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79章 找个机会把苏觅给弄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男人喉结动了动,开口的声音多了一抹喑哑。


        

“稍等。”


        

苏觅闻言,狐疑的抬眸看他。


        

稍等是什么意思?


        

难道提前给她准备了?


        

不等她深想,长安领着几个穿着制服的人走了过来。


        

“七爷,为苏小姐准备的零食和饮料已经全部准备好了。”


        

苏觅惊了一瞬,伸长脖子往长安身后望去,只见几个穿着制服的人员,低着头,毕恭毕敬的把一份份零食摆放在两人面前的小桌子上。


        

最后还有她最爱的苹果汁,以及傅墨寒喜欢的红酒。


        

“你这是……”她不解的看向傅墨寒。


        

明明不是让她吃零食吗?怎么会给她准备这么多零食?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七爷做了那么多,却一点也没有要告诉苏小姐的意思,长安心疼自家主子,擅作主张的为自家七爷解释。


        

“苏小姐你有所不知,这些零食是今年七爷专门吩咐投产的重点项目。经过专家研究和长达半年的临床试验,这些零食不仅味道好,不发胖,无致癌物,反而对身体好。


        

苏小姐完全可以敞开的吃,不必担心对身体有害。”


        

苏觅惊呆在原地,一双杏眸睁得又圆又大。


        

傅墨寒竟然为她,专门投资了一个项目,不为别的,只是专门为她研究出好吃而又无副作用的零食。


        

这么好的男人上哪儿去找?


        

她被感动的都不知道说什么。


        

长安带着人离开后好一会儿,苏觅才从震惊中回魂。


        

“七爷……”一开口鼻子都有点发酸。


        

从头到尾男人的视线一直在她身上,自然是也没放过她的情绪变化。


        

“不准哭!”


        

三个字直接把苏觅酝酿好的情绪,给硬生生的关起来。


        

她不哭,绝对不能在他面前哭,丢人!


        

“我想吻你!”


        

她睁大着水汪汪的眼眸,如一只无辜的小白兔,等着主人爱抚。


        

男人眸色深了深,开口的嗓音沙哑的不成样子。


        

“丢丢,这是你自找的!”


        

这一句话充满了危险,也很深刻的告诉苏觅:


        

男人撩拨不得!


        

接下来一整场电影,苏觅什么也没有看到,只吃吃喝喝了。


        

全是男人以独特的方式,喂给她。


        

直到第二天早上,她独自一人从床上醒来,一想到昨晚在电影院的画面,就忍不住脸红心跳。


        

坏蛋傅墨寒,在电影院也不知道收敛,把她浑身上下都吃干抹净,就差最后一步了。


        

过分过分!


        

已经是早上九点过,傅墨寒早就去了公司,她起床后就去洗漱。


        

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电话响了。


        

看到是某个大猪蹄子的电话,苏觅撇撇嘴,有点不乐意。


        

她昨晚电影都没看到呢,哼!


        

虽然没看到电影,但她明显感受到他昨晚上的心情是前所未有的好。


        

以至于今早上,他离开的时候,还拉着她亲了好一阵子。


        

算了算了,他高兴比什么都重要。


        

苏觅赶紧接起电话,“七爷,是个坏人!”


        

女孩娇嗔的话传来,傅墨寒紧拧的眉心,松了几分。


        

“嗯。”


        

男人在对女人那方面,确实够使坏。


        

见他大方的承认,苏觅一时也不好揪着不放。


        

“那零食,你有没有给我打包回来?”苏觅转移了话题。


        

“昨晚没吃够?”傅墨寒尾音挑起,勾出丝丝暧昧。


        

一提昨晚,苏觅又忍不住红了脸。


        

“你还敢提,昨晚上被你搅合的,什么味道也没尝到。”


        

想到她昨晚上的配合和热情,男人的眉眼都染上些笑意。


        

“要什么给傅管家说。”


        

“那要你呢?”苏觅故意打趣道。


        

昨晚上好几次,明明他很想要她,但他都忍了下来了,那在电影院 ,场合不对,那还说得过去。


        

可回到裕景园,他在床上欺负自己的那会儿也是极其想要的,最后也是忍了下来,真不知道他在忍什么。


        

以前,自己拒绝,他不碰自己,还说多过去,明明昨晚上她都很热情的配合他了,如果他真要,她绝对不会拒绝,她相信他绝对不会看不出来。


        

傅墨寒听到她的那句话,那双漆黑的双眸眯起危险的光。


        

要是苏觅在他面前,怕是绝对会被狠狠的收拾。


        

“晚上等着!”


        

四个字极具危险的意味,苏觅秒怂了。


        

但为了不让傅墨寒看扁,她硬着脖子说:“等着就等着。”


        

哪怕是隔着屏幕,傅墨寒完全能想象出苏觅怂又逞能的样子。


        

男人眉眼里染上笑意,惹得坐在办公桌对面的陆铭嗤之以鼻。


        

不就是给丑八怪打电话,至于这么高兴吗?


        

“那今天我要过去陪你吃饭吗?”


        

傅墨寒扫了一眼坐在对面的男人,迟疑了下,说:“今天比较忙,晚上回来陪你吃晚饭。”


        

苏觅点头:“那行,我今天也不想出门,还想着把设计的样品做出来,过两天就要去参赛了。”


        

“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没人能开除你!”


        

苏觅微惊:“你都知道了?”


        

“嗯。”


        

苏觅在学校的事,傅墨寒怎么可能不知道。


        

只是见她想要证明自己,他才没有插手管。


        

“既然你都知道了,我更要证明自己才不是废物。咱也是有才华,配得上七爷的!”


        

她最近的慢慢变好,虽然让傅墨寒觉得奇怪和疑惑,或许是生日那晚她终于开窍了,看清楚了苏媚儿的真面目,知晓谁对她最好。


        

“你要是无聊,就逗傅款机,等我晚上回来。”


        

“好啊。”


        

挂断电话,傅墨寒的眉心紧紧的拧在一起,模样痛苦。


        

陆铭见状,赶紧掏出药瓶,倒了两片药,递给他。


        

吃完止痛药,傅墨寒的头疼症减缓了一点。


        

陆铭实在是瞧不惯他这幅痛苦的样子,说:“痛死你算了。叫你跟我去那边,你不去!


        

真不知道那个苏觅有什么好,让你死心塌地,舍不得离开她半步。


        

你就这样拖着吧,哪天拖死了,我也不会同情你!”


        

陆铭气得面红耳赤,要不是怕这个男人发疯,他还真想找个机会把苏觅给弄死,免得他惦念。


        

全程,傅墨寒一个眼神都没给陆铭,任由他在那儿抱怨。


        

看着他不痛不痒的模样,陆铭那暴脾气真的压不住。


        

他蹭的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把药瓶重重的放在他面前。


        

“这是我新研制出来的药,没有副作用,要是很痛的时候吃两片。”


        

傅墨寒揉着眉心,淡漠的嗯了一声。


        

见他没放在心上的样子,陆铭气急败坏,指着他说:“我告诉你,你的头痛症最迟必须过年的时候去治疗。不然后果不堪设想,你自己掂量。


        

别逼我告诉那边你的情况,到时候他们采取强制措施。苏觅不可能会好过!”


        

原本闭着眼眸的男人,霎时睁开眼睛,眼底寒光乍现。


        

陆铭被狠狠吓一跳,喉咙收紧,感觉像是有只手掐着他的脖子,让他喘不过气。


        

他狠狠的咽了咽口水,极力的压下内心的惧意,战战兢兢的说:“你别这样看着我。你以为我不说,那边的人就不知道了吗?那一天迟早会来,你自己做好防范!”


        

似乎想到了什么,傅墨寒眯了眯眼眸,眼底的弑杀之意横生。


        

陆铭也不敢多说什么,惹怒这个男人,自己肯定没好果子吃。


        

“下午还有台手术,我就先走了!”


        

等陆铭离开,傅墨寒的视线落在电脑的屏保上面。


        

一片紫色薰衣草田园里,一身白色裙子的女孩在田间奔跑,乌黑的秀发在空中舞动。


        

女孩回眸的瞬间,画面被相机定格。


        

长发佛在她脸颊上,依稀能看出女孩的模样。


        

纯真,干净,美丽。


        

男人抬手抚摸上女孩脸,漆黑的眸里藏着一抹难以看懂的情愫。


        

不会留不住!


        

……


        

苏觅去楼下吃完早餐后,就一直待在傅墨寒的书房,做手工。


        

傅款机守在身边,周到体贴的照顾。


        

半下午的时候,苏觅终于完成了样品。


        

她伸了个懒腰,朝着好久没动的傅款机说道:“儿砸,麻麻刚刚的制作过程,拍下来了吗?”


        

“有~~~~”傅款机有气无力的回答了一句,双眼闪出红光,紧接着死机了。


        

苏觅惊讶的站起身,朝着他跑去:“傅款机,你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