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37章 不然苏觅都死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保镖:“不是只拦着你,是所有人。”


        

傅听白觉得这事不简单,怎么好端端的拦着所有人不准上二楼。


        

“谁允许的?我哥吗?”


        

保镖摇头:“是傅管家吩咐的。七爷从昨晚上睡到现在怕是还没有醒来。”


        

傅听白一听,觉得事情有点严重。


        

“我哥病得这么厉害,你们居然不立马通知我。都给我滚开!”


        

傅听白就是傅家的混世魔王,老宅和裕景园上下哪儿有人敢惹他。


        

两个保镖哪儿还敢拦着,立马让开。


        

傅听白快步上楼,傅款机紧跟在后面,两个保镖想要拦傅款机,却碍于傅听白的默许,也不敢拦着,目送一人一机上楼。


        

等人上楼后,其中一个保镖赶紧去通知傅管家。


        

卧室。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陆铭刚站起身,打算去楼下,叫人送餐上来,卧室的门就被打开。


        

傅听白风风火火的冲进来。


        

“哥,你没事吧?”


        

视线在靠坐在床头的傅墨寒身上来来回回打量了一个遍,对上他冰冷的眼神,傅听白猛打了一个冷颤。


        

这么凶,看起来不像是生病了。


        

傅墨寒淡漠的看了他一眼,说:“有事?”


        

傅听白摇头:“我没事。就是来看看你跟那丑……苏觅怎么样了?咦,你生病,怎么不见那女人在?”


        

傅听白视线在屋内搜寻,只看到大哥和陆铭两个大男人在房间里。


        

奇怪了,丑八怪去哪儿了?


        

后知后觉发现自己的话落下之后,卧室里的气氛变得很微妙。


        

他是说错了什么吗?


        

“粑粑不见麻麻,还把麻麻关起来,你当然看不到麻麻。”傅款机从门外进来,接着傅听白的说话。


        

“难怪了。”傅听白摸了摸下巴,对这种情况见怪不怪了,“哥,我都说了多少次了,那女人不会爱上你,何必绑着她不放,依照我看早点让她滚,寻找下一春。”


        

这话说完之后,他发现自家大哥脸色极其差,傅听白秒怂,哪儿还敢多言。


        

傅墨寒冷锐的目光看向一旁的陆铭,冷声道:“你把她关起来了?”


        

陆铭悻悻的摸了摸鼻子,说:“我怕她想要跑,才把她关起来的。”


        

傅款机滑动身体走到傅墨寒身边。


        

“粑粑,你不是最爱麻麻吗?麻麻没有做错事,你怎么能把她关起来,让她伤心。”


        

感觉傅款机要说什么,陆铭立马上前,要按它的关机按钮。


        

“机器人给我出去,这儿没你说话的份。”


        

傅款机嘤嘤嘤的躲在傅墨寒旁边。


        

“粑粑救命。宝宝还不能死,宝宝还要播放麻麻给粑粑的留言呢。”


        

她给自己留言了?


        

傅墨寒一个警告的眼神看向陆铭,后者哪儿敢上前来。


        

傅款机见粑粑护着它,赶紧播放苏觅的录音。


        

【七爷,明明我们之前谈好,双方改变。我已经在变好,尝试着慢慢喜欢你。


        

就在我对你满怀期待,甚至有那么点喜欢你的时候,你却把我推到了原来的位置。


        

我什么都可以容忍,唯独不会容忍你不允许我去看我哥哥。那是我亲哥哥,用命护着我的人。


        

如果你没办法接受,我想我会变回以前那个苏觅。如果那是你想要看到的,我想我会满足你!】


        

后面的话,苏觅已经泣不成声。


        

【傅款机关掉吧,我很难受,不想跟他说了。这一次我明明没有做错,不仅不见我,还把我关起来,哪儿有他这么讨厌的人。呜呜……】


        

【我就是去看了一下哥哥嘛,如果他连哥哥的醋都吃,那我都不想理他了。呜呜……】


        

听完录音,傅墨寒的脸色阴鸷的可怕,仿佛下一秒就要杀人。


        

他目光阴冷的看向陆铭,咬牙切齿的说:“你把她关起来的?”


        

陆铭目光躲闪,心虚的想要溜走。


        

“我,我,我这不是,怕趁着你睡觉的时间,逃走,才叫傅管家把她关起来的。”


        

陆铭秒怂把锅甩给傅管家。


        

这个时候,傅管家正好赶来,听到陆铭的话,嘴角狠狠的抽了抽。


        

立马辩驳:“七爷,陆少吩咐的话,我以为是你的意思,才把苏小姐关起来。”


        

陆铭瞪了眼傅管家,后者一副没有看到的样子,理都没理他。


        

傅墨寒立马掀开被子下床,陆铭见此吓得立马往后退。


        

男人毫不客气一拳打在他的腹部,陆铭吃痛的捂住肚子,疼的倒抽凉气。


        

“别再有下次!”


        

话落,男人疾步出了卧室,很显然是要去找苏觅。


        

陆铭吃痛的捂住腹部,想要喊傅墨寒,可他哪儿敢喊。


        

苏觅被老爷子叫走,要是让他知道,怕是杀了他的心都有了。


        

还是赶紧溜!


        

傅听白像是看出陆铭的意图,挡在他面前,高声高气的说:“陆少这是要逃去哪儿?平时也没见你如此怂!”


        

陆铭现在对傅听白,那是恨得咬牙切齿。


        

“赶紧让开!回头有个病痛有求于我,那就休怪我不会买账!”


        

傅听白心想陆铭医术高超,兴许以后自己还真有用上他的时候。


        

“行吧,记住你的话,以后本少爷找你,你可不能推脱。”


        

陆铭赶着离开,不想跟傅听白纠缠,点了点头,快步出门。


        

刚下楼梯,傅款机不知道从哪儿钻出来,抓住他的胳膊。


        

“粑粑,麻麻不见了,肯定是他搞的鬼!”


        

陆铭真的要被气死了。


        

找个机会,他一定要让傅书歌把傅款机给人道毁灭。


        

被傅墨寒的目光看着,陆铭哪儿还敢不说。


        

“不知道老爷子是如何知道你这次头痛症发作,就派了武当过来,把苏觅给接走了。”


        

傅墨寒漆黑的眸底闪过嗜血的狠戾。


        

“备车!”


        

长安立马要去准备车,傅听白却跳出来邀功:“哥,我车技好,我载你去老宅!”


        

……


        

五分钟之后,兰博基尼车里。


        

驾驶座上,傅听白时不时用眼角余光偷瞄身侧浑身冰冷的男人。


        

这次两人似乎闹得有点大。


        

苏觅在录音里说,她只是去看她亲哥哥,大哥就吃醋生气,这个似乎有点没道理。


        

难怪,苏觅会有点失望。


        

看大哥这幅默不吭声的模样,心底应该很难受吧。


        

虽然苏觅没有什么可取之处,可大哥就是莫名的喜欢她。


        

那种喜欢程度,让他前所未有见。


        

好不容易喜欢的人,刚要开始喜欢他,结果被自己给作没了,那种感觉太特么的操蛋了。


        

“大哥,丑……苏觅只是去见她那病秧子哥哥,你吃飞醋也难怪她会生你气。


        

我听说啊,当年车祸,就是人家苏家大少爷用身体护在苏觅头上,不然苏觅都死了。


        

她只是去看她哥哥,你也应该宽容点。


        

吃舅子的醋,确实有点过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