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56章 人都死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先有苏觅说他只晓得偏袒苏媚儿,再有别墅的归属权问题再后,苏允华自然是要让苏媚儿把房子让出来,堵住苏觅的嘴。


        

“媚儿,这房间是你姐姐住惯了,你还是搬出来还给她。”


        

苏媚儿目瞪口呆的望着苏允华,完全没想到一项偏袒她的父亲,这一次竟然帮苏觅。


        

“爸爸,我都住进去了,怎么能搬出来?我这怀着宝宝,需要大点的房间,空气好,对宝宝也好。”


        

苏允华为难的蹙眉,只是想到别墅在苏觅名下的事,就咬牙呵斥苏媚儿:“这是你姐姐的房间,哪怕她出嫁了,这房间也是她的。这些年你的房间你不是住的挺好的吗?怀个孕就矫情了,赶紧搬回去。”


        

没想到爸爸竟然偏袒苏觅,顿时气得面红耳赤。


        

苏媚儿心痛的看向苏允华,低吼道 :“爸,你一项不是最爱我吗,我现在怀了你的孙子,你怎么能让我把房间让给苏觅?我不让!”


        

苏允华脸色一点一点冷沉下去。


        

她现在竟然开始跟他顶嘴,看来自己平时太过纵容她。


        

陈迎荷见苏允华脸色大变,立马上前拉住苏媚儿,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老爷,你不要怪媚儿。孕妇情绪波动太大,她也是控制不住自己。这本来就是觅觅的房间,媚儿住着是她的不对。我这就让她搬回原来的房间!”


        

“妈!”苏媚儿不乐意的喊道。


        

陈迎荷一个呵斥的眼神看过去:“闭嘴!”


        

从小到大,陈迎荷基本上从未如此吼过她。


        

苏媚儿心底觉得委屈,却知道她吼自己是有原因的。


        

她不得不闭嘴,不得不听从母亲的安排,心底却把苏觅恨得个半死。


        

苏允华听了陈迎荷这么说,冲上胸膛的怒气总算是消散了不少。


        

还是迎荷识大体。


        

“让佣人帮她把东西搬回去。自己怀孕了,就不要瞎折腾,想吃什么,让厨房给她做。缺什么,找苏管家去买!”


        

对陈迎荷说完,苏允华目光投放到苏觅身上。


        

“觅觅,房间给你腾出来,以后没人敢霸占你的房间!”


        

苏允华能说这番话,怕是因为别墅是她的吧。


        

果然,她又听到苏允华接着说。


        

“以后别说什么别墅是谁的话。只要我没死,这栋别墅都是我们一大家子共同居住的地方!”


        

苏觅在心底冷笑了下。


        

还真是如她所想,为了别墅,苏允华什么都做的出来。


        

苏允华离开之后,陈迎荷就立马叫了佣人把苏媚儿的东西搬走。


        

苏媚儿一直守在门口,依依不舍的看着佣人把东西搬走。


        

苏觅这间房间,是整栋别墅里,除了爸妈房间之外,最大的房间。


        

宽敞明亮,还带了一个露天大阳台。


        

阳台上上空是封闭式的玻璃,晚上躺在阳台的沙发上,能看到外面满天繁星的夜空。


        

苏媚儿心有不甘,嫉妒的咬牙切齿。


        

苏觅坐在露天阳台的沙发上,看着站在卧室里的苏媚儿表演变脸,满意的勾了勾红唇。


        

其实,她早就想找个借口回来住,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哪儿知道,苏媚儿送上门,给她找了个借口回来住几天。


        

房间,只是个开始!


        

半个多小时时间,苏媚儿的东西终于被搬走完毕。


        

苏觅怕她有什么遗漏,亲自站起身,回到房间,四处检查。


        

“自己再看清楚,别落什么东西在我这儿,时不时来敲门打扰我!”


        

苏媚儿闻言,愤愤的说:“你放心,我绝不会落东西在这儿,便宜你!”


        

苏媚儿四处检查,确认没有东西落下,这才气呼呼的走了。


        

苏觅把自己的行李箱拿过来,把衣服拿出来挂上,整理好衣服之后,她走到书桌前坐下,拉开抽屉,发现里面的一个黑盒子没了。


        

顿时,苏觅的脸色冷沉得可怕。


        

苏媚儿!


        

走廊尽头的房间,苏媚儿气得在房间里砸东西。


        

‘砰’的一声巨响,比苏媚儿砸东西的声音还要响亮,吓得苏媚儿差点跳起来。


        

“谁啊!”她愤愤的看向房门口。


        

看到苏觅站在门口,那脸色沉沉的样子,很是渗人。


        

苏媚儿下意识的有些惧怕这样子的苏觅。


        

“你,你要干什么?”


        

苏觅冰冷的目光盯着苏媚儿,一步一步的朝着她走来。


        

那一步步宛如千斤重踩在苏媚儿的心尖。


        

看着她临近,苏媚儿下意识的往后退。


        

“苏媚儿,我的东西呢?”


        

“什什么东西?”苏媚儿不由自主的结巴上了。


        

也不知道这段时间苏觅经历了什么,总感觉她的气场越来越强大。


        

“我放在房间里的黑盒子!”


        

苏媚儿还以为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原来是那个黑盒子。


        

“扔了!”


        

瞬间,一股怒火冲上心头,苏觅大步走进来,抓住她的胸口的衣服,目光冰冷的盯着她:“扔了?你竟然敢把我的东西扔了?扔哪儿了?”


        

后面的话,苏觅几乎是吼出来的。


        

她一直珍藏的宝贝,竟然被苏媚儿给扔了。


        

苏觅双眸通红,满脸阴鸷之色,苏媚儿被她这幅样子给狠狠吓一跳。


        

被苏觅拽住的身子,都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抖。


        

“说,扔哪儿了?”苏觅眯着眼眸,眼底充满了狠厉。


        

唯恐苏觅做出什么冲动的事,苏媚儿忙不迭的回答:“放,放阁楼了。”


        

得到回答,苏觅那紧绷的弦稍微松了一分。


        

“苏媚儿,我告诉你,要是我没找到黑盒子,我绝不会这么算了!”


        

她狠狠的甩开苏媚儿胸口的衣服,转身走出了房间。


        

苏媚儿身子往后踉跄两步,后退抵住床边,一个没小心跌坐在床上。


        

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显然是被苏觅吓得不轻。


        

等她回过神来,苏媚儿脸色变得扭曲。


        

她盯着苏觅离去的背影,恶狠狠的想。


        

人都死了,当什么宝贝,切!


        

阁楼在别墅的最顶楼,苏觅推开阁楼的门的时候,里面的灰层差点没把她给呛死。


        

佣人也是躲懒,阁楼没什么人来,竟然就不打扫了。


        

扇了扇面前的灰层,苏觅走了进去。


        

视线在屋内搜索了一圈,并没有看到黑盒子,苏觅脸色冷沉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