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58章 为什么连尸体都没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只是悉数平常的合照而已,按理说不应该如此大的反应。


        

难道这其中有什么隐情?


        

她心底一直有个疑惑,从来没有问出口,刚好借助这次机会问一问。


        

“爸爸,我以前问你母亲是怎么过世的?你从来没有正面回答过,每次都以我还小为借口,让我不要管。


        

现在我已经20岁了,不小了,所以我想知道母亲当年是如何过世?为什么连尸体都没有?”


        

墓园里那个墓碑,至今都是空的。


        

苏觅就想不通,为什么所有人都告诉她妈咪死了,可她的尸体在哪儿?


        

苏允华因为苏觅的话,脸色沉了下来,神情里带着不太好的情绪。


        

“事情已经过去很多年了。问了有什么用,你妈也回不来了!”


        

苏允华的语气算不上很冲,但也不平和。


        

没有要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苏觅很不甘心。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这件事一直是她心中的刺,时不时的扎她一下。


        

“爸,我就想知道妈咪死亡的具体原因,你坦白的告诉我就这么难吗?还是说当年妈咪的死有蹊跷,你才不愿意提起?”


        

也不知道苏觅的哪句话戳中苏允华,他恼羞成怒,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怀疑我害死你母亲?”


        

苏觅看着苏允华的气急败坏的模样,心底越发疑惑。


        

她就是问一下,至于如此气愤吗?


        

难道真的如她所想……


        

“爸爸,你不肯告诉我真相,我可能会怀疑也不奇怪!”


        

苏允华闻言,气得更厉害。


        

“你这个不孝女,竟然怀疑我……”苏允华指着她,气得手都在发抖。


        

陈迎荷见此,赶紧给苏允华顺气。


        

“老爷你别动气。当年的事,也没什么不可说的。”


        

见陈迎荷要说,苏允华赶紧把她拉住。


        

陈迎荷却挣脱他的手,没好气道:“你为她好,她不识好歹,这样的话还有什么好隐瞒的。你不说,我来说!”


        

不顾苏允华的阻拦,陈迎荷视线看向苏觅,说:“你母亲当年救一个跟你相似的女孩而落水,你爸爸找了一周没有找到人。又在全市找人,整整一个月都没找到,警察那边才宣布死亡!


        

当时你跟你哥哥去了夏令营,回来已经是事情发生的一个多月后。


        

这些年,你爸爸不愿意告诉你,是怕你知道了难受。


        

如果那个女孩长得不像你,你母亲也不会不顾一切救她!”


        

听了陈迎荷这番话,苏觅整个人失魂落魄的靠坐在椅子上,心疼的无法呼吸。


        

她想过千万种母亲离开人世的方式,可没想到她当年竟然是为了救一个跟她相似的女孩子而死的。


        

这些他们从来没有告诉过她。


        

“抱歉,我没什么胃口,先回房间了。”


        

她现在只想回房间,独自一人待一会儿。


        

看着苏觅备受打击的模样,苏媚儿在心底窃喜。


        

想不到当年的事,居然有这种隐情。


        

知道真相了,难受了吧!


        

苏允华也没什么胃口,让陈迎荷母女自己吃,一个人回了房间。


        

饭厅里只剩下苏媚儿和陈迎荷两人,苏媚儿凑到陈迎荷面前,压低声音的问:“妈,你刚刚说的话是真的吗?当年苏觅的母亲是为了救一个跟她很像的女孩而死的?”


        

“当,当然了。”陈迎荷肯定的回答道,没人注意到她眼眸快速的闪了闪。


        

得到自己母亲的肯定回答,苏媚儿在心底想。


        

这件事大概是会成为苏觅心中永远的痛。


        

以后,自己时不时拿出来扎她一下,应该很痛快!


        

……


        

苏觅回到房间,把自己扔在床上,望着天花板,逐渐红了眼眶。


        

上一世,自己到死都不知道母亲的死,原来有这么个隐情在里面。


        

难怪每次她问哥哥,哥哥都找借口转移话题,就是不回答她。


        

哥哥应该是怕她像现在一样,自责难受,才一直隐瞒着她。


        

她难受的闭上眼眸,沉浸在悲伤当中,完全忘记周遭的时间流逝。


        

直到,手机铃声响起。


        

没有开灯,屋内一片昏暗,苏觅伸出手摸手机。


        

在床头柜上,终于摸到手机。


        

她原本是想要挂断,可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她挂断的动作立马止住。


        

原本她回家来住,他就不太高兴,要是自己再挂断他的电话,怕是要立马把她抓回裕景园。


        

幸好,她反应过来,没有挂断。


        

怕他知道自己哭了,她吸了吸鼻子,整理了下情绪,这才接起电话。


        

“喂,七爷。”


        

终于听到的女孩的声音,电话那端傅墨寒阴沉的脸色才缓和了稍许。


        

“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


        

苏觅摸了摸还湿漉漉的脸颊,说:“刚刚没听到电话响。这么晚了,你回裕景园了吗?”


        

她的声音跟平常不一样,傅墨寒微微拧眉:“声音是怎么回事?感冒了?”


        

苏觅没想到自己已经很努力掩饰了,他还是发现自己的不一样。


        

只是,大晚上她不太好说自己情绪不太好,这样会惹得他担心。


        

“我没事。”


        

“下来!”


        

苏觅愣怔住。


        

下来是什么意思?


        

一直没有听到苏觅说话,傅墨寒都能描绘出她吃惊的样子。


        

“门口。”


        

恍然大悟过来,苏觅惊呼了声,立马爬起来,开灯,冲到阳台。


        

别墅外,停止一辆黑色的迈巴赫,男人站在车旁,握着手机贴在耳边,微微抬头看向二楼,她房间的位置。


        

她完全没想到他会过来,心底的阴霾一下子被扫走,心情晴朗了不少。


        

“七爷你等着我,我马上下来。”


        

苏觅握着电话,急急忙忙冲出了房间。


        

下楼的时候,碰到还没有睡的苏管家,知道她要出门去接七爷,就立马去通知睡下的苏允华夫妇。


        

苏觅打开大门,看到站在月色下的男人,她朝着他一笑,随即朝着他跑过去。


        

“七爷!”


        

女孩冲过来,男人张开双臂迎接她。


        

苏觅一把扑入男人怀中,紧紧的抱着他。


        

不知道为什么,抱着他,自己心莫名的安定下来。


        

感受到她抱自己的力量,傅墨寒觉得她今晚有些不对劲。


        

“怎么了?”傅墨寒把她推开,想要看看她。


        

因为刚刚哭过,苏觅怕他看出什么,目光躲闪,没有去看他。


        

傅墨寒注意到她的异样,捧起她的脸颊。


        

昏黄的路灯下,女孩红肿的双眸还是清晰的闯入眼帘。


        

霎时,男人脸色冷沉下去,一双黑眸里翻滚着骇人的冷浪。


        

“苏家的人欺负你了?”


        

苏觅见他动怒,赶紧安抚他:“没有,不是,只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