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40章 你们怎么不是我生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哪儿想到,大哥亲自教苏觅写毛笔字不说,好像很享受的样子。


        

他收了收因为惊讶而长大的嘴,拉上房门后,迅速的跑下楼。


        

老爷子见只有他一个人下来,眉心微蹙。


        

“你大哥呢?”


        

傅听白把自己的身子摔进沙发里,夹起二郎腿,这拿住一副极其轻描淡写的语气说:“教苏觅写毛笔字!”


        

“你说什么?”傅老爷子一副惊愕的模样。


        

那小子居然在写毛笔字!


        

傅听白见他大惊小怪的样子,自己总算是安慰了不少。


        

他刚刚看到的时候,也是不淡定。


        

连一项泰山崩于前的老爷子,都在惊讶,自己的拿点大惊小怪算的了什么。


        

“爷爷,你也看到了。大哥对那个丑八怪是很认真的。我觉得咱们拆散不了他们。”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主要是他在劝大哥放弃苏觅的事情上,他吃了太多亏,也渐渐让他意识到,想要拆散两人简直比登天还难。


        

老爷子目有所思的看了眼楼上,沉默下来。


        

苏家。


        

苏允华昨天给苏觅打了好几个电话,她都没有接听,憋了一整晚的怒火。


        

这是心虚不敢接他电话?


        

早上到了公司,苏允华就又给苏觅打电话。


        

电话响起的时候,苏觅被傅墨寒带着,写了满满当当的五张宣纸。


        

手腕上传来的酸软感觉,让她差点暴走。


        

只是,想到自己说过要给老爷子留下个好印象,她就硬生生的忍下来。


        

直到,自己的电话铃声响起,她眼眸闪过光亮,仿佛看到了救醒。


        

“七爷,暂停下,我的电话响了。”


        

女孩声色扬起,不能听出喜悦。


        

其实,她是不想写毛笔字?


        

男人眼底闪过无奈,抬手摸了摸她的头。


        

“接。”


        

苏觅点了点头,只是想到还有好多没有写,瘪着嘴指了指宣纸。


        

男人定睛的看着她,看起来像是不懂她是什么意思。


        

这男人那么聪明,平常自己一个眼神,他都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怎么可能不懂自己要他帮自己写?!


        

见他目光深深的盯着自己,苏觅忽然懂他是什么意思了。


        

要哄!


        

她无奈一笑,踮起脚在他滣上亲了一下。


        

“七爷,帮帮忙。”


        

软绵绵的声音比糖还要甜,傅墨寒眸底涌动起情潮。


        

“嗯。”低哑的嗓音溢出一个单音字。


        

苏觅高兴的朝着他眨了眨眼睛,拿着手机走到窗边接电话。


        

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她顿了一下,这才慢悠悠的接起来。


        

父亲找她,估计是为了苏媚儿的事。


        

“爸爸,有事吗?”


        

终于听到苏觅的声音,苏允华挤压了一晚上的怒火,险些喷出来。


        

“苏觅你还知道接你老子的电话。你说你之前没有接电话,是不是因为是你把视频放到网上而心虚了?”


        

苏允华怒气冲冲的指责,让苏觅觉得心痛。


        

他还真是为了苏媚儿的事情。


        

可明明她跟哥哥也是爸爸的孩子,为什么爸爸就总是要偏爱苏媚儿一点?


        

爸爸不宠爱她就算了,可是哥哥呢,那可是爸爸的独子,从哥哥住院之后,他几乎就是不管不问。


        

她深吸口气,压下鼻尖的酸涩,说:“爸你知不知道你有多偏袒苏媚儿,她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心虚什么,我昨天没接你电话,是因为哥哥食物中毒,我赶去医院看他。


        

你呢,你有关心过哥哥半分吗?他食物中毒这件事,你怕是现在还不知道吧?”


        

电话那端苏允华听到苏觅的话,浑身一震,眼眸微闪,显然是心虚了。


        

“我,我,医院那边,又没有通知我。我怎么知道澈儿食物中毒了?”


        

对,医院都没有通知他,他怎么知道澈儿食物中毒!


        

这样一想,苏允华心底就理直气壮了很多。


        

苏觅闻言,险些被他的话气笑了。


        

医院没有通知,那她现在说了,他都没有过问哥哥一句,身体如何了。


        

“爸,我有时候在怀疑我跟哥哥是不是你生的?哥哥都食物中毒了,直到现在你都没有过问一句他有没有事?”


        

眼前弥漫起一层雾气,鼻酸让她险些忍不住落泪。


        

她已经过了需要父爱的年纪,可哥哥不一样,他是个病人,需要家人的关心和爱护。


        

可爸爸呢,听威廉说,爸爸接近有三个月没有去看过哥哥。


        

苏允华闻言,目光快速闪动了下,紧接着恼羞成怒的说:“混账东西,你知不知道你说的什么话?你们怎么不是我生的?这些年给你们好吃好喝,看来都喂了狗!”


        

听着他的怒气,苏觅嘴角勾起讥讽的弧度。


        

“那同样是爸爸的孩子,为什么苏媚儿出事,你就立马帮她奔走,为她解决麻烦?而我呢,在七爷强迫我的时候,你甚至没有为我出过一次头。


        

同样是你女儿啊,你怎么可以如此厚此薄彼?”


        

正在写毛笔字的男人,因为苏觅的那句‘七爷强迫我的时候’,而停顿下来,漆黑的双眸又深又沉的看着她。


        

苏允华被苏觅的话怼得哑口无言。


        

这些年,自己确实是太过偏袒苏媚儿。


        

还不是因为苏媚儿乖巧聪明,很能讨他的欢心。


        

而苏觅又蠢又笨,也不知道怎么就入得了七爷的眼。


        

“七爷看上你,是你的福分。你看看你什么样子,像是七爷这样的人物能够要你,我替你高兴,才没有阻止。”


        

苏觅正要开口,感受到身后传来阵阵冷意,她恍然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话。


        

七爷应该是听到了,怕是有点不高兴了。


        

“是啊,我是不是应该谢谢你没有阻止。不然我现在就不会跟七爷过的很开心。


        

这人啊,是真的要接触久了,才会发现对方的好。


        

七爷对我的好,我全看在眼里,任何人赶我离开他,我都不会愿意。


        

爸爸,你一直以来如此支持我,也会支持我到底的哦。”


        

周围的冷空气散了去,苏觅暗自松口气。


        

一段感情要是得到长辈的认可,才会幸福。


        

她特地如此说,就是想要她这边的家长认可她跟七爷的感情。


        

这样的话,某个男人就应该会消气的吧。


        

果不然,还真是消气了。


        

“当然当然。”苏允华把话接下后,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媚儿那样了,是没有机会嫁给七爷。


        

既然七爷喜欢苏觅,那也是自己的女婿,何乐而不为。


        

想到正事,苏允华又问:“视频的事,真不是你让人放到网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