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70章 那想你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觅回到商场,坐上车后,才给傅墨寒回了电话过去。


        

电话几乎是妙被接通,似乎一直在等她的电话。


        

苏觅愣怔了一下,随即一股愧疚席卷全身。


        

他一项以她的事为先,自己很长时间没有回他短信,应该是坐立难安。


        

她只顾着不被他发现自己中毒的事,却忘记了他没有得到自己的回复,会一直等。


        

她深吸口气,放软了语气,说着好话:“亲爱的,不好意思,我刚刚在逛街,没有看到手机。”


        

对不起七爷,原谅我对你的善意的隐瞒。


        

电话那端,傅墨寒宛如能滴出墨汁的脸,因为的那句‘亲爱的’稍微缓和了一丁点。


        

“下不为例!”短短的不到半个小时,那种联系不到人的恐慌感,让傅墨寒什么也做不进去。


        

苏觅赶紧保证:“好,我一会儿给你设置一个专门铃声,行了吧?”


        

“嗯。要我过去接你?”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不用,我自己开车过来。”


        

傅墨寒闻言,眉心微微拧起:“你开?”


        

“对啊,我爸刚买的新车,就拿来开。”不然便宜了苏媚儿那对母女。


        

电话那端沉默了,苏觅觉得有些奇怪:“怎么不说话,是我开我爸的车怎么了吗?”


        

“地址?”


        

苏觅:“???”


        

他这是什么意思?


        

“你要来接我?”


        

“嗯。”


        

“我自己可以过去的!”


        

“地址!”


        

傅墨寒根本没见过她开车,他压根不放心。


        

没办法,苏觅只好把地址报给他。


        

男人说一句乖乖等着,就挂断电话。


        

大约半个多小时,黑色迈巴赫停在她车子的前面。


        

苏觅一直坐在车内打农药,没有注意外面的动静。


        

直到车场门被敲响。


        

她蓦然抬头,看到窗外站着的高大身影,她立马按下 车窗。


        

“七爷你来唔……”


        

她的话还没说完,滣瓣就被堵住。


        

男人低着眼眸,直勾勾的盯着她, 浓密似鸦羽的睫毛,衬托得那双眸子又深又黑。


        

眉宇间拧着起一块,一副来者不善,想要把她揉得稀巴烂的模样。


        

苏觅有几分怯怕,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男人趁机闯进口腔,力道逐渐加重,带着点刺痛……


        

好长一个吻后,男人才松开她。


        

指尖在她滣瓣上蹂躏,双唇就像是充了血,红得发艳,男人眸色又深了几分。


        

如狼似虎的眼神,让苏觅有种错觉下一秒他会生吞活剥了她。


        

“惩罚!”


        

苏觅愣了愣,好几秒才反应过来他所谓的惩罚是什么意思。


        

“人家道歉了,还惩罚啊。”她有点小委屈。


        

女孩嘟囔着嘴,一副幽怨的模样,格外惹人怜惜。


        

傅墨寒低头,又是在她滣上辗转几下。


        

头埋进她脖颈处,那滚烫的呼吸,像是要灼烧掉她的肌肤。


        

苏觅神经一下子紧绷起来,僵着身子不敢动。


        

“那想你呢?”


        

刚刚那样是想你了呢?


        

她吃惊的睁大双眸,随即眉眼都染上笑意。


        

伸出食指戳了戳他的肩膀,说:“我看你就是趁机占我便宜。”


        

傅墨寒松开她,打开车门,把她抱出来。


        

这举动简直把苏觅吓坏了。


        

“唉唉唉,你干嘛呢?”她该不会要加深占便宜吧?


        

傅墨寒看着她脸上的抗拒,脸色冷沉下去。


        

“别多想,不会逼你!”


        

男人把她抱到副驾驶座,自己坐到驾驶座上去。


        

苏觅松了口气,可是看到他坐在驾驶座上,就不了乐意了。


        

“我要开。”


        

傅墨寒正要发动车子,听到她的声音,动作停顿住。


        

那双深邃的黑眸,目光如炬的盯着她。


        

苏觅被他的眼神看得浑身不自在。


        

该不会是还要占她便宜吧?


        

这个想法刚落下,就看到男人倾身靠过来。


        

苏觅全身上下立马紧绷起来,惴惴不安的看着他。


        

他还要吻自己吗?


        

男人靠的越来越近,她也越来越紧张。


        

手指下意识的抓紧衣摆,缓慢闭上眼眸。


        

想象中的吻没有落下,耳边反而听到咔嚓的声音。


        

像是系安全带的声音。


        

意识到什么,苏觅唰的一下睁开眼睛。


        

“你不是要吻我啊?吓死我了!”


        

男人坐回身的动作因为她的话停下。


        

他眸光深深的看向她,眉梢微挑起:“喜欢我吻你?”


        

苏觅白皙的脸蛋一下子爆红,“谁谁说我喜欢的唔……”


        

滣瓣再次被他堵住,直到两人气喘吁吁,两人才松开。


        

女孩无力的靠坐在座椅上,脸大酡红的模样,惹得男人眸色深了几分。


        

“继续?”


        

沙哑到极致的声音,表达了男人的渴望。


        

苏觅被他这幅样子,给吓着了,要是继续下去,绝对会发生什么。


        

再说了,地下停车场不是发生那种事的好地方。


        

“七爷,爸爸叫我们晚上回家吃饭。”


        

她伸出手撑住他的胸口,生怕他再次靠过来。


        

男人闻言,眉心拧起,“回裕景园吃!”


        

没想到他,竟然没同意。


        

看来七爷是很不喜欢苏允华那一大家子。


        

说实话,她也不想跟苏允华他们吃饭,绝对没好事,只是想到有件事没做,觉得还是去为好。


        

“七爷,人家都答应爸爸了,你就给我个面子,陪我去。顺便把我的行李还有傅款机一起带回裕景园。”女孩抓住他的领带,微微的晃了晃,带着祈求。


        

傅墨寒看了她几秒,说:“讨好我!”


        

讨好他,他就去?


        

苏觅嘴角勾起笑意,点头。


        

其实,讨好七爷那是最容易的事,自己主动对他好,他就会高兴。


        

随即,她双手环上他的脖子,主动亲吻起他的滣……


        

等两人到达苏家,已经是两个小时后。


        

最终,苏觅还是没能自己开车,还不是自己主动造成的后果。


        

足足一个小时,男人不厌其烦的挑荳她,弄得她浑身酸软,躺在座椅上接近半个小时,才缓过来。


        

而某个男人,气喘连个都没有,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车子在苏家门口停下,苏允华听到门卫的汇报,立马带着陈迎荷和苏媚儿两人出门迎接。


        

长安从后面的车里下来,快步上前去给自家七爷开门。


        

傅墨寒下车后,长安又要去给苏觅开门,却是被傅墨寒跟拦住。


        

苏允华一家三口出门来,就看到这么一幕。


        

傅墨寒没允许任何人给苏觅开门,而是自己亲自上前去,给苏觅开门。


        

这点别说别人震惊,就连苏觅都觉得意外。


        

“七爷,其实我可以自己开门的。”她下车来,凑在他面前说道。


        

男人垂下眸,看向到他胸口的女孩,削薄的滣瓣微动:“有我在,不必!”


        

意思就是,有他在,就由他来开门。


        

苏觅闻言,脸上露出甜蜜的笑容。


        

傅墨寒真的对她太好了,好到自己都不知道如何报答他。


        

“七爷,你真好。”她伸出双手紧紧的抱着他的胳膊,像是小猫儿讨好主人一样,在手臂上蹭了蹭。


        

男人抬手摸了摸她的头,眉眼里只有面对她的时候,才罕见显现出的一抹柔色。


        

长安从最初的震惊到现在,已经见怪不怪了。


        

倒是苏允华一家三口,看到傅墨寒对苏觅的态度,各自惊愕。


        

七爷对苏觅真的是宠的没边了!


        

苏媚儿嫉妒的眼神落在苏觅身上,恨不得冲上前一口咬死她。


        

感受到一道不善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苏觅觉得奇怪,侧头看过去。


        

一下子就与还来不及收敛的苏媚儿的目光对上。


        

后者没想到她会看过来,慌张的收敛神情,却为时已晚。


        

苏觅微微勾唇,挑起的眉梢,带着挑衅。


        

苏媚儿见此,索性就不收敛嫉妒的目光,狠狠的瞪她一眼。


        

苏觅也不是上辈子那种菜鸟,直接用着苏媚儿最在乎的事气她,绝对是事倍功半。


        

“七爷,你靠过来了一点。”


        

男人闻言,配合的低下头。


        

从苏媚儿的那个角度来看,像是苏觅在亲傅墨寒。


        

不要脸!


        

苏媚儿气得面容扭曲,急切的出声打断。


        

“七爷,姐姐你们来了,赶紧进来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