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49章 关、起、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病房里。


        

苏媚儿醒来的时候,苏允华和陈迎荷都来了。


        

“妈……”看到陈迎荷,苏媚儿宛如看到了救醒。


        

陈迎荷立马上前,握住苏媚儿的手。


        

“媚儿别伤心,免得动了胎气。”


        

陈迎荷的话,让苏媚儿整个人愣怔住。


        

她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眸,看向陈迎荷,后者给她一个确定的眼神,显然是在说她是真的怀孕了。


        

怎么会怀孕的?


        

“妈,我不可能怀的陈导的孩子,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注意到一旁的陈导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苏允华语气不太好的说:“医生说了,孕期一周,正好是你跟陈导发生关系的时间。你说不是他的就不是他,那还会是谁的?”


        

见父亲不信,苏媚儿心急的说:“是黎书哥的,是他的!”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苏允华和陈迎荷两人目光对上,后者脸色没多大意外,苏允华立马知道陈迎荷心底是有谱。


        

看来,很可能会是何黎书的孩子。


        

如果是他的,那就好了,毕竟何家可比陈家强很多。


        

只是当着陈导的面,苏允华委婉的说:“陈导这事你如何看?”


        

媚儿出事,陈导全程跟在身边,光是这点,在苏允华心里还是留下不少好印象。


        

陈导眼底快速闪过什么,面上却不在乎的说:“媚儿在跟我之前,跟谁在一起过,我不在乎。但只要这个孩子是我的,我就要负起全部责任。


        

现在媚儿光凭一张嘴说,也未必是真的,或许她自己都没有搞清楚孩子到底是谁的。


        

倒不如,把孩子生下来,最后做个DNA对比,孩子到底是谁的就一目了然!”


        

苏允华觉得这个方法比较妥当。


        

“行,那就把孩子生下来!”


        

苏媚儿却反对起来:“不行,我还在读书,我不能把孩子生下来。妈,你帮忙安排流产,我要把孩子流掉!”


        

那毕竟是自己的外孙,要流掉苏允华还是有些不忍心,但是女儿还在读大学,还没有毕业,这么早就当母亲,确实不太好。


        

“如果你不想生,那也可以……”


        

“不行!”陈迎荷立马打断苏允华的话。


        

“媚儿从小身体就不好,我怕这次流产会给她的身体造成很大的影响。有的人一流产就一辈子生不出孩子。这件事我们还是谨慎起见。”


        

见母亲反对,苏媚儿不乐意了。


        

“妈!我身体……”


        

苏媚儿要说话,陈迎荷一个眼神过去,止住她。


        

“老爷,不如这样,你跟陈导先出去,我跟媚儿谈一下,然后再找个医生看看。”


        

苏允华觉得这样也好,女儿的身体最重要。


        

等苏允华和陈导两人离开病房,苏媚儿就忍不住了:“妈。你怎么能让我生下来?要是真的怀的是陈导的孩子,那怎么办?”


        

陈迎荷坐在床边,拉着她的手,拍了拍,安抚道:“你不是一直想要嫁给何黎书吗?你怀孕是个好契机。你不要担心可能怀的是陈导的孩子,哪怕是,也会变成何黎书的!”


        

陈迎荷眯了眯眼眸,眼底满是深意。


        

苏媚儿一下子明白过来。


        

怀的是黎书哥的孩子最好,如果不是就来一招狸猫换太子。


        

想到什么,苏媚儿说:“妈,你去跟爸说, 我要把孩子生下来。至于孩子是谁的,等孩子生下来再说。


        

对了,医院监控室,把今天在走廊上的监控要到手。”


        

陈迎荷疑惑的问:“调监控干什么?”


        

苏媚儿嘴角勾起阴险的弧度:“当然是挑拨离间!”


        

陈迎荷很快把监控拷来给了苏媚儿。


        

苏媚儿用手机软件,把视频修剪了一番,然后给傅墨寒发了过去。


        

【七爷,今天在老宅的时候,我没有说谎。姐姐是真的要去的看黎书哥。这不,我刚刚去医院检查身体的时候,就碰见姐姐。可惜忘记了拍照,我就去监控室调了监控,你看看监控里的人是不是姐姐?】


        

她发这番话就是为了说明自己没有说谎。


        

不然,以后她在七爷面前说什么,他都不会相信了。


        

此刻,傅是集团总裁办公室。


        

傅墨寒坐在黑色真皮座椅上,面前的办公桌上摆满了文件。


        

一旁长安和故里两人正在汇报工作报告。


        

桌上通体黑色的手机响了起来,很显然是苏媚儿发来的短信。


        

傅墨寒拿起手机,点开来,顷刻间,淡漠的面容上满是冰冷,那双漆黑的眸翻滚的阴鸷像是要毁天灭地。


        

长安和故里两人察觉到不对劲儿,往自家主子手中的手机上一看。


        

视频还在播放,正好是何黎书走向苏觅,两人面对面,也不知道在交谈什么。


        

长安和故里彼此心底咯噔一声,完了。


        

苏小姐不是说不去看何黎书,这会儿认证物证具在,没得狡辩。


        

傅墨寒看着视频中的两人,一双黑眸仿佛要喷出火来。


        

可最终还是想到昨天她对自己说的那番话,极力的隐忍下险些喷涌而出的火气。


        

手指翻动,拨通了苏觅的电话。


        

“在哪儿?”


        

电话那头苏觅有些意外他会打电话给她。


        

“是想我了吗?我说我出来办点事,一会儿就回去了,肯定在中午饭之前去公司找你。”


        

“哪儿?”冰冷的两个字,彰显出男人所剩无几的耐心。


        

苏觅察觉到他的情绪不对,心底隐隐有种不太好的感觉。


        

是知道她来医院了吗?


        

既然瞒无可瞒,苏觅还是老实交代,“我来医院了,因为我来检……”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男人冷厉的声音打断。


        

“等着!”


        

不给苏觅说话的机会,傅墨寒边挂断电话,男人冰冷的视线看向长安:“送回裕景园,关、起、来!”


        

长安错愕住,随即忙不迭的点头。


        

裕景园。


        

苏觅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再一次被傅墨寒关进这个熟悉的房间。


        

即便她算到了一切,可身处这间熟悉的房间,那宛如烙印在骨子里的恐惧,如蔓藤疯狂的往外爬。


        

上一世那三年,暗无天日,封闭空间,给她心理造成了没办法磨灭的创伤。


        

她有严重的幽闭恐惧症,更是害怕没有丝毫光芒的黑暗。


        

门外脚步声,由远及近,宛如踩在她耳边,声声震慑心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