行了一次最温馨的晚餐。


        

用晚餐之后,苏觅想到一个很严重的事。


        

就是,自己搬去傅墨寒的房间,他今晚又在裕景园,那是不是意味着两人要睡同一间房?


        

想到这儿,苏觅有点害怕。


        

无论是前世今生,傅墨寒都遵从着最后一丝底线。


        

在她不愿意的情况下,绝对没有冲破最后一道防线。


        

上一世的时候,明明有好几次,他怒不可遏的撕碎她身上的衣衫,甚至该做的都做了,就是在最后一步的时候,停了下来。


        

难道是他不行?


        

“吃好了?”


        

对面传来男人的声音,苏觅被吓一跳。


        

意识到自己刚刚在想什么,脸悠的一下红了。


        

该死的,果然是饱暖思yin欲!


        

“麻麻。你脸红了。”


        

额……


        

“咳咳……”苏觅一个岔气,忍不住咳嗽起来。


        

这皮孩子瞎说什么。


        

她哪儿脸红了?


        

她下意识的捂了捂脸颊,没好气的瞪傅款机。


        

一转头就对上傅墨寒意味不明的目光。


        

苏觅的脸一下子更红了。


        

“我,那个,吃好了,先,先上楼了。”


        

话落,苏觅急忙站起身,脚步匆忙的跑上楼,仿佛后面有什么在追她似的。


        

傅款机歪着脖子,不解的看向苏觅跑走的方向,念叨:“麻麻怎么害羞成这样?”


        

还不是你揭穿她!


        

“傅款机!”


        

根据分析,粑粑的声音很冷,在生气中。


        

傅款机立马转过头,讨好的喊道:“粑粑!”


        

男人眼神冰冷,带着警告:“再敢欺负我女人,当心你的零件!”


        

威胁!


        

赤果果的威胁!


        

傅款机可怜巴巴的缩到角落,画圈圈去了。


        

苏觅跑进卧室,靠在关上的门上,捂住发烫的脸,气息微喘。


        

该死的,怎么就在傅墨寒面前露出娇羞的一面,还好死不死的被傅款机给揭穿了?


        

哎~~


        

但愿,傅墨寒没有多想。


        

去浴室洗了脸,燥热终于被缓解。


        

她拿出电脑,开始查看比赛的事情。


        

不知不觉,时间过去了四个小时。


        

嘎吱——


        

房门忽然被打开,苏觅被吓一跳,惊讶的看向门口。


        

见到来人是傅墨寒,她下意识的问道:“你怎么来了?”


        

傅墨寒神情微顿,看向她的目光冷沉下来。


        

苏觅意识到自己无意间说了什么, 慌忙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


        

“这是我房间,我不能来?”


        

听这冰冷的语气,就知道生气了。


        

“没有,能来。 我刚那样下意识的问出来,只是以为我在我自己的房间。”


        

“这事不能怪我,谁让你这几天不在裕景园,让我觉得这个房间是我的了。”


        

傅墨寒脸色缓了稍许,关上房门走了过来。


        

高大的身影逼近,苏觅有种压迫感。


        

她无所适从的往沙发的角落挪了挪。


        

“额。那个,你今晚,要,要睡在这儿?”


        

傅墨寒走过去的步伐停顿住,漆黑的双眸看向她。


        

幽深的眸光,仿佛千年寒潭,深不见底的。


        

苏觅下意识的咽了咽喉咙,有些后悔问了刚刚那番话。


        

“这是我房间!”


        

答非所问,却告诉苏觅一个事实。


        

他今晚就是要睡在这儿。


        

苏觅抿了抿滣,倍感压力的应道:“好!”


        

其实,她从之前的房间搬过来的时候,就想过这件事。


        

既然搬过来,跟他睡在一起,就是不可避免的事。


        

听到她回答的那个字,男人浑身的冰冷收敛起来,看向她的目光柔了几分。


        

“时间不早了,去洗澡。”


        

苏觅往电脑上看了一眼,发现十点多了。


        

明早有课,是应该睡觉。


        

“嗯。那我先去洗澡了。”


        

她放下电脑,就冲进浴室。


        

傅墨寒见她没有拿换洗的衣服,无奈的摇头,打算去衣帽间,帮她拿换洗的衣服。


        

在经过沙发的时候,无意间瞥见电脑网页上的内容,脚下步伐停顿了两秒,随即就像是没有看到过一般,径直的进了衣帽间。


        

苏觅脱掉衣服,刚站在淋浴下面,就听到浴室的门被敲响。


        

那一瞬间,心猛地跳了一下,险些跳出嗓子眼。


        

“有,有事?”她赶紧关掉花洒,抱着胸口,冲着门外问道。


        

“换洗的衣服。”


        

听到傅墨寒说的话,苏觅恍然大悟的拍了一下额头。


        

该死的,刚刚太紧张,结果给忘记这事了。


        

“你,你放在门口,就行了。我一会儿出来拿。”


        

她的话落下之后,好一会儿没有听到男人的回答。


        

这是,给她放在门口地上了呢,还是没有?


        

苏觅拿不准,壮起胆子,走到门口。


        

她深吸口气,打开一条门缝,往外望去。


        

瞬间,苏觅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