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81章 傅墨寒会跟徐沁心结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傅听白仰天嘲笑一会儿,忽然想起来什么,他转头看向脸色惨白,备受打击的苏觅,得意洋洋的说:“丑八怪,听到了,大哥会跟沁心姐结婚。你过不了多久就会被扫地出门!”


        

傅墨寒会跟徐沁心结婚?


        

怎么可能?


        

不会的!


        

上一世直到她死,也没有发生的事,这一世更加不发生。


        

可她死后呢?


        

难道上一世她死后,傅墨寒跟徐沁心结婚了?


        

苏觅震惊在原地,不敢往下想。


        

她焦急的看向傅书歌,似乎想要在他脸上找到任何说谎的痕迹。


        

可他面容坦诚,一点也不怕她窥探。


        

难道是真的?


        

“七爷喜欢我的!”他都那么喜欢她了,怎么可能娶别人?一定是傅书歌乱说。


        

傅书歌看到她白得吓人的脸色,于心不忍。


        

“我也是听爷爷说的。如你所说七哥喜欢你,应该不会娶别人!”但也有身不由己的时候。


        

傅书歌觉得有些话对于这个二十岁的女孩来说,似乎太过残忍。


        

要是让七哥知道,他们今天对苏觅说了什么,怕是要活刮了他们。


        

听他这么说,苏觅大大松口气,心底庆幸不已。


        

原来是傅老爷子逼着七爷娶徐沁心。


        

不过以七爷的性子,不想娶,没人逼得了他。


        

傅听白一听傅书歌这话,心里火冒三丈。


        

靠,傅书歌能再不靠谱点吗,谁不知道只要大哥不愿意,谁都逼迫不了他,哪怕爷爷也不行。


        

“没把握的事,傅书歌你特么瞎几把乱说,逗我开心呢?不过,我倒是希望大哥娶沁心姐,对大哥会娶沁心姐,一定会娶!”


        

傅听白就跟念咒语一样,一连重复了十来遍。


        

苏觅就跟看白痴一样看着傅听白,谁给他的自信这么笃定七爷会娶徐沁心?!


        

“傅小九,别念了,只要有我在的一天,七爷是不会娶别人。”


        

如果哪一天她不在了,徐沁心对七爷很好很好,那她或许会愿意有个女人照顾七爷。


        

只是想到那个男人会把对她的温柔对她的宠溺给另外一个女人,苏觅就觉得心底堵得慌。


        

傅听白脸色僵住,很不服气的说:“世事难料,咱们走着瞧!”


        

不行,一会儿他回趟老宅,一定要在爷爷耳边煽风点火,让他叫大哥娶沁心姐。


        

苏觅不想搭理他,免得给自己添堵。


        

她只是叫傅书歌过来修理傅款机,哪儿知道会听到这些给她添堵的事。


        

不过,这倒是提醒她,要警惕徐沁心。


        

上一世,她只跟徐沁心见过一次,那个女人美丽大方,平易近人,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越是这样的女人,越吸引人,无论男女都会被她的魅力折服。


        

虽然七爷只喜欢她,她也相信七爷,只是有些人该防范还是要防范。


        

看傅书歌捣鼓了好一会儿,傅款机终于有了反应。


        

苏觅走过去,看了看,见傅书歌脸色有些发白,似乎没睡好一样。


        

昨晚上没睡吗?


        

难道是……


        

“傅书歌听说你为了个女人打架进警局了?”


        

噗!!!


        

傅听白正在喝水,听到苏觅的话,一口气喷出来。


        

“你你你说什么?说我八哥怎么了?进警局?还是为了个女人?


        

苏觅你从哪儿听来的,太特么荒谬了,哈哈哈哈八哥怎么可能为了个女人打架进警局,哈哈哈哈哈嗝!”傅听白笑得止不住,最后还打了个嗝。


        

傅书歌眼神嫌恶的看了一眼傅听白,视线转到苏觅身上,声音冷了几分:“你听谁说的?”


        

当然不可能告诉他,是自己上一辈子听到的。


        

“还能有谁,七爷啊。”苏觅回答完,随即一副很八卦的样子,问,“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让傅科学家,都倾心?”


        

想到那个女人,傅书歌向来平淡的眸底闪过一抹情绪。


        

“不知道!”


        

苏觅诧异住,“你不知道那个女人是谁?你都为人家打架了,竟然不知道?没问姓名,电话联系方式吗?”


        

傅书歌神情顿了顿,嗯了一声,转过身去,继续修理傅款机。


        

苏觅无力的扶额。


        

她还以为是什么荡气回肠的爱情戏码,结果傅书歌连人家女生叫什么,联系方式都没有。


        

傅听白作为情场高手,对于自家八哥这副状况,立马投以鄙夷。


        

“八哥,你把那女生的样貌说给我听,分分钟把老底给你翻出来。”


        

傅书歌原本不想理会傅听白,可摸到自己裤带子里的那串手链,傅书歌眉宇松动。


        

“长的很漂亮,皮肤很白,眼角有颗泪痣,身上有股淡淡的消毒水味,要么是医护人员,要么就有家属在医院。”


        

傅听白犯难了,这样的人貌似一抓一大把。


        

“那我让我那群兄弟帮你注意下。”


        

苏觅听着傅书歌的描述,觉得很奇怪。


        

傅书歌什么样的美女没见过,不可能因为对方只是长得好看,就喜欢上。


        

估计两人之间还发生了什么,才会让他倾心。


        

有机会真想见见那个女生。


        

很快,傅书歌就把傅款机给修好,原来是因为有个线老化烧掉了。


        

修好之后,傅书歌和傅听白也没多待,两人开车离开了裕景园。


        

兰博基尼跑车上。


        

傅听白边开着车,边朝着身侧的傅书歌扫了一眼。


        

笔直的端坐着,双手放在膝盖上,双眸正视着前方。


        

古板,严肃,死气沉沉,一副老学究做派。


        

这样的性子,怎么可能有女人喜欢上他?


        

“八哥,我今晚组了个局,要不要今晚去happy一下,你都好久没有参加过兄弟酒局了。”


        

傅书歌眼神抗拒,说:“七哥去,我就去。”


        

自从生日宴之后,傅墨寒从来不参加晚上的酒局,一下班就回裕景园陪苏觅。


        

对此,傅听白跟周围的人都抱怨好几十次。


        

现在傅书歌这么说,那岂不是难为他。


        

“你明知道大哥他现在不参加酒局,你不想来就明说,找大哥当什么借口。”


        

“就是不想去!”


        

傅听白嘴角狠狠的抽了抽。


        

成,当他没说。


        

傅家现在就只有他们三兄弟亲,哥和八哥现在都不带他玩了,好桑心的!


        

“停车!”


        

忽然,傅书歌失控的大喊。


        

傅听白被他狠狠吓一跳,脑子都没有反应过来,身体几乎是条件反射的踩下刹车。


        

“好端端的停什么……车啊?”


        

傅听白抱怨的话还飘在空中,傅书歌就已经推开车门,冲出车外。


        

“八哥,你去哪儿?八哥……”


        

傅听白赶紧解开安全带,紧跟着下车追上去。


        

傅书歌追进医院,四处寻找,却再也看不到刚刚那抹熟悉的声音。


        

放在口袋中的手,紧紧的拽紧那条手链,向来寡淡的面容上浮现出丝丝沉色。


        

你究竟在哪儿?


        

傅听白追上来,气喘吁吁的问道:“八哥,你怎么了?跑进医院干什么?生病了吗?”


        

傅书歌敛了敛情绪,说:“没事,走吧。”


        

看着傅书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医院,傅听白是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


        

“八哥你等等我!”傅听白深吸口气,赶紧追上去。


        

两人完全没有注意到,在他们走后,一个娇小的身影从角落处出来。


        

盯着傅书歌离去的方向,看了很久。


        

……


        

离六点七爷回来还有一个多小时,苏觅决定自己亲自动手给他准备晚餐。


        

不是放狠话,今晚上让她等着吗?


        

那她要看看,谁定力不行?


        

“傅款机,过来。”


        

苏觅朝着傅款机招了招手。


        

“麻麻,什么事?”


        

“给我播放七爷喜欢吃的菜的做菜视频。”


        

“好的麻麻!”


        

苏觅先是把视频看了一遍,觉得很简单。


        

于是就带着傅款机下楼,去准备晚餐。


        

傅管家知道她要给七爷做菜,惊得不行,立马把她拦住。


        

苏觅已经下定决心要做,傅管家怎么拦得住。


        

她把傅管家赶到厨房外,自己带着傅款机,两人在防厨房里捣鼓。


        

刚把菜准备好,要下锅。


        

她放在灶台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傅款机,帮我关火。”她以为是七爷打的,就急忙跑过去接电话。


        

当她看到电话的来电显示的时候,心头一紧,整个人开始不安起来。