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38章 要么七爷把苏小姐给忘记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在为她说话?”男人沉沉的声音响起,傅听白立马闭麦。


        

是啊,他帮苏觅那个丑八怪说什么好话。


        

他是巴不得两人闹矛盾。


        

“呵呵,我那还不是见不过你难受嘛。”


        

傅墨寒不想跟他说话,闭了闭眼眸,压下眼底情绪。


        

原来她是去见苏澈!


        

傅听白见自家大哥闭上眼眸,情绪很低,不敢再开口说话,脚下油门踩到底,加快速度。


        

半个小时后,车子抵达老宅。


        

武当听到佣人的汇报,立马出来迎接。


        

“七爷,九少爷。”


        

傅墨寒冷着脸,走进客厅。


        

老爷子坐在客厅,面前摆着一张棋盘,上面摆放了不少棋子,看来已经下来不少时间。


        

“她人呢?”


        

老爷子看他的这幅态度,脸色沉了几许。


        

“规矩呢?”低沉的声音透着严厉。


        

傅墨寒在他的对面坐下,声色不卑不亢:“爷爷,没有经过我的允许就请我的女人过来做客,这就是爷爷的规矩?”


        

跟在后面进来的傅听白,真想给自家大哥竖无数个大拇指。


        

全家族上下,也就只有大哥不惧怕爷爷。


        

两人对视,剑拔弩张,傅听白只觉得两人要打起来。


        

从小到大,大哥一项都听爷爷的话,也是最尊敬爷爷。


        

现在为了苏觅,跟爷爷叫板,那女人究竟哪儿好了?


        

在两人僵持的时候,长安快步走进客厅,在傅墨寒身边站定说:“七爷,已经调过监控,苏小姐被人带去了楼上的书画房。”


        

他才前脚刚进老宅,不到五分钟,就已经调走老宅的监控。


        

老爷子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这是自己一手培养的孙子,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手都伸进老宅。


        

“好,好,傅墨寒你现在能耐了,居然在老宅安排了你的人?”


        

傅墨寒仿佛没有看到他的怒气,一脸淡然的站起身:“爷爷,最近二叔频繁来看你,我不放心你,才会安插人进来。如果你不喜欢,我就把那些保护你的人撤走。要是出什么事,奶奶和父亲追问起来,那可就不是我的责任。”


        

傅墨寒一句话把老爷子给堵住。


        

傅老爷子戎马半身,无所畏惧,却唯独怕傅奶奶。


        

傅墨寒没有在跟他多说,径直的上楼。


        

老爷子看着他这幅态度,气得心口疼。


        

傅听白见状,赶紧上前把老爷子给扶住。


        

“爷爷,你别生气。大哥他是护短,就跟你对奶奶一样。”


        

之所以,傅墨寒深的傅老爷子喜欢,很大的原因就是傅墨寒的某些性子像极了他。


        

“臭小子。那个女人有什么好,又丑又笨,听傅管家说还老是跟小七闹。小九你说你哥是眼瞎了,还是被猪油蒙了心?”


        

傅听白打小就崇拜他哥,也是一个十足的护哥狂魔。


        

老爷子诋毁他哥,他就有点听不下去了。


        

“爷爷,大哥他好不容易有个女人,你就由着他。苏觅那么丑,总有一天大哥会玩腻的。到时候咱们再给他物色个天下第一美女!”


        

一旁还没有离开的长安,有点听不下去了。


        

“傅九少,容我插一句,三五年内,七爷怕是玩不腻苏小姐。”


        

他们这些做下属的最清楚。


        

七爷对苏小姐的占有浴,强烈到变钛。


        

要是哪一天七爷放弃苏小姐,唯独两种可能,要么七爷死了,要么七爷把苏小姐给忘记了。


        

傅听白听这话就不乐意了。


        

什么叫三五年内玩不腻,人的一辈子很长啊,总有一天会玩腻。


        

“爷爷,三五年玩不腻,咱们等个十年。我就不信大哥玩不腻!”傅听白朝长安哼了一声。


        

对于认不清现实,钻牛角尖的人,长安觉得自己还是少跟这种人掰扯,说不清!


        

傅老爷子觉得傅听白说对,他拍了拍他的手说:“小九认识的女人多,给你大哥物色一个品行出色的女人。要是沁心在就好了,那样……”


        

“爷爷!”


        

傅听白立马呵斥住他,阻止他说下去。


        

老爷子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没有再说下去。


        

楼上,书画房。


        

傅墨寒推开门的时候,苏觅整个人趴在桌子上,手里握着毛笔,有一搭没一搭的写写画画。


        

阳光从玻璃窗洒进来,照在她白皙的脸颊上,根根分明的睫毛上下扑闪,似乎在不满,小嘴儿微微嘟起,过分可爱。


        

阴郁了一路的心情,因为看到她,有变好的趋势……


        

苏觅听到响声,还以为是下人,慵懒的抬眸看了一眼,然后又垂下眼眸,看向面前的宣纸。


        

过了接近两秒,苏觅才意识到什么,她立马抬头看过去。


        

当看到来人,一双乌黑的眼眸底,划过光亮。


        

“七爷……”


        

她激动的站起来,脸上带着喜悦,可想到他对自己做了什么,笑容僵硬在脸上。


        

看到女孩因为他的到来,而绽放出笑意的面容,傅墨寒心底最后的一点阴郁散了去。


        

“做什么?”男人迈开脚,走了过去。


        

苏觅撇撇嘴,指了指面前的宣纸,好几秒才吝啬跟他说话:“老爷子让我写毛笔字,说,说是什么修身养性!不然配不上你!”


        

视线在宣纸上扫了一眼。


        

上面横七竖八的躺着几个字之外,就是动物和水果。


        

男人眼底闪过轻笑,要是爷爷看到她写的什么乱七八糟,估计会气的血压飙升。


        

“你的字确实需要练一练。”傅墨寒走过去,握住她的手,在宣纸上写字。


        

男人的忽然靠近,让苏觅觉得有些不自在,脸颊微微有些泛红。


        

“我,我,我们吵架了呢。不准你靠近我。”她挣脱他的手,往旁边退了一步,与他拉开距离。


        

昨晚上,她难受了一晚上,他见到自己一句也没提过,这算什么。


        

傅墨寒看着她气鼓鼓的脸颊,眸色深了几分。


        

“以后不会了。”


        

苏觅疑惑的蹙眉。


        

以后不会了,是什么意思?


        

“你昨天还把我关起来了。”她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他一下。


        

“不是我的意思。”


        

苏觅楞了一下。


        

他应该是昏睡过去了,不知道。


        

“虽然不是你的意思,但他们因为你才把我关起来的,你要给我一个解释。你昨天到底怎么了?”


        

提到昨天的事,傅墨寒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


        

毕竟是他误会了。


        

“你昨天去看你哥了?”


        

苏觅点头:“我就是去看我哥哥一眼,一回来就被你的人关起来。录音里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现在生你的气!”


        

她扭开头,一副不想看到他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