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75章 苏觅以其人之道还施彼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信你!”


        

这三个字是她听到过最动听的话。


        

她感动看向身侧的男人,一双杏眼弥漫上一层盈盈水雾。


        

“七爷,有你这句话,我就不需要再证实了。阿姨……”苏觅转头看向陈迎荷,说,“看到了吧,七爷信我,哪怕我真的打电话叫何大少来吃饭,七爷也不会介意了,是吧七爷?”


        

男人深邃的眼眸里满是她的倒影,醇厚的嗓音轻轻应了一声。


        

傅墨寒都不介意了,陈迎荷自讨没趣,悻悻的闭嘴。


        

见陈导还站着,苏觅开口招呼:“陈导赶紧在妹妹旁边坐下,大家就等你来开饭呢。”


        

一直尴尬的站在饭厅门口的陈导听到苏觅招呼他的话,满含感激的朝着她投以笑意,表示感谢。


        

却是不想,猝不及防与一双漆黑的眸对上。


        

他被狠狠吓一跳,赶紧挪开投放到苏觅身上的目光。


        

七爷对苏大小姐的占有欲还真是强,自己看一眼都不行。


        

陈导立马走到苏媚儿身边要坐下,却是被她反应极大的喊住。


        

“谁让你坐我旁边的,你走远点。”


        

陈导拉椅子的动作一顿,脸上的神情尴尬住。


        

坐也不是,不坐也不是。


        

因为何黎书在,苏允华和陈迎荷哪怕看中陈导的家世,也不会对他表现的很热情,再说了,万一苏媚儿怀的是何黎书的孩子,那他们对陈导热情,以后让他们如何面对何黎书。


        

哪怕是见到陈导僵在那儿,苏允华夫妇也没开口招呼陈导坐。


        

在这尴尬的气氛中,傅墨寒淡定神闲的给苏觅倒了一杯水,状似无意的开口:“陈老最近还好吗?”


        

陈导正不知道如何下台,听到傅墨寒的话,忙不迭的回答:“我爷爷身体很硬朗,谢谢七爷关心。”


        

“下次去隔壁市,有空就去拜访陈老。”


        

陈导立马堆笑谄媚的说:“七爷言重了。如果七爷想见爷爷,我定携爷爷上门拜访。”


        

“陈老德高望重,连总统都要礼让三分,哪儿有让他上门拜访晚辈的道理。”


        

听到傅墨寒与陈导的谈话,苏允华心底大吃一惊。


        

只听说陈家在隔壁市也是个豪门,没想到总统都要礼让陈家,而且像七爷这样的大人物都要给面子。


        

看来陈家不是他想象中那么简单和平凡。


        

顿时,苏允华对陈导的态度来了三百六十度大转变。


        

“文宇,别客气,当成自己的家,赶紧坐。”


        

苏允华的话,让苏觅大吃一惊。


        

原本对陈导还不冷不热,在傅墨寒开口跟陈导说了两句话之后,苏允华对陈导的态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苏觅有几分崇拜的看向身侧的男人。


        

七爷不愧是七爷,两句话而已,不仅扭转了苏允华对陈导的态度,更是化解了尴尬的场面。


        

陈导笑着应下:“好。”


        

“爸!”苏媚儿站起身来反对。


        

苏允华脸色变得不好,厉声呵斥:“不想吃就上楼去。”


        

苏媚儿哪儿愿意上楼去,憋屈的站在原地,很不服气。


        

陈导倒是怜香惜玉,拉住苏媚儿的手腕,让她坐下。


        

“媚儿,你怀孕了,不要激动,也不要站着,赶紧坐。”


        

“你别碰我!”苏媚儿嫌恶的甩开陈导的手 纷纷的坐下。


        

陈导的手尴尬的僵在空中, 他讪讪一笑,像是不在意,紧跟着在坐下。


        

见陈导紧挨着她坐下,苏媚儿嫌恶的往何黎书那边挪了挪。


        

目光嫌恶的警告他,不准靠近。


        

陈导把她的举动看在眼底,神情顿了顿,随即一副没事人模样,仿佛没有看到苏媚儿脸上的嫌恶之色。


        

苏允华警告的看了一眼苏媚儿,随即吩苏管家上菜。


        

苏觅看着苏媚儿那副明明嫌恶,却不得不忍气吞声小下来的模样,总算是为自己出口气。


        

找来何黎书算计她是吗?


        

那她就以其人之道还施彼身!


        

“妹妹,你叫陈导过来,可要好好招呼人家,不要只顾着照顾何大少。”


        

苏觅这句话完全是煽风点火,搞得刚刚苏媚儿给何黎书解释,不是自己叫陈导来的这番话,都白解释了。


        

何黎书眼神不耐的瞥了一眼苏媚儿旁边的陈导。


        

肥胖,丑陋,多看一眼都让人作呕。


        

把他跟这种人放在一起比较,何黎书觉得这顿饭完全吃不下去。


        

苏媚儿见何黎书不高兴了,心里是又急又怨。


        

她焦急的抓着何黎书的胳膊,慌慌张张的解释:“黎书哥,你真的要相信我,不是我叫陈导来的。”


        

何黎书瞥了一眼被她抓住的胳膊,神情冷漠的从她手里抽回来。


        

“这是你家,你叫谁来,我无权过问!”


        

话语淡漠,让苏媚儿越发感到不安。


        

见他听不进去自己的解释,苏媚儿立马转头对陈导说:“陈文宇,你自己说说,是不是我叫你来的?”


        

陈导眼角余光瞥了一眼苏觅,随即看向苏媚儿,很认真的点头:“媚儿,就是你下午叫我过来吃饭的啊。”


        

陈导的话,让苏媚儿为之一愣。


        

她惊恐的看着陈导,气得面红耳赤。


        

“你,你你瞎说。我什么时候叫你了?”


        

陈导:“就今天下午!”


        

“我没有。黎书哥,没有!”苏媚儿站头急忙给何黎书解释。


        

可是后者,像是没有听到一样,没有理会。


        

何黎书这幅样子,让苏媚儿很是受伤。


        

如果自己现在要是拿不出证据,证明自己,黎书哥怕是真的要误会了。


        

该死的苏觅,竟然给她挖了这么大一个坑。


        

想到之前苏觅如何自证清白,她依葫芦画瓢,开口道:“陈文宇,你说我叫你过来的。那我是如何告诉你的?打电话吗? 那你电话上面有我们的通话记录吗?”


        

陈导是谁,混迹娱乐圈的老油条了。


        

自然是看穿苏媚儿问话背后的含义。


        

她这是想要拿两人的通话记录做文章。


        

如果两人确确实实打过电话,那还好说,关键是就他没有两人的通话记录。


        

正当陈导不知道如何回答的时候,苏觅开口了:“妹妹你怕是忘了,是你托付我,让我叫陈导今晚上过来吃饭。


        

我倒是有跟他的通话记录,你要不要看一下?”


        

苏媚儿震惊的望着苏觅。


        

完全没想到,她竟然睁眼说瞎话。


        

“苏觅,你瞎说,我什么时候托付你,让你帮我告诉陈文宇过来吃晚餐?”


        

苏觅神情淡漠的喝了一口水,笃定的口吻说:“就昨晚上啊。你昨晚上特地来敲我跟七爷的门,不就是来告诉我这件事的吗?”


        

“我没有!”


        

“你没有,那你穿的那么性感过来干什么?”


        

苏媚儿一时间哑口。


        

自己穿着性感的事,就被爸爸苛责过,如果让他知道自己再次穿性感的衣服去钩引七爷,怕是要打死她。


        

而且,黎书哥也在,要是让她知道自己有勾搭七爷的心思,怕是要立马跟自己撇清关系。


        

所以,她不能认下钩引七爷的事,还要找个借口说明上门去干什么。


        

“我就是去找你说说话啊。我们在说谁叫陈导来的,你提昨晚上的事干什么?未必姐姐你在陈导这件事上污蔑我不成,就故意转开话题,换个话题污蔑我?


        

上次被爸爸苛责过,我就已经穿的很得体了,姐姐怎么能瞎说呢。”


        

苏媚儿抬手开始抹眼泪,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说不赢,就装哭吗?


        

“妹妹哭什么?觉得我污蔑你,那咱们就把话说清楚。 且不说你昨晚上穿的性感来敲我房门的事。就陈导这边,是不是你拜托我通知的陈导,你问问陈导不就知道了?”


        

苏媚儿觉得苏觅说得对,这件事问问陈导不就真相大白了吗?


        

只是……苏觅主动建议她问陈导,总感觉不对劲?


        

不管了,只要陈导否认不是自己拜托苏觅通知的他,看苏觅还有什么脸面。


        

“陈导,你说实话,根本不是我叫你来的,是苏觅叫你来的对不对?”苏媚儿对陈导的语气很不友善。


        

陈导也不是蠢人,一直知道苏觅在帮助自己得到苏媚儿。


        

而且七爷在,他哪儿敢得罪他的女人。


        

“确实是你拜托苏大小姐,让她转告,今晚过来吃顿便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