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55章 继承遗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苏媚儿被气得上气不接下气。


        

苏觅拽着她的手臂,往外拉:“妹妹同意了啊。那我们就走吧。”


        

一旁的陈迎荷想要阻拦,可苏觅完全不给她机会,生拉硬拽的拖着苏媚儿出了主宅。


        

苏媚儿顾及肚子里的孩子,动作幅度不敢太大,不得不跟着她走。


        

把苏媚儿塞进车里,苏觅也紧跟着上车,苏允华和陈迎荷两人坐了另外一辆车。


        

看到傅墨寒站在门口,漆黑的双眸一直盯着她,完全一副舍不得她走的样子。


        

苏觅心头一动,朝着他招了招手。


        

傅墨寒狐疑的看了她一眼,毫不犹豫的走了过来。


        

男人在车边站定后,苏觅从车窗伸出身子,抓住他胸口的衣服,亲上他的嘴角。


        

“七爷,我会想你的!”


        

苏觅就跟兔子一样,急速的缩回车内,手忙脚乱的把车窗按上去。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开车开车!”她双手捂住发红的脸颊,整个人都透着娇羞。


        

苏媚儿看着她的举动,鄙夷的哼了一声。


        

“不要脸!”


        

苏觅淡漠的看了她一眼,说:“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苏媚儿被呛得面红耳赤,憋着一肚子火,却不知道说什么。


        

她确实有种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感受。


        

如果她是苏觅就好了,那样她就可以对七爷做那样的事。


        

苏媚儿余光瞥见苏觅左边满是黑印的脸,立马打消了这个念头。


        

她才不要变成苏觅,太丑了!


        

驾驶座上,长安看着苏觅把苏媚儿怼的哑口无言,大吃一惊。


        

现在的苏小姐真的很强势,越来越配得上七爷!


        

车子远去,傅墨寒还站在原地。


        

微风轻轻吹拂,男人指尖摸过滣瓣,眼底荡漾开一抹轻浅的波澜。


        

……


        

回到苏家后。


        

苏觅就把行李搬去自己以前住的房间。


        

推开门一看,里面大变样,哪儿还找得到她以前房间的样子。


        

这完全像……苏媚儿的风格。


        

苏媚儿从后面走上来,看到她僵在原地,脸色极其难看,她脸上闪过得意。


        

“哎呀,姐姐不好意思。忘记告诉你了,你的房间宽敞明亮,空气又好,我这怀孕了,比较矜贵,就要求爸爸,让我搬到你的屋来住。


        

哪儿知道,你还会从七爷那儿回家来住!”


        

鸠占鹊巢吗?


        

苏觅嘴角勾起讥讽的弧度,毫不退让的看着苏媚儿。


        

“这间房,我从小住到大。我是不可能让给你!”


        

苏媚儿错愕住。


        

一间房间而已,苏觅有必要如此斤斤计较吗?!


        

“姐姐你毕竟搬出去住了,这间房你又不常住,我住进去,对你也没什么影响。


        

家里客房很多,姐姐随便挑来住,况且只是住三天而已,应该不太碍事的!”


        

苏媚儿的厚脸皮真的是比城墙还厚。


        

苏觅把手中的行李箱往屋内一推,双手抱在胸口,目光沉沉的看着苏媚儿。


        

“苏媚儿,你是不知道,还是忘记了。别说这房间了,就连整栋别苏都是我。所以,我对这栋别墅有绝对使用权。也就是,我想住哪儿就住哪儿!”


        

这栋别墅是当初外公留给母亲的遗产之一。


        

当初外公的遗产转给妈咪的时候,写的是她的名字,但妈咪过世的时候,房子就归到爸爸名下。


        

这些年,她也没做过什么转让手续,那这栋别墅理应该是她。


        

苏媚儿大吃一惊。


        

这栋别墅是苏觅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肯定是苏觅乱说的。


        

“不可能的,这栋别墅是爸爸的,怎么可能是你的。苏觅你好狠的心,爸爸还没死,你就想着要继承他的遗产!”


        

后面的话,苏媚儿是冲着楼下大喊的,很显然是想要把苏允华引上来。


        

客厅中的陈迎荷听到楼上的动静,立马站起身。


        

“媚儿是出什么事了吗?觅觅也真是的,媚儿是妹妹,现在又是孕妇,她就不能让着她点。”


        

陈迎荷故意如此说,是想在苏允华心中抹黑苏觅。


        

这不苏允华坐不住,立马起身上楼。


        

刚走到楼梯口,正好听到苏媚儿提到继承他遗产的事。


        

人到中年,最忌讳的就是被人诅咒死。


        

一听苏媚儿说苏觅要继承他的遗产,顿时怒火中烧。


        

“混账。苏觅你个没良心的东西,竟然诅咒我死!”


        

一上楼来,苏允华就劈头盖脸的骂苏觅,丝毫不给她一丝解释的机会。


        

那毕竟是生养她的父亲,哪怕他经常站在苏媚儿那对母女那边,她对他多少还是有点感情。


        

这样子被他痛骂,心头难受,鼻端更是涌上一股酸涩。


        

为什么他从来就不站在她这边一次?


        

苏觅坚强点,重生的时候,你就不奢望那些了,你只要哥哥这一个家人就好。


        

她深吸口气,把那股酸涩的情绪压下,说:“爸爸骂我的时候,有想过我的感受吗?我是个人不是物品,我也有感情,也会伤心难受。


        

我从未说过希望你死,继承你的遗产。刚刚那番话是谁说的,你听的应该很清楚。


        

是苏媚儿在诅咒你死,还想继承你的遗产!”


        

听了苏觅的话,苏允华一时间不敢看她。


        

自己一直都是厚此薄彼,只因为当初她母亲……


        

想到那个女人,苏允华眼底闪过复杂的情绪。


        

苏媚儿见苏允华沉默了,还以为他听信了苏觅的话,焦急的解释:“爸爸你别听苏觅瞎说,我才没有诅咒你死。


        

是苏觅说这栋别墅是她的,我才以为她在诅咒你死,继承你的遗产,毕竟这样这栋别墅才有她的份。”


        

苏允华闻言,心底咯噔一声,就连旁边的陈迎荷也是脸色大变。


        

这栋别墅是谁的,苏媚儿不知道,但苏允华和陈迎荷知晓的一清二楚。


        

苏觅没有提过,苏允华就自动把这件事忽略掉。


        

也不知道苏觅怎么回事,今天竟然提起了。


        

看到苏允华和陈迎荷两人的脸色变化,苏觅心里有谱了。


        

“爸爸,我说这栋别墅是我的,我应该没说错吧?”苏觅一副求知的模样看向苏允华。


        

苏允华怔了怔,脸上扯出几分尬笑:“你这是说的什么话,这栋别墅是我们一家人的。大家住在一起,舒心就好,还分什么你我。”


        

苏觅没想到他竟然不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反而把这栋别墅的归属权说成大家的。


        

“爸爸你说大家住的舒心就行了,可现在我不舒心啊。我从小住到大的房间,被妹妹霸占。还让我去住客房,这是糟心!”


        

听苏觅这么说,苏允华这才想起来,前两天苏媚儿怀孕之后就搬进了苏觅的房间。


        

难怪两人会吵起来,原来因为争夺房间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