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51章 他死也舍不得放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感受到男人抱住她,被子里的女孩身子猛地一僵,不敢动弹。


        

察觉到她的异样,傅墨寒眸色闪了闪。


        

“没事了。”


        

简单的三个字,是苏觅听过最安抚人心的字。


        

他话语落下的瞬间,豆大的眼泪滚滚的落下。


        

呜咽的抽泣声,压抑的从被子里断断续续的传来,傅墨寒只觉有什么捏住他的心脏,搂着她的手紧了紧。


        

苏觅是真的委屈,明明自己没有做错什么,被他关起来,被他粗怒对待。


        

他的手那样子对自己的时候,真的很痛。


        

眼前忽然出现一道光,苏觅微微抬头,透过湿漉漉的眼眸,看见男人就像是剥洋葱一样,剥开被子。


        

在不小心跟他眼睛对上的时候,她赌气的扭开头,就是不去看他。


        

见她不想看到自己,傅墨寒削薄的滣紧抿,眉头更是紧紧的拧起,像是在思索什么世界难题。


        

她要的不多,只是想要他哄哄自己。


        

只是不仅没有等到他哄自己,反而得来的是长时间的静默。


        

整个人委屈的不行,抽泣的声音越来越大。


        

忽然,头上覆盖上一只宽大的手掌。


        

苏觅身子僵了一下,斜眼朝着头顶看了一眼。


        

晶莹的泪滴从眼眶滚滚落下,宛如滚烫的开水落在他心间。


        

“不哭!”


        

大概男人这辈子从来没有哄过人。


        

开口的话生硬,干涉,还带着小别扭。


        

他能迈出第一步哄她,苏觅觉得没那么难受了。


        

见她眼泪跟开了水龙头一样,一直流。


        

傅墨寒那仅有不习惯,生硬别扭,荡然无存。


        

他捧起她的脸,亲吻上她脸颊上的眼泪。


        

吻落下的那一刻,苏觅心尖儿猛地颤了一记。


        

她睁大着湿润的双眸,盯着眼前的男人。


        

不敢置信,他可以用着如此温柔的方式,哄她。


        

虽然没有任何甜言蜜语,但却用了最诚挚的方式。


        

长安故里和傅管家三人赶到房门口的时候,就看到自家向来冷情冷性的主子,竟然像个信徒虔诚而认真的亲吻他怀中的女孩。


        

这大概是他们这辈子见过自家主子最温柔的时候。


        

原来,他不是不会温柔,只是他仅有的一抹的温柔都给了他怀中的女孩。


        

苏觅她又作又无才无德,甚至还长得丑,这个女人何德何能,但愿她懂得珍惜。


        

房门被悄无声息的关上,仿佛没有人来过,只剩下女孩时不时抽泣一下的声音。


        

被他这样吻着,苏觅很不习惯,但却真的很管用,很快自己就被安抚下来。


        

她噘着嘴,目光幽怨的看着他。


        

“你这是什么意思嘛?”误会她了,却不说半个字。


        

就知道亲她,肯定是想要借机占她便宜。


        

想到这儿,她微微推了推他,不让他再亲自己。


        

被迫停下来,男人眉心微微拧了一下。


        

女孩脸色发白,眼睛却格外的通红,傅墨寒眯了眯眼眸,唇瓣动了几下,才开口给出了一个承诺。


        

“以后,无条件,信你!”


        

仅有的几个字,是她今天最大的收获。


        

她之所以去医院,不只是去看脸,而是想要在她获得无条件的信任。


        

自己之前作的太厉害,导致苏媚儿每次给傅墨寒通风报信一报一个准,这一次她故意去医院,苏媚儿怎么会放过这么好挑拨离间的机会。


        

果然,如她所想,苏媚儿给七爷报信了,七爷怒火得越厉害,就越刻骨铭心。


        

以后,但凡苏媚儿给七爷发什么,七爷都不会再相信。


        

“你说的,以后都信任我。不能再像今天这样,不然……”


        

她扑入他怀中,把头深深的埋入他胸口。


        

“……我就要讨厌你了。”


        

讨厌两个字落在男人耳中,他双眸里翻腾一股黑暗。


        

“不准!”


        

不准讨厌他。


        

苏觅懂他话中的意思,紧紧的抱着他的腰。


        

“好,不讨厌你。可你再说说好话哄哄人家。”


        

苏觅撒娇的话落下,男人脸上的神色尴尬住。


        

见他默不作声,她伸手晃了晃他的衣服。


        

“好不好嘛?人家想要听呢。”


        

娇嗔的声音是她以前不曾对他的语调,宛如一根根羽毛挠过心尖儿。


        

男人喉结上下滚了滚,盯着她看的双眸乌泱泱一片漆黑。


        

长时间没听见男人开口,苏觅已经不报任何希望了。


        

他的性子太冷了,能让他说出哄人的话,太难了。


        

就在她要放弃的时候,喑哑的嗓音在她头顶响起。


        

“美!”


        

苏觅:“……”


        

感情这位爷,憋了半天,就憋出这么一个哄人的话,哦不,字。


        

她不满的嘟嘴,“不够!”


        

自己受了那么多委屈,今天非要逼他说点好听的话。


        

两人视线对上,彼此就这样看着对方,终究还是傅墨寒败下阵来,毕竟这一次是他的过错。


        

“你美,不用找医生。”


        

这一次多了六个字,但表达还是那个意思啊。


        

苏觅捶了他胸口一下,指着自己脸上的黑印,说:“我哪儿美了?这团黑印不知道多影响我的美丽。你不知道我小时候多好看,我妈带我出去的时候,逢人见了我都夸我可爱漂亮!


        

出了车祸之后,脸上莫名其妙就多了这个黑印,我身边的人第一眼看到我这个样子的时候,差点都没有认出来。”


        

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黑印长哪儿不好,偏偏长在脸上,感觉就像是给人蒙了面纱,不让别人窥探去了真容。


        

可面纱总能被扯下来,她这黑印像是能跟随她一生。


        

傅墨寒视线落在她脸上的黑印上,苏觅没有注意到,他眼底闪过满意之色。


        

似乎,他很乐见其成她是这幅样子。


        

“我觉得美!”像是验证自己的说的话,男人倾身在她黑印上亲了一下。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亲那儿,可每一次苏觅都被震撼住。


        

一个人的审美再如何扭曲,也不会真的觉得她这样子是美的。


        

除非,情人眼里出西施。


        

傅墨寒大概就是这种,因为喜欢她,无论她什么样子,他都觉得自己好看。


        

自己何其幸运,竟然能得到他的偏爱。


        

“七爷……”她忍不住的喊了他一声。


        

男人微微垂眸,眼底带着询问。


        

她对他笑了笑,眉眼弯弯,像极了初见她时,那个明媚的夏天!


        

身处黑暗,满身泥泞,突然闯进来一束光,此后哪怕他死也舍不得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