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65章 苏觅时日不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夫人就有点疑惑了,她从医几十年,还从来没见过出个车祸脸上留黑印的。


        

“小姑娘,要不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我好好给你检查一下,也当感谢你刚刚帮了我们老两口。”


        

李教授有几分吃惊的看向自家老伴。


        

她平常对谁都冷冷淡淡,从来不会主动给人看病。


        

这会儿就因为苏觅帮了个小忙,就主动提出要为她诊治,这怎么也不像自己老伴的性格。


        

说实话,苏觅对自己的容貌并不是不在乎。


        

谁不想美美哒,只是上次皮肤科医生的话,如今还深深的印刻在脑海。


        

“苏小姐,你脸上的黑印时间太久了,且不说找不到病因,就现在最先进的科学技术,都没办法祛除你脸上的黑印。”


        

那位皮肤科医生是个老教授,在皮肤科界也是举足轻重的泰斗。


        

他都说没办法,李教授的夫人真的有办法吗?


        

看着苏觅犹豫不决,李教授开口道:“苏同学,你在犹豫什么,我夫人能主动给你看病,那是多少人求不来的。


        

你让我夫人看一眼,有病治病,没病就心安,你也不损失什么。”


        

苏觅其实不是顾虑其他,只是怕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既然李夫人都如此说了,她不好佛了老人家的面子。


        

“好,那就麻烦李教授和李夫人。”


        

苏觅找了间餐厅,毕竟临近中午,打算请两位老人边吃饭边聊。


        

找了一家不错的餐厅,苏觅请两位老人坐下之后,自己叫来服务员,请两位老人点菜。


        

李教授不讲那些客气虚礼,自己点餐,让老伴给苏觅号脉。


        

搭上苏觅脉搏的时候,李夫人脸色大变。


        

苏觅见此,心底咯噔一声,隐隐有种不太好的感觉。


        

“小姑娘,我能摸摸你脸上的黑印吗?”


        

苏觅当然愿意,自动把脸凑过去。


        

李夫人有点老花眼,之前看苏觅只能看到个大概轮廓,这么近,细致的看,觉得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像是在哪儿见过?


        

“小姑娘,我们以前见过吗?”


        

毕竟人老了,记忆力衰退,李夫人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苏觅。


        

苏觅愣怔住,随即摇头。


        

“没见过您。”


        

在她记忆中,根本没见过李教授的夫人,这还是第一次两人相见。


        

李夫人心想那大概是她记错了。


        

“那应该是我记错了。”说完这句话,李夫人收回搭在她脉搏上的手,神情严肃起来。


        

“小姑娘,我确定了,你确实中毒了。而且这毒不轻,至少有十来年。”


        

啪嗒……


        

李教授一个没拿稳手中的茶杯,摔在桌上。


        

幸好茶杯里只有一点点水,用毛巾擦下就没事。


        

“你中毒了有十来年了?”李教授不是问自己老伴,而是问苏觅。


        

毕竟李教授对自己老伴的医术,可是深信不疑。


        

苏觅一问三不知的摇头:“我根本不知道自己中毒了。如果我中毒了,为什么这些年我一点感觉都没有?那是什么毒,可以在身体里潜伏十来年,而宿主却一点事都没有?”


        

说到最后,苏觅意识到什么,声音小了下去。


        

不是没有反应,而是她根本没有往那方面想过。


        

苏觅抬手摸上自己的脸,心一点一点沉下去。


        

如果她真的中毒了,是不是会命不久矣?


        

她还不想死,她都没有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还没有好好补偿七爷。


        

李夫人看着她的脸色变化,开口道:“虽然你身上的毒很棘手,但如果你愿意,我可以试着帮你解。但能不能解掉,我没办保证。”


        

李夫人的话,让苏觅热泪盈眶。


        

没想到自己随意一个善举,给自己的生命带来转机。


        

她立马站起身,朝着李夫人鞠了一个躬。


        

“谢谢您。”


        

李夫人赶紧把人给扶住。


        

“小姑娘跟我客气什么。你是李教授的学生,他也是难得夸人,可见你是个可人儿。我们既然有缘,我理应该帮你一把。以后别什么李夫人的叫,叫我师娘就行了。”


        

苏觅从来不是那种拘谨的人,跟李教授的夫人相识,大概是上天安排的缘分。


        

刚好看到他们被人讹诈,刚好李教授夫人懂医术,刚好知道她中毒。


        

或许,这就是冥冥之中自由安排。


        

“师娘!”她甜甜的喊了一声。


        

李夫人充满岁月的面容上,绽放出一抹笑容。


        

见自己夫人难得露出笑容,可见她是真的很喜欢苏觅。


        

“夫人照你说,她中毒十多年,那究竟是怎么中毒的?”


        

李教授问出了苏觅心中的疑惑,她也正想问这个问题。


        

见苏觅点头附和自己老伴,眼巴巴的看着她,李夫人脸色凝重起来。


        

“能十多年没被人发现,可见是个慢性毒。这种慢性毒,可能通过食物,也可能通过气味。如果你全家人里面,只有你只有这种情况,那很可能是两种或以上的药物叠加起来。


        

你自己想想,你平常吃的,周围的生活环境,跟别人有什么不同。”


        

苏觅拧起眉心,开始思考起来。


        

“我都跟家里人吃饭,后来跟我男朋友住一起之后,就跟他一起吃。在他家,绝对不可能有人给我下药。那就是住家里的时候,中的毒。


        

至于吃的,大家都吃的一样,也没见他们有事啊。”


        

一时间,苏觅真的想不起来自己居住的环境,有什么蹊跷。


        

李夫人想到什么,开口问:“你住的房间有没有花花草草?”


        

七爷的房间里倒是没有,不过她在苏家的房间倒是有。


        

“哦,一盆兰花。”


        

李夫人脸色微变:“什么品种?”


        

苏觅对花没什么研究,房间里的那盆花,她只是觉得好看,至今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我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不过,我马上可以在网上查。”


        

李夫人点头之后,苏觅立马拿出手机上网查。


        

刚好这个时候,手机进来铃声。


        

看到来电显示,苏觅懊恼的蹙眉。


        

她完全忘记了,自己答应过七爷,要给他送饭。


        

完了,这男人又要不高兴了!


        

“李教授,李夫人,抱歉,我男朋友打电话过来了,我先去接个电话。你们慢慢用餐。”


        

打了声招呼,苏觅起身去一旁接电话。


        

等苏觅离开,李夫人的脸色比刚刚还要凝重。


        

李教授见此,担忧的问:“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吗?”


        

李夫人摇头,瞥了一眼在不远处打电话的苏觅,说:“她的毒,比我想象中的要严重,如果我都没办法治好,恐怕……时日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