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74章 再次把苏觅推到质疑的境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何黎书装聋作哑不回答,不代表没法给大家揭露真相。


        

傅款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何黎书身后,直接把他手机上面的信息,投屏到自己的显示器屏幕里。


        

“粑粑,你看看,何大少手机里的来电显示,就是他刚刚报的电话。”


        

这下子,完全是铁证如山。


        

被傅款机揭穿,何黎书脸色一下子惨白下去,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苏媚儿完全没想到苏觅如此聪明,竟然利用新旧手机号自证清白。


        

只是,这仅仅说明了黎书哥说错了手机号啊。


        

苏媚儿不到黄河心不死的狡辩:“也有可能是黎书哥记错了。”


        

何黎书一听,是这么回事。


        

也跟着附和:“对,可能是我记错了。你不是用的这个手机给我打的电话。”


        

这两人还能无耻一点吗?


        

苏觅心底腹诽了一句,又问道:“那你说说,我不是用这个手机号,那是用的哪个手机号?


        

我的新手机号吗?新手机号,那你有我的号码吗?”


        

何黎书沉默了。


        

他都不知道她换了新的手机号,更别说知道号码了。


        

见何黎书哑口,苏觅讥讽一笑:“何大少还真是闲情逸致,陪着妹妹耍这种把戏,好玩吗?真当我跟以前一样蠢,不知道反击吗?


        

别想要着要挑拨我跟七爷的关系,我现在是一心向着七爷,你们搞多少小动作,都破坏不了我们。”


        

苏觅这一招反击,既打脸了何黎书和苏媚儿两人,也向傅墨寒表达了真心。


        

可谓是一箭双雕!


        

傅墨寒幽深的直勾勾的盯着她,心情完全被她取悦。


        

削好的苹果递到她嘴边,堵住了还想吧啦直说的小嘴儿。


        

苏觅下意识的张口咬住,眼神不解的看他。


        

“我信你,别跟他说话,浪费口舌!”


        

一句话,三层含义,也只有他了。


        

喜欢!


        

张口咬掉一口苹果,从他手里接过来。


        

“你要不要吃?”她只是客套的把苹果递给他一下,没想到男人没有丝毫犹豫,甚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上,咬了一口。


        

苏觅愣怔住,随即眉眼带笑。


        

七爷,真的真的太好了!


        

看着两人旁若无人的相处模式。


        

有人嫉妒有人惊。


        

唯独坐在沙发上的何黎书,尴尬不已。


        

陈迎荷看出何黎书的不自在,开口转移话题。


        

“不追究是不是觅觅打电话叫何少过来。时间不早了,我们入座吃饭吧。”


        

苏允华也出声招呼:“七爷,何少请入座就餐。”


        

苏允华毕竟是长辈,哪怕看在苏觅的面上,傅墨寒还是给他几分薄面。


        

“嗯。”男人点了点头,牵起苏觅的手,走向饭厅。


        

看着何黎书坐着还没有起身,苏允华脸上硬生生的挤出几分笑意。


        

“媚儿扶何少过去。”


        

“好的爸爸。”苏媚儿立马扶起何黎书。


        

两人走在苏允华和陈迎荷后面,苏媚儿压低声音对何黎书说:“黎书哥,别介意这件事。我们再想办法挑拨离间七爷和苏觅。或者你再忍气吞声一次,把姐姐哄骗过来。


        

她以前很喜欢很喜欢你,不可能不会喜欢了。女人都喜欢听甜言蜜语,你多说点,总会把她哄骗过来。”


        

何黎书因为她的话迟疑几分:“媚儿,我总感觉觅觅变了很多,不再是以前的苏觅苏。她都当着很多人的面,说不喜欢我,还发了毒誓,应该不会因为几句甜言蜜语就会被哄骗过来。


        

而且这段时间,我对她说的好话还少吗?她不但无动于衷,还把我所有的联系方式给拉黑删除。


        

我觉得我们还是另想办法。”


        

苏媚儿觉得何黎书这番言论很对,不能再像以前一样,每次惹苏觅不高兴了,黎书哥三言两语就哄好了。


        

“那我们在想想其他办法。”苏媚儿开口道。


        

何黎书点了点头,看着餐厅里相处融洽的一男一女,眸色深沉下去。


        

苏觅以前能对他死心塌地,以后也会!


        

苏允华招呼众人坐下,随即对苏管家说:“开饭吧。”


        

苏管家应了一声,正准备去叫佣人上菜,却是被苏觅叫住。


        

“苏管家等一下,还有客人过来。等人来齐了,咱们在上菜。”


        

大家因为苏觅的话,惊讶住。


        

不应该是家宴吗,怎么还有客人要来?


        

“觅觅,你请了谁过来吗?”苏允华蹙了蹙眉心,开口问道。


        

苏媚儿也目不转睛的看着苏觅,内心疑惑不已。


        

她到底请了谁过来吃饭,怎么之前一点消息都没有透露?


        

苏觅眼神状似无意的看了眼坐在她对面的苏媚儿,那眼神直看得苏媚儿,心底猛地咯噔一声。


        

该不会请的人是……


        

想到那个人,苏媚儿心底直犯恶心。


        

可千万不要是他。


        

“是妹妹请的啊。”恰好这个时候,门外响起汽笛声,苏觅嘴角微勾滣,“呐,客人来了。苏管家赶紧出去迎接。”


        

苏管家迟疑的望了一眼苏允华,见后者示意他去,苏管家这才迅速出门迎接。


        

“我请的?”苏媚儿惊讶住。


        

她什么时候请过别人?


        

正在她疑惑到底谁来了,有个宽大的身影走进门。


        

“抱歉抱歉我,路上堵车来的晚了。”陈导一进门就赶紧赔礼道歉。


        

大家看到来人是陈导,纷纷震惊住,尤其是苏媚儿惊讶的站起身,目光极其厌恶的瞪向陈导:“你怎么来了?”


        

想到苏觅刚刚的话,她急忙看了眼身侧的何黎书,只见他脸色有些不好,显然是介意陈导过来。


        

苏媚儿心头一紧,慌忙的解释。


        

“黎书哥,我不知道他要来。不是我叫他来的,要是我知道他要来,就不会叫你来,给你添堵了。”


        

她怎么会允许这两个男人同时存在?!


        

本来黎书哥就很介意她跟陈导的事,这两天自己对他嘘寒问暖,两人的关系总算是暖和了不少。


        

这陈导一来,怕是她这段时间付出的努力都白做了。


        

苏媚儿完全沉浸在如何让何黎书信服,不是她请陈导过来的思绪里,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说漏了什么话。


        

“哦……”苏觅拉长声音,意味深长的说,“原来何大少是你请来的啊,妹妹!”


        

苏媚儿闻言,猛地一个激灵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说了什么。


        

她懊恼的蹙眉,很想给自己嘴巴一巴掌。


        

自己怎么就说漏嘴了?


        

“我没有请黎书歌,明明是你打电话请黎书哥过来的,怎么能怪到我头上?”苏媚儿急忙的辩解,再把屎盆子扣在苏觅头上。


        

苏觅讽刺一笑说:“妹妹这是觉得众人耳朵都是聋的吗?刚刚你明明说了是你叫何大少过来。我想七爷和爸爸,以及阿姨听得清清楚楚吧。”


        

到这儿,苏觅打电话请何黎书过来吃饭的事,总算是水落石出。


        

傅墨寒心情好了不止半点,很是配合的点头:“嗯。”


        

苏允华见七爷都点头了,也配合的点头。现在唯独剩下陈迎荷发表意见。


        

那毕竟是自己女儿,哪怕是事实摆在眼前,她也不能承认啊。


        

陈迎荷尴尬一笑:“觅觅你误会了,媚儿的意思是,她也请过何少过来,只是她面子没你大,原本何大少不打算过来的,你都打了电话,他这才过来。”


        

陈迎荷不愧是活了几十年的人,一句话就扭转了苏媚儿说漏嘴的局面。


        

原本苏觅都自证清白,现在因为陈迎荷一口咬定她叫何大少过来,又再次把苏觅推到了被质疑的境地。


        

苏觅内心翻起一股怒火,堵在胸腔,不上不下,怎么也发泄不出来。


        

开口道嗓音冷上了几分。


        

“我可真羡慕妹妹,有个巧舌如簧的母亲。你们母女沆瀣一气,我是怎么也说不赢了。


        

都怪我没有母亲帮我说话,要是我母亲在也绝不会允许你们这么污蔑她的女儿!”


        

说实话,苏觅确实是有点羡慕苏媚儿有陈迎荷这样无条件维护她母亲。


        

在她有那么一丁点难受的时候,头顶忽然被覆盖上一直宽大的手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