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68章 设计稿被人动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只可惜再怎么变,还是对七爷不上心。


        

“苏小姐对七爷了解的比较少,你有所不知,七爷从不喝牛奶。连咖啡里放点牛乳都忍受不了。”


        

孟何珊一副提醒她的语气,让苏觅不禁想,刚刚自己心底生出的警惕是不是错觉。


        

不过,谁说七爷不喝牛奶?!


        

“谢谢你孟秘书。七爷没有不喝牛奶啊。”


        

说完,苏觅就去茶水间倒牛奶。


        

孟何珊脸色僵住,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像是不经意的问起长安,“苏小姐这是故意要整七爷吗?全总裁办都知道七爷不喜欢喝奶制品。”


        

“非也非也。”长安摇摇头,“七爷是不喜欢喝奶制品,但是苏小姐亲自倒的就不一样。你信不信,七爷眼睛都不眨一下喝光苏小姐倒的那杯牛奶?”


        

孟何珊诧异住。


        

七爷真的会为了苏觅,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例如喝从不碰的牛奶?


        

苏觅很快倒了牛奶,从茶水间出来瞥见孟何珊还站着,觉得有些奇怪。


        

“孟秘书还有事吗?”


        

孟何珊垂眸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文件,说:“有几份文件急需七爷签署,但现在是七爷用餐时间,我不好进去打扰,还麻烦苏小姐引荐一下,可以吗?”


        

傅墨寒脾气不好的时候,人人都怵他,苏觅也是如此。


        

不过,傅墨寒对她很特别,再加上这一世的相处中,自己也没上一世那么怕他了。


        

“好啊。”


        

她走在前面,直接推开门进去。


        

见苏觅门都不敲就走进去,孟何珊眸光闪了闪。


        

紧跟着走上去,敲了下门。


        

“七爷,有文件急需你签。”


        

苏觅刚走近傅墨寒,还没给他说孟何珊找他签文件,孟何珊就先敲门说话,她怎么感觉怪怪的。


        

跟独处的时候,傅墨寒不喜欢被人打扰。


        

听见有急件要签,非但没让孟何珊拿进来,反而脸色沉了下去。


        

“没看到,我在用午餐。”


        

冰冷的语气,把孟何珊狠狠吓一跳,内心懊恼自己刚刚过急的行为。


        

她以为自己跟在他身边不少年,大事小事出差都带着她,还以为自己多少有些不同。


        

看来除了苏觅,所有人在他那儿都一样。


        

看到孟秘书被傅墨寒骂得低垂下头,可怜的样子,苏觅于心不忍,开口道:“是我叫孟秘书进来的。因为是急件,我怕影响你公司运作,才擅作主张的。”


        

傅墨寒因为苏觅的话,脸色缓和了不少。


        

“进来。”


        

孟何珊本以为,会被七爷赶走,没想到苏觅一开口,他就叫她进去。


        

果然,苏觅在他那儿很特殊!


        

不敢耽搁,她忙不迭的走进去,把文件递给傅墨寒。


        

苏觅把饭盒往旁边挪了挪,方便他放文件。


        

几份文件,不到两分钟,傅墨寒浏览完毕并签上字。


        

在他放下笔的时候,苏觅把牛奶杯递到他嘴边。


        

傅墨寒正要喝,闻到味道不对,神情微顿。


        

孟何珊见次,心底冷笑。


        

她就说七爷不可能喝掉牛奶!


        

看吧,七爷抵触了!


        

傅墨寒只是微微停顿了下,接过杯子,一饮而尽。


        

这一举动完全把孟何珊都给惊住了。


        

完全没想到,真如长安所说七爷眼睛都不眨一一下,一口喝光。


        

傅墨寒把杯子放下,说:“孟秘书,去倒杯咖啡。”


        

像是想到什么,男人视线转到苏觅身上:“要喝苹果汁?”


        

苏觅舔了舔干涸的唇瓣微微点头:“可以加点冰块吗?”


        

苏觅喜欢苹果味的一切东西,尤其是冷饮。


        

只是每次来大姨妈会很疼,所以,傅墨寒就不给她吃冰的。


        

傅墨寒见她眼神渴望,心想外面天气很热,就点头同意了:“一块冰。”


        

“一块?那还不如没有。两块!”苏觅对他比了个Y。


        

傅墨寒微微蹙眉,显然是不同意。


        

苏觅伸出手勾了勾他的小拇指:“七爷,人家今天陪你一下午呢。怎么两块冰都舍不得给人家?”


        

女孩娇嗔的声音带着小小的埋怨,傅墨寒眸色深了几分。


        

“七爷~~”苏觅勾着他小拇指的手晃了晃。


        

男人喉结滚了滚,“嗯。”了一声。


        

苏觅见他同意,立马对孟秘书说:“谢谢啦孟秘书。”


        

孟何姗简直被苏觅这一系列行为给惊呆了。


        

苏觅不跟七爷大吵大闹就不错了,现在不仅和平相处,更是有那种恋爱中的小女人给男朋友撒娇的模式。


        

孟河珊僵硬的脸上扯出一抹笑容:“苏小姐不必客气。”


        

苏觅拿着文件,端着空杯子出了办公室。


        

走出办公室后,孟何珊脸上还是维持着最标准的职场微面容,只是要是仔细看,她端着杯子的手指因为用力而泛白。


        

办公室里。


        

苏觅在傅墨寒旁边坐下,单手撑着下巴,看着他用餐。


        

男人一点不适都没有,面容淡漠的用着午餐。


        

用过午餐之后,傅墨寒去卫生间漱口,等他出来的时候,苏觅已经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傅墨寒摇头失笑。


        

不是说来陪他一整个下午吗,怎么就睡着了?


        

傅墨寒走过去,把她抱起来。


        

苏觅还没有睡的很熟,被傅墨寒抱起来,就微微转醒,只是太困了,睁不开眼睛。


        

“嗯?”她不乐意的蹙了蹙眉心。


        

男人拍了拍她的背脊,柔声的说:“继续睡。”


        

得到安抚,苏觅又眼眸,沉沉的睡了过去。


        

傅墨寒抱着她进了休息室,把她放在床上,并没有急着出去,而是坐在床边陪着她。


        

女孩睡着的样子格外的乖巧,俏挺的鼻子因为呼吸微微扩张,樱桃小嘴儿时不时的嘟气。


        

不知道梦到什么,眉心紧紧的蹙在一起。


        

傅墨寒抬手抚平她的眉心,指尖顺着脸颊落到她左脸的黑色印记上面。


        

漆黑的眸光里,闪过一抹类似疼惜的情愫。


        

……


        

晚上,傅墨寒还是陪她回苏家住,她先让傅墨寒去洗澡,自己坐回办公桌前,打算把设计稿的几个颜色改一下会更好看。


        

她把抽屉打开,正要拿设计稿,发现有些不对。


        

她对设计稿很小心谨慎,每次放的时候,必须四个角都对得整整齐齐。


        

可现在设计稿斜斜歪歪,像是被动过。


        

“傅款机。”


        

他们回来之后,就把傅款机赶去衣帽间休息,听到苏觅的声音,傅款机重新被启动,从衣帽间走出来。


        

“麻麻。”


        

苏觅指了指抽屉,“今天麻麻走后,有没有别人进来过?”


        

傅款机摇头。


        

傅款机不可能说谎,看来是她多心了。


        

这件事,她没放在心上,之后把设计稿精修后,以邮件形式发到芭莎珠宝设计大赛主办方的邮箱。


        

第三天,早上傅墨寒离开的时候,说晚上下班来接她回裕景园。


        

苏觅想着跟师娘的约定,就起床先是找了个袋子,去了阳台装兰花的土壤。


        

昨晚上回来之后,她就把兰花搬到露天阳台上。


        

这盆花从她记事起就有了,也不知道是谁放在她房间里。


        

装完土壤,她把袋子放在手提袋里,嘱咐傅款机乖乖待在房间,她就出了卧室。


        

到达楼下的时候,苏允华和陈迎荷两人在餐桌前吃早餐。


        

看到苏觅下来,苏允华立马问道:“七爷已经走了吗?怎么每次都不在苏家用早餐?”是嫌弃他们苏家吗?


        

苏觅见苏允华脸色变化,就知道他在腹诽傅墨寒的不是,颇为无奈的开口,“他公司离苏家有点远,每天至少比平常提前一个小时离开。一般到了公司才用早餐。”


        

苏允华一听脸色稍微缓和点。


        

还好不是嫌弃他们苏家。


        

“找个时间,叫七爷在家里吃一顿饭吧?”


        

苏允华的提议,让苏觅为之一愣。


        

苏允华的这一操作,纯粹是尽地主之谊,还是有人怂恿?


        

苏觅瞥了一眼一旁的陈迎荷,心底泛起疑惑。


        

不管怎么样,这餐饭还真要吃,毕竟她还有件事没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