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67章 你说以后我们谁会先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觅原本打算敲房门的,忽的想到什么,她就没有敲门,给长安使了一个眼神,自己就开门进去。


        

“滚!”


        

苏觅脚下步伐微顿。


        

这火气好大!


        

“咳咳。”苏觅把手握成拳头,放在嘴边咳了咳,“你确定要我滚?”


        

听到她的声音,男人从一堆文件里,抬起头看过去。


        

见到是她,满是戾气的脸上,缓和下来。


        

“过来!”不容拒绝的口吻。


        

苏觅听话的走过去,这次不等他出手,自己乖乖的坐在他双腿上,伸出手紧紧的抱着他。


        

七爷,要是她哪一天死了,一定一定不要太伤心。


        

见她如此主动,男人脸上缓和了不止一点半点。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一个小时十分钟。”


        

苏觅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要不要计算得如此精准?!


        

之前答应他尽量一个小时赶回来,现在是一个小时十分钟,难怪他怒气大。


        

“那给你多抱一会儿。”苏觅把脸埋在他的脖颈处,低声的说。


        

“别以为你这样,就放过你。”


        

男人口上嫌弃,手却很实诚的搂着她的腰肢,把她紧紧拥在怀中。


        

感受到他的动作,苏觅莞尔一笑,只是笑容里带着苦涩。


        

“七爷……”


        

男人微微垂眸看她:“嗯?”


        

苏觅整理了下情绪,让自己的声音跟平常一样。


        

“你说以后我们谁会先死?”


        

苏觅没看到的是,她说的话传入傅墨寒耳里的时候,男人一双漆黑的眸立马一片猩红,整个人像是被从冰窖里捞出来的一样,浑身散发着冰冷刺骨的寒意。


        

“不准说这种话!”男人狠狠的口气里,带着强势的命令,却压不住那抹失去她的惧怕。


        

她其实不想说这些话,可今天师娘都话,让她惶恐不安。


        

生怕自己有一天会再离开。


        

“你今天是怎么了?”傅墨寒觉得她情绪不对,想要推开她看看。


        

苏觅怕他看出来,紧紧的抱着他,不撒手。


        

“没怎么啊。人家来迟了,怕你生气,才说点其他转移你注意力。”


        

傅墨寒漆黑的双眸一瞬不瞬的盯着她,仿佛要看穿她的灵魂。


        

感受到他炙热的视线一直落在她身上,苏觅不得不强壮镇定。


        

他对自己的关注度特别高,自己稍微情绪哪儿不对,他很快会察觉。


        

虽然很想告诉他,自己中毒的事,但是她更怕他担心自己,甚至承受不住哪一天自己就忽然走了。


        

赶紧整理好情绪,她从他怀中起来,朝着他笑了笑。


        

“怎么了嘛?人都有生老病死,你想我们老了以后,你愿意谁先离开?”


        

男人幽深的眸盯着她,不置一词,似乎是在抗拒想这事。


        

苏觅摸了摸他的脸,说:“好了。我不说就是了。那是很遥远的事,咱们现在考虑确实有点杞人忧天。”


        

她拿起他的手,十指相扣,“我们现在好好的,开心的过每一天。你愿不愿意?”


        

女孩眼神期待的看着他,双眸里都是他的倒影,仿佛满眼都是自己。


        

傅墨寒心尖儿颤了颤,喉咙里溢出一个字:“嗯。”


        

这是他最期盼的事!


        

得到他的回答,苏觅想起午餐的事,问道:“不知道脾气大大的七爷有没有用午餐?”


        

男人看了她一眼,摇头。


        

苏觅见状,脸上露出了然的神情。


        

“你工作那么辛苦,到点了你怎么能不吃饭呢?”她语气里带着小小的责备,却满含关心。


        

傅墨寒:“你不在!”


        

苏觅嘴角微微抽了抽。


        

“以前,我不说来你公司的时候,你还不是一样吃饭了。”


        

怎么她一说要来,他就矫情上了。


        

傅墨寒掐着她的腰肢,固执的说:“我答应过你,陪你吃饭!”


        

苏觅望着他的眼眸,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堵得慌。


        

他在乎自己果然比自己在乎他多。


        

在她认为是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事,他觉得看得比什么还重要。


        

“那你赶紧吃饭。”


        

男人微微点头。


        

苏觅起身,帮他把午餐拿出来。


        

看到他桌子上的杯子空了,她主动的开口:“我去给你倒杯咖啡?”


        

男人正要吃饭的动作一段,紧接着点头。


        

“快点!”


        

知道他想要跟自己呆一块,才会在她要离开一会儿,就显出暴躁。


        

“好。”她低头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我就一两分钟时间就回来。”


        

不给他反应的机会,她端着咖啡出去。


        

男人抬手摸了摸被她亲过的地方,堆积了两个多小时的阴霾一扫而光。


        

看到苏觅端着咖啡杯出来,长安站起身,迎了上去。


        

“苏小姐,您这是?”


        

苏觅晃了晃空掉的杯子,说:“给七爷倒一杯牛奶!”


        

“噗!”


        

不远处发出一道不太好的声音。


        

苏觅侧头看过去,就看到长安办公位座位旁边的位置上,坐着个短发的女人。


        

她记得这个女人,是傅墨寒的首席秘书,孟何珊。


        

长年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穿着职场套装,明明年纪不大,却格外老气横秋。


        

别人对她的评价是女强人,入职傅氏以来,把秘书室管理的井井有条。


        

如果不是外貌,怕是最能配得上傅墨寒的女人。


        

但事情在傅墨寒喜欢像她苏觅这样的丑女的时候,风向大转变,大家对于孟何珊能上位抱着很大期待。


        

傅墨寒如此优秀,还朝夕相对,没人相信孟秘书心底没有丁点想法。


        

“孟秘书,你是有什么问题吗?”女人对于女人有着天生最敏锐的直觉,虽然孟何珊行为上从未对傅墨寒做过出格的事,但她总觉得这位首席秘书不简单。


        

不然,刚刚她跟长安说,要去给傅墨寒倒杯牛奶,她就不会反应如此大。


        

孟何珊站起来,朝着苏觅抱歉一笑:“抱歉苏小姐,刚刚听到你要给七爷倒牛奶太过诧异,才会没有压住声音。”


        

作为首席秘书行为举止是经过专门考核,一件小事,都惊呼出声,很难让人相信她不是故意的。


        

苏觅上下打量了一番孟何珊,内心怀疑孟秘书话中的可信度,开口问道:“给七爷倒杯牛奶而已,孟秘书表现的诧异是为何?”


        

孟何珊愣了愣,藏在黑色框架眼镜后面的双眸,开始认真打量起苏觅。


        

这几天不经意听到长安提起,苏小姐变得跟以前不一样,现在看来确实有几分不太一样了。


        

对人说话不再是那么尖锐,反而客客套套。


        

还有一点,竟然主动给七爷送饭倒水。


        

这换做是以前的苏觅,根本不会做这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