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47章 小心你的另一条腿保不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姐姐,跟我一起去吧。我做完检查,顺便可以去看看黎书哥。”


        

苏觅就知道苏媚儿如此忍气吞声,肯定是为了什么。


        

原来还想着拉她去看何黎书。


        

“好啊。”苏觅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先答应,也没说不能言而无信。


        

毕竟对于苏媚儿,就应该没有任何信用度。


        

苏媚儿见她同意,很大方的接受去做检查。


        

检查怀孕就是去做个抽血检查。


        

因为陈导提前通知过,等他们进了医院之后,就立马有护士过来,带苏媚儿去抽血化验。


        

苏媚儿被护士带走之后,就只剩下苏觅和陈导两人站在抽血室外面。


        

陈导的视线从抽血室收回,落在苏觅身上,脸上带着谄媚的笑意。


        

“苏大小姐,你在电话里说要把事情闹大,等媚儿怀孕,我真的能顺理成章的娶到媚儿吗?”


        

之前,苏觅给陈导发短信,就是教他把记者叫到医院门口,等化验结果出来,用舆论逼迫苏媚儿不得不嫁给陈导。


        

苏觅莞尔一笑,自信满满的说:“陈导,你放心,我不会做没把握的事。你只需要做一点,就是我们俩谋划的事,千万不要让第三人知道,尤其是媚儿。不然我怕影响你们婚后的生活。”


        

陈导自然是知道其中利害,也是个混迹娱乐圈的主,哪儿没点头脑。


        

“苏大小姐你放心,你给我的那些短信通话记录,我全都删了。只要你不说我不说,没人会知道我们谋划过什么。”


        

两人的这番对话,很快消失安静的走廊里。


        

没一会儿苏媚儿就出来,看到两人都站在外面,总觉得两人之间透着古怪。


        

可要说哪儿奇怪,她一时说不上来。


        

想到刚刚在里面抽血,那些护士看她的目光,苏媚儿就来气。


        

她还是大二的学生,花一样的年纪,才不要这么快当什么母亲。


        

“陈文宇,我告诉你,我不可能怀孕。哪怕是怀孕也不会怀你的孩子。你也不看看你自己什么样子,还想我给你生孩子。你做梦吧!”


        

陈导脸色僵了一下,无人注意到他眼底闪过一抹厉光。


        

“媚儿,我问过报告十多分钟就出来。到时候你有没有怀孕,就一目了然。”


        

看到他脸上堆满的讨好笑容,苏媚儿觉得恶心。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喉间涌上来一股恶心。


        

“呕……”她难受的捂住嘴。


        

苏觅见状,眉梢微挑。


        

看来,苏媚儿十有八九真的是怀孕了。


        

“妹妹这孕吐有点厉害哦。”


        

苏媚儿脸色陡然一白,心底泛起不好的感觉。


        

这个月她的大姨妈确实推迟了,再加上现在孕吐,那岂不是……


        

不,不会的,她只是看到陈导犯恶心而已。


        

陈导闻言,立马扶住苏媚儿,关心的问:“媚儿是不是很难受,要不要我去给你买点水?”


        

男人粗粝的手触碰到她手臂上的肌肤,她厌恶至极,立马甩开。


        

“你别碰我。我才不是孕吐,我刚刚犯恶心,只是因为看到你恶心而已!”


        

陈导哪怕再好的脾气,这会儿脸色也绷不住。


        

他目光阴恻恻的看着苏媚儿,那眼神看的苏媚儿浑身不自在,甚至从脚底生出一股寒意。


        

这个时候,苏媚儿眼角余光瞥见一道身影,她脸上立马露出笑容。


        

“黎书哥这里。”


        

苏媚儿朝着来人招了招手。


        

苏觅听到声音,侧身看过去。


        

何黎书坐在轮椅上,一只脚打了石膏,头也撞伤了,缠着白色绷带。


        

他这幅样子,跟上一世的完全一模一样。


        

当时自己看到他的时候,心疼坏了。


        

现在的她看到何黎书,满心只剩下讥讽。


        

活该啊!


        

也不知道是谁撞的何黎书,应该撞死多好。


        

只可惜了,他命大。


        

何黎书扫了一眼苏媚儿身边的陈导,目光最后落在苏觅身上。


        

“觅觅,你来医院看我吗?”


        

苏觅真不想见他,怕傅墨寒知道了,又吃醋。


        

只是,现在她还必须留在这儿。


        

她神色淡漠的看向前方,没有搭理何黎书。


        

苏媚儿原本因为何黎书眼里只有苏觅,气得咬牙切齿,可看到苏觅对何黎书不搭理的态度,心里好受了不少。


        

黎书哥只有在苏觅那儿碰壁,才会对她死心塌地。


        

“黎书哥,姐姐来医院就是来看你的。不然她才不会躲过七爷的人,一个人来医院。”苏媚儿出声打圆场。


        

还别说,何黎书被她这番话安慰到了。


        

苏觅从前对她死心塌地,这次自己受伤,她不会无动于衷,这不就背着七爷来医院看他。


        

他推着轮椅过去,想要靠近她,跟她说话,苏觅见此,就跟见了什么脏东西一样,急忙往旁边挪了好几步。


        

“何黎书,别给脸不要脸,我说的很清楚。我不喜欢你了,也不想跟你有什么纠缠。你还是离我远点,不然要是让七爷知道,小心你的另一条腿保不住!”


        

威胁的话带着丝丝冷意,何黎书心头一震,内心生出惧怕的情愫。


        

七爷早就见不惯他,这一次他撞车太过突然,难道是七爷给他的警告?


        

看着他脸上的神色变化,苏觅知道他已经在惧怕了。


        

“何黎书,你有这功夫搭理我,倒不如问问媚儿来医院干什么?”


        

见何黎书看过来,苏媚儿心头一紧。


        

黎书哥原本对她跟陈导的事,就有点如鲠在喉,如果让他知道自己来检查怀孕,怕是更介意。


        

“我来医院没干什么?就是跟姐姐来看黎书哥。”苏媚儿慌忙的解释。


        

苏觅轻笑了下,虽然声音很轻,但在只有四人的安静走廊,显得格外清晰。


        

“你笑什么?”苏媚儿狠狠的瞪她,眼底带着警告。


        

苏觅就像是没看到她的警告一样,说:“你来医院带看何黎书,带上陈导干什么?未必带陈导来跟何大少解释,你们之间没什么?妹妹你们那档子事,很多人看见,解释不清的。倒不如大方承认,那是个意外。”


        

苏媚儿脸色一僵,慌忙的看向何黎书,后者脸色果然变得不好,怕何黎书误会,她心慌的解释。


        

“黎书哥你别听苏觅乱说,不是我带陈导来的。是他自己来的医院,我们只是在医院门口碰到。”


        

陈导见她极力跟自己撇清关系,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